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暗恋(上篇)

( ‘-ωก̀ )窝又来诈尸了

( ‘-ωก̀ )校园青春恋物语(雾)

( ‘-ωก̀ )两个笨蛋的暗恋故事

( ‘-ωก̀ )就是想写个嫩得能掐出水来的蹲蹲爽一爽x

( ‘-ωก̀ )圈媳妇 @朔北  @鸡翅不能吃


    他们本人都不清楚,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会在发呆时无意间在草稿纸上写下对方的名字。

   

1.
   
    周防的围巾不是红的。

    我有些意外。因为在所有人包括我的印象里,最适合周防的颜色无疑是红色。

    但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甩甩头,把注意力重新拉回作业本上。高中的课业量繁多而冗杂,即使现在离放学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教室里仍旧有一小半的学生在自习。

    ……为什么不是红色呢。

    果然,还是很在意。我一边在稿纸上演算,一边往旁边瞄了瞄周防。他睡得很沉,脸埋在臂弯里,围巾多出来的一角被压在碎发下,衬得那头红发愈发惹眼。

    为了围巾的颜色就叫醒一个熟睡的人不是什么礼貌之举。我收回视线,继续画着我的三棱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室外似乎在下小雪。教室里的学生陆续离开,我也起身收拾书包准备回家。周防还在睡,出于好心,我伸手打算拍拍他的肩膀叫醒他。谁知他突然一抬头,我还没落下的手正好放在了他的头顶。

    也许是错觉。在那一瞬间,他金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不,一定是错觉。

    “阁下醒了?”我大大方方地把手收回来,推一推眼镜。

    “……嗯。”周防顶着一头呆毛乱飞的红发,睡眼惺忪地提起书包。

    “已经放学了。”

    “啊,我知道。”

    知道还留下来睡到现在吗?我还没问出口,他已经提着书包走出了教室。

   



2.
   
    太不对劲了。

    我蹙眉盯着草稿本——昨天画的三棱锥旁的一大串“周防尊”。

    就算现在正是校园恋爱频发的年龄,我也不可能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般在稿纸上写满一个人的名字。更何况我也不是少女。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三棱锥旁边的一串“周防尊”就这么白纸黑字地存在着。
  
    我爱上了周防尊?

    醒醒宗像礼司,世界末日还没到呢。

    我黑着脸翻了一页新的草稿纸,强迫自己描摹着黑板上的坐标轴。

    虽说是初春的季节,但天气依旧冷得让人骨髓发颤。不知是谁忘了关窗户,冷气一阵一阵地涌进来,从裤管和衣领刁钻地窜进衣服。

    周防的座位就离窗户不远,我压低声音让他关窗,但似乎因为声音太低他并没有反应,依然手托下巴盯着窗户神游。淡白的日光将他的脸划出明暗不一的色块,过长有点鬈的刘海耷拉着,眼神带着一惯的慵懒,让人没来由地想起柔软的猫科动物。

    不得不说,这样的周防异常地赏心悦目。

    “嘶——”我忍不住轻轻吸了口凉气——又走神了。

    糟糕透了。我想。比看到淡岛老师的红豆茶还要糟糕。


3.

    下课后,我起身走到窗边关上窗户。

    经过周防的座位时,下课铃一响就趴下睡觉的他突然抬起头看着我。

    “宗像。”

    “是?”

    “……”他半天没回话,仰脖望着教室的日光灯似乎思考了半晌,才转回头来慢吞吞地说,“……巧克力。”

    “……嗯?”

    “会做吗?”

    一听巧克力,我这才想起来,后天似乎就是情人节,是送巧克力的日子:

    “……看着料理书的话,应该没问题。”

    “教我……明天。”周防说完,立刻又趴下睡了,完全不等我回答。

    果然是野蛮人。不过周防看上去并不是有闲情送义理巧克力的类型,那么只剩下本命巧克力一种可能了。

    ……哦呀哦呀,这家伙有喜欢的人了?

