【尊♡礼】与你共度的一天

就是个生贺,然而还是没赶上QAQ(。)

咸鱼了这么久是时候诈个尸了x

窝不管,窝要吃糖(╯' - ')╯︵ ┻━┻

bgm:おなじ話  ef/96












【5:30AM】

    宗像礼司眯起眼睛,用手挡了挡从窗帘缝隙中透出的一缕光线。窗帘是完全遮光的,室内很暗,从追光一样的阳光里可以清晰地看到漂浮在空气中的细小灰尘,像是无垠银河中遥远散落的星屑,虚无而渺小。

    待眼睛适应了略有些刺眼的光线后,他带着还未完全清醒的鼻音,侧头习惯性地唤了一声身侧熟睡的男人。自从石板把周防和十束吐出来后,他就染上了这么个坏习惯——当然是对宗像礼司个人而言,睡在他身边的那位就不这么看了。

    宗像礼司本质上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因而不管去哪里都随身带着他的天狼星,嘴角永远带着礼貌却疏离的假笑。

    在他身边睡得香甜的那位显然也深知这一点,听到对方叫自己的名字,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伸出手将对方圈进怀里,丝毫不算温柔地将对方的额头按进胸口。

    “……睡吧……我在。”

    清晨五点半,他们像傍晚的黄昏与地平线一样相拥着睡着。





【7:30AM】

    周防尊在睡意朦胧间感受到自己的须子被人扯了扯,力道不大,感觉动作的人在叫醒自己与让自己再睡一会之间犹豫不决。

    “……困。”

    红毛狮抬手抓住宗像在自己本体上作乱的手,未清醒的起床音浓稠而低沉,夹带着隐约的撒娇意味。

    宗像礼司原本就没下定决心叫周防尊起床,况且这狮子还耍赖使用撒娇技能。他终是叹了口气,将揪着对方须子的手挪到那头手感不错的红发上,无奈地揉了几下:“再给你半个小时,别忘了昨天谁说的今天要一起出门。”

    “嗯……哦……”周防被这句话砸得稍微清醒了些,但懒散如他才不会因此起个大早。狮子伸手将准备起床的人往回一摁,八爪鱼似的将他扒拉进怀里,“再陪我睡会……”

    猝不及防撞进一片坚实温暖的胸膛的宗像礼司,撑起身体赏给对方一个毫无杀伤力的白眼:“阁下还想不想吃早餐了?”

    结婚多年,宗像渐渐减少了对周防说敬语的次数。所以当他使用敬语时,说明这家伙开始不爽了。周防尊闻言只好乖乖地松手让人起床,手却在对方即将离开被窝时伸进对方的衣服揩了把油。宗像礼司对此早已习惯,起身随意地披上外套,绀紫色的眼睛看向周防,眼神里带点询问的意味。

    周防意会,半撑起身张口懒洋洋地道:

    “培根三明治,草莓牛奶。”

    “知道了,睡你的觉去吧。”

    宗像礼司伸手摁着对方的脑门将其赶回被窝里,起身离开的同时顺手帮对方掖了掖踢乱的被角。

    好像有点点鼻塞,大概是昨晚空调开得太低了。宗像轻轻吸了吸鼻子,推门去了厨房。

【8:10AM】

    没了发胶辅助、刘海软趴趴耷拉在额前的周防尊一脸没睡醒地晃出浴室。

    厨房里传出煎培根的香味让他稍微清醒了些,他轻车熟路地走进厨房拿餐盘和咖啡杯,顺便捞过系着围裙正在忙碌的宗像礼司啃了一口。

    宗像被糊了一嘴牙膏的草莓味,右手屈指在周防的下巴处弹了弹,示意他滚出去自己正忙着。偷袭成功的红毛狮得意地抱着餐盘滚到餐桌边,把自己摊在椅子上等着他的早餐和他的宗像礼司。

    百无聊赖间,周防的目光无意间落到冰箱上,这才想起什么似的起身打开冰箱门,从里面拿出宗像昨晚冰好的咖啡和自己的草莓牛奶。

    ——周防面无表情果断坚决地又双叒叕倒掉了宗像的冰咖啡。







【8:30AM】



    “阁下又把我的咖啡倒掉了?”

