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Nevada

( ‘-ωก̀ )给怡哥的生贺

( ‘-ωก̀ )其实标题就是bgm(。)

( ‘-ωก̀ )短打一发完

( ‘-ωก̀ )没有文笔,鸡蛋请砸五分熟可以的话加点西红柿(。)



不介意的话就→





1.

    一开始也不知是谁先邀请谁同行,总之等他们反应过来后,就已经坐在了去内华达的飞机上了。

    周防一上飞机脑袋一歪就睡死过去。从半阖的机窗外透出清晨薄凉的日光,不偏不倚照在男人脸上。狮子抱怨似的嘟哝几声,眼也不睁,伸长手越过身边的宗像礼司想拉上遮光板。摸索了半天没摸到,干脆把座位之间的扶手一掀,枕着恋人的大腿堂而皇之地接着睡。

    被迫膝枕的宗像习以为常地看他的拜伦。

    If I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How should I greet, with tears, with silence.

    【假若他日重逢,我将何以贺你?以沉默,以眼泪。 】

    宗像微微地笑起来。

    他们的重逢没有眼泪,只有沉默。沉默的亲吻与沉默的拥抱。

    当时他还未反应过来,一开门就被用力地摁进某个滚烫的怀里,那么用力,几乎想把自己揉碎了融进对方的骨血里去。

    扑面而来是熟悉的Turkey与Marlboro混合的气息,是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拥有的温暖。

    膝头的周防似乎嫌腰上的安全带硌得难受,伸出爪子想把接扣打开,被宗像用书敲了脑门。

    周防嘁了一声,哼哼唧唧地收回爪子:烦人精。

    野蛮人。宗像笑着回他。






2.

    石板消失了,无需再背负生死的王们也得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下去。

    周防受了点十束的影响,开始对摄影感兴趣,成天扛着单反四处取景。同样是拍人,拍静物,拍风景,周防总能拍出与众不同的味道,不久前还在哪个摄影评选上拿了奖。 他的作品总能让人感受到浓烈的侵略感,横冲直撞地冲击人们内心深处的柔软。

    宗像还拿着S4的工资,只不过已经成了甩手掌柜,堂而皇之地擅离职守。每天除了喝茶拼图,偶尔还会画点油画。

    生活平静得令人心安。

    听说雷诺的烤鲑鱼味道不错。宗像刷着旅游攻略。

    鱼有什么好吃的,吃鱼不如吃你。周防懒洋洋地眯着眼睛。

    宗像给了他一记久违的撞头。

    话是这么说,下飞机后周防还是陪着宗像去吃鱼。

    餐厅就在海边,窗下种着小片粉月季,从浅蓝窗台望出去,宛若种在瓦蓝的海面上。与海同色的墙上盘曲着枪铜色的铁艺,甚至也挂废旧渔船上破碎的栅板。

    很漂亮的地方。周防灌了一口老板推荐的霞多丽,道。

    看来摄影对审美的培养还是有好处的,野蛮人都学会欣赏风景了。宗像的心情似乎不错,端起杯子也抿了口酒。

   




3.

    第三天。

    雾气还未散尽的清晨,宗像背着画板颜料,拽着周防要去塔霍湖写生。

    迷迷糊糊的周防一路被拖到塔霍湖边。

    宗像在架画板,周防在租来的车上补眠。

    等他睡醒下车之后,第一眼看到的景色堪称值回票价。

    周防去过很多地方,见过阿拉斯加的鳕鱼越出海面,见过芬兰星夜流淌的极光,见过雷克雅未克跳跃般喷涌的间歇泉,见过布拉格广场盘旋的白鸽。

    他阅景无数,但他从没见过这样安静地画着塔霍湖的宗像礼司。

    那端丽冠绝的侧脸是他见过最美的景色。






4.

    他们一直画到暮色四合。

    裹携着寒意和青草香的夜风在草地上流窜,最终在湖面上留下几朵盛开的涟漪。

    宗像礼司裹着厚厚的羊毛毯,靠在周防肩上睡着。暖橘色的灯光漏过蝴蝶般的睫羽,在周防的外套上投下一小片细碎的阴影,轻微晃动着。

    周防轻轻低了低肩膀让他靠得更舒服些,抬手拾起一张宗像的画,借着光打量着。

    字如其人,画亦如此。线条也好颜色也好,干净利落中藏着缱绻柔软,像极了创造它们的人。

    但很快周防发现哪里不太对——画中的湖还是未润色的草稿,而一旁无辜入镜的自己却勾画细致。

    说好的画湖呢?

    周防哭笑不得。

    他也干脆抓起相机。拍宗像。






5.

    阁下是有多无聊。全在拍我。回到宾馆百无聊赖的宗像礼司翻看着相册。

    你也没好到哪里去啊,画我画得那么高兴。周防头也不抬地回敬。

    宗像礼司难得被噎,冷哼一声,推了推眼镜。
   
   




6.

    他们在拥抱浪花的岩石旁交换了一个海盐清香的吻。





7.

    第七天,他们踏上归途。

    呐,宗像。周防一边翻看着这些天拍的照片,一边用手肘戳戳对方的腰。

    怎么?

    把这些相片洗出来挂着,等你老了看看自己年轻那会有多好看。

    那么我就托草薙君把这些画裱起来,供您怀念。以为我老了您会很年轻吗?长相比实际年龄老十岁的周防先生。

    走着瞧啊,室长大人。

    哼,到时候可别先死了。

    喂喂。周防失笑,有你这么咒亲夫的么。

    宗像礼司斜了他一眼,没说话。

    老子可没这么容易死。周防安静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抚了抚对方抿起的唇角。

    阁下要是死了,那在下就算是揪也要把您揪回来。

    是——是。

    周防拖着声音应着,给自己倒了杯Turkey。

    宗像十分自然地把酒杯从某人嘴边拿下,悠悠地啜了一口。

    阁下有什么想去的地方么。

    有啊。周防仰面把自己摔进沙发里。

    哦呀?

    荷兰。是时候领个证了。

——————END——————

感谢食用(╥_╥)

_(зゝ∠)_没有赶上,大哥生日快乐

好久不写写出来的东西越来越不能看了quq

有一颗满世界乱跑的心,但是不能乱跑,只好让这两只满世界秀恩爱(。)

能忍受着看到这里的天使们给你们比一个巨无霸的心心

PS如果有人肯评论窝会很开心的(滚吧)

 
评论(1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