    但周防有喜欢的人与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我只不过是出于同学情谊教他做巧克力,发呆时不留神写下他的名字也只是思考某个人的下意识行为罢了。

    我十分冷静地收拾好下节课的课本,准备前往另一个教室。好巧不巧,收拾课桌时,我再次看见草稿本上的坐标轴边,写着一串来自我自己的“周防尊”。

    ……

    我十分冷静地伸手捉起周防的脑袋,十分冷静地砸进了墙里。

4.

    我自认为是个控制欲极强的人。因此对于无法掌控的事物,我总是抱着厌恶的态度。比如现在的周防。

    过去的一年里,周防与我并无交集,说过的话不会超过二十句,即使他就坐在我旁边——他下课不是打盹就是玩失踪。上安娜或者淡岛老师的课他就看着窗外发呆,其余课时则脑袋一埋睡到昏天黑地。

    但即使是这样,我与他之间有种与生俱来的熟稔,像前世就认识一般。

    就因为这种熟稔,我现在在某人家教一个笨蛋做巧克力。

    说是教他,到后来全由我一人忙活。倒不是周防懒,他看上去也很努力地想做好,但天生缺乏厨力的人做什么都是生化武器。

    当周防扭曲着脸第五次从冰箱里取出一坨乱七八糟的马赛克的时候,被我以浪费原料为由赶出了厨房。

    他看上去很尴尬,挠挠脑袋站在厨房门口不知所措。

    不得不说这个表情的周防很可爱——糟糕巧克力要糊了!

   

5.

    有惊无险,巧克力最终还是完成了。

    我端着盘子一个一个把模具里的巧克力倒出来。周防还杵在原地,一副想上来帮忙又犹犹豫豫的样子实在太好笑。

    “阁下是要送给女生的吧?巧克力没做,好歹负责包装如何?”我忍不住给了他个台阶下。

    他也顺着台阶下了,拿起一块巧克力笨手笨脚地用纸团好,丝带缠得毫无美感可言,并且最后还打了个死结。

    “……”我认输,帮人帮到底想把那块巧克力的包装拆开重新弄,被周防往身后一收拿了个空。

    “……这个我留着。”他抓抓自己的鬓角,露出一个我从没见过的柔和的浅笑。

    大概是想起喜欢的人了吧。

    胸口突然升腾起一股浊气,堵住了喉咙。我说不出话来,只好安静地帮他把剩下的巧克力都包好。

    他也没说话,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剩下的……反正是你做的,要送人的话就拿走吧。”周防先开了口,说完好像觉得这话有些不妥,又接了一句,“……谢了。”

    “不客气。”我礼貌地回他一个微笑,拿了剩下的一半巧克力,回家。

6.

    走在路上,胸口的浊气堵得愈发厉害,喉咙被堵得生疼。

    也许我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即使我不想承认。

    我喜欢周防尊。

    不知谁说过爱情总是来得猝不及防,确实如此。

    学生们的校园恋爱依旧顺利进行着,但我想我的暗恋终究是要无疾而终。


7.

    第二天我到学校时比平时整整早了半个小时,教室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本以为我是最早到的,但走到座位上才发现并非如此。

    抽屉里躺着块眼熟的、包得乱七八糟绑着个死结的巧克力。

    我呆立了数秒,疑心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按理说这种狗血的小言剧情应该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但包装上的“宗像礼司收”是周防狂乱的字迹确凿无疑。

    有什么东西在胸口缓慢地化开,温暖而柔软。

    我在操场找到了熟睡的周防,把巧克力拍在他脸上。

    周防迷迷糊糊,看看我,又看看巧克力,露出一个之前一样可以称之为温柔的笑容。

    “情人节快乐,宗像。”他拽着我的领带,我们在清晨无人的操场上接了这辈子第一个吻。

——————end——————

感谢阅读( ‘-ωก̀ )

下篇更尊哥视角( ‘-ωก̀ )

更新时间?明年吧(ni)

这样傲娇的室长ooc得没边但实在太可爱(哭哭)

多一条评论就早更新一天(别信)

爱你们(笔芯)

 
评论(1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