    将三明治端上桌的宗像礼司,一眼看见桌上那只残留着棕色液体的空咖啡杯——没记错的话它昨晚还是满的。

    周防尊嚼着三明治不说话。


    “问你呢。”宗像礼司一边拆围裙一边瞪他。

    周防抬眼更加用力地瞪了回去,声音因为咀嚼而含糊不清,但这不妨碍他传达语气里不满的情绪:

    “再让我看见你早上喝冰的玩意我见一次倒一次你信不信。”

    “不信。”宗像口是心非。

    “那下次闹胃疼自己去买药。”口是心非很好玩是吗。我也来。

    一阵沉默。餐桌上只剩下食物被咀嚼以及啜饮液体的声音。

    气氛尴尬的半晌,还是周防板着脸把热好的草莓牛奶塞进对方手里。

    “哼。”

    宗像礼司用表情诠释着“嫌弃”二字,最终端起杯子喝了下去。





【9:08 AM】

    两人磨磨蹭蹭解决完早饭,准备出发去HOMRA。

    宗像提着昨天去超市采购的零食正要推门,被周防尊揽着腰拉回来。

    “怎么……?”话还没说完,就被周防送到嘴边的杯子堵了回去。

    “看你有点感冒。喝掉。”

    宗像挑眉一笑,接过温热的杯子:“啊呀啊呀,野蛮人也会有体贴人的一天啊。”

    周防哼笑一声,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轻轻地勾起唇角。

    “怎么?”宗像吹散了杯口氤氲的热气,削了对面一记眼刀。

    “……没什么。”周防尊装傻,伸手帮对方紧压了压翘起的衬衫领口,唇角还残存着笑意。

    他们不再是王,也像普通人一样,生病了就得吃药。

  
    也许这在旁人看来并没有什么可高兴的,但对他们而言却是解脱般的幸福。


    不再是王,就意味着不必再分别。

    喝完药的宗像礼司挑着眉一脸莫名其妙,被周防尊笑着握住手拉出门去。





【10:00AM】

    周防开着车,宗像坐在副驾上玩手机。

    车里放着宗像喜欢的交响乐,但周防尊听着大提琴低沉的鸣响下意识地就想睡觉,便随手切了个音乐FM。

    沙哑的女声吟唱着爱情,充斥在车厢里。


    “下午去哪?”周防侧头问他。

    “你定。寿星说了算。还有专心开车。”宗像手动把周防的脑袋转了回去。

    “喔——”周防意味深长地发出一声感叹,“那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

    宗像没理会对方的调戏,伸手把音响调大,看着车窗上映着被行道树切割得斑驳的阳光出神。

    就在停车等红灯的间隙,宗像突然凑上前蜻蜓点水般吻了吻周防,又迅速且若无其事地坐回去。

    周防没想到会被主动袭击,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挑着眉有些意外地看着对方。

    “没什么。就是想看看阁下吃惊的表情而已。”宗像说着,漂亮的眼睛在镜片后得逞似的眯起来。

    红灯还有八秒钟。周防想。

    他们支起身子交换了一个阳光味道的吻。




【12.02PM】

   
    生日会的午饭是出云准备的,宗像和八田帮忙。期间十束试图进厨房打下手,在把辣椒罐子不留神扔进味增汤锅后被出云挥着锅铲赶出去和周防一起摆餐具。淡岛指挥着千岁和祥平搬走多余的桌椅,伏见在教安娜拧魔方。

    淡岛去年和出云结了婚,伏见和八田在石板毁坏后就同居了。一切似乎都随着石板而尘埃落定,是他们所渴望的岁月安好。

    酒足饭饱。给蛋糕插蜡烛的时候周防照例被宗像嘲笑了一番:“三岁生日快乐,周防尊小朋友。”

    周防咧嘴一笑,手上抹了把奶油蓦地糊上对方的鼻尖。

    这一糊不要紧,以八田为首的众人像是接到什么指令一般,欢呼一声便开始抄起蛋糕往身边的人脸上招呼。

   出云哀嚎着护住了他的吧台。


【3:56PM】

    夏天的午后燠热而躁人,蝉声尖锐得刺耳。

    周防是被额头上柔软的触感弄醒的。睁眼,宗像靠在床头看书,一手拿纸巾有一下没一下地帮自己擦着热出的汗——HOMRA二楼只有安娜的房间有空调。

    见他醒了,宗像索性把纸巾往周防脸上一扔,专专心心看自己的书。

    “……嗯,走吗?”周防把脑袋从枕头挪到对方的膝上。原本放在那里的书被鸠占鹊巢,宗像礼司干脆把书往他脸上一拍。

   原本是计划去附近的山上走走,不过这个时间天气依旧炎热无比,于是改成开车去海边。

    这回换宗像开车,周防把自己拉成一条瘫在副驾上昏昏欲睡。车里冷气很足,周防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透着困意,睡着也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因此到达海边时宗像也理所当然地给了他一记爱的撞头。

    “啊……到了啊……”周防有些怨念地揉揉撞得通红的额头——没了王之力就这一点不方便啊,真怀念当初脑袋卡在墙里还能笑着和宗像聊天的日子。

    不对他在想些什么。

    周防甩甩脑袋,推开车门,被汹涌而来的热气激得一下又关上了。

    “我说……要不等等再下去吧……”

    宗像握着方向盘一脸鄙夷,正想开口嘲弄周防几句,然而打开车窗被热风吹乱了斜飞后他选择了闭嘴。

   

【4:41PM】

    于是他们在车里强行看海。

    车里还放着慷慨激昂的交响乐,估计在车外都能听得见。

    一边听交响乐一边看海也别有一番风情呢。

    宗像拿出从HOMRA出来时从零食袋里拿的口香糖递给周防:

    “吃吗?”

    周防的视线落在宗像的手里,目光瞬间变得复杂起来。

     看周防半天没反应,宗像不由得低头一看。

    噫,盒套。

    还是超薄。

    “……”

    宗像礼司使出自己当青王时的冷静魄力,强装镇定地把盒套塞回口袋。

    周防尊在一旁憋笑到扭曲,一个翻身把对方压在身下:“光天化日之下想玩这种play早说啊宗像。”

    “闭……唔……”

    话还未脱口就被赌了回去,宗像只觉得舌尖被挑/逗得有些发麻,而周防的手已经撩/起自己衬衫的下摆。这样的发展似乎不是什么好方向。

    咚咚。

    车窗的玻璃被敲了两下。

    宗像礼司一把掀开周防,一个管理员打扮的大叔站在外面冲宗像打手势,似乎在告诉他不能在这停车。不过好在车窗是防窥玻璃,不至于看到车里的情形。

    确认刚才没有被看到,宗像明显松了口气,摇下车窗道了声抱歉后发动了车子。

    “野蛮人。”对方唇角还带着些红肿地,瞪了自己一眼。

    明明是谁先把套拿出来的啊?

    周防委屈。



【8:07PM】

    虽说发生了些小意外,不过好歹还是照计划在小情侣遍布的海滩上一起散了步。晚饭在附近的一家海鲜餐厅解决,期间宗像礼司四次嘲笑桌上龙虾的须子和周防的一模一样,三次被对方无视,一次当着服务员的面被摁着脑袋啃了一口。

    不服气的宗像礼司在看恐怖电影的时候拽着快要睡着的周防啃了回去。不过又被按着啃了回来。


   
【10:52PM】
   

     啊啊,真是糟糕。

     刚洗完澡就被压/在床上亲吻的宗像礼司模模糊糊地想着。

     嘛……倒不如说早就料到会是这样吧。

     周防掀/开宗像的浴衣,粗糙的掌心/摩/挲着对方敏/感的腰腹,快/感就如同攒动的电流,在紧贴的肌/肤处酥/麻地流连。

     他们都不排斥做/爱。肌肤相贴能让他们切实地感受到彼此的存在,尤其胸口那层皮肤下温热跳动着的心脏。

     失去过,更懂得珍惜。

     高/潮来得缓慢而剧烈,宗像礼司一口咬在周防汗津津的肩头,平复着起伏的胸口。

    “周防尊。”

    “嗯。”

    “生日……快乐……”

    不等周防应答,怀里的人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呼吸变得清浅而平稳。

    周防吻了吻对方的发顶,笑了笑。

    “嗯。睡吧。晚安。”

    床头的时钟叮地发出一声轻响。

【0:00】

———————— END————————

因为各种原因到现在才码完,蹲蹲果咩纳塞(土下座)

套套的梗来自光狼太太的石青2333333

本来想产车糖,结果写完发现完全是流水账(躺平)

文笔已经退化到不忍直视,砸鸡蛋请扔五分熟谢谢(滚)

最后日常求评论(。)给每个看完的小天使一个大大的么么叽(* ̄3 ̄)╭♡

 
评论(17)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