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宵夜战争

窝窝窝回来了……

双11当然是要来虐狗啦!

校园paro一只短小甜饼

流水账流水账流水账流水账以及流水账

瓶颈期没有文笔求不拍(இωஇ )






   周防尊很尴尬。

   他活了十几年,才发现原来和宗像礼司手牵手压马路是这么尴尬的一件事。

   倒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两人比牵手更羞耻的事情都毫不羞耻地做过了,自然觉得牵个手就像泡茶或者喝水果牛奶一样简单。

    然而事实是,他们牵着手走在去宵夜摊子的路上,僵硬得快要同手同脚。但谁也不肯先把手收回去。

    这动作对他们来说或许太煽情。宗像想。倒不如原地打一架来得舒坦。

    当然这个想法最终也没有付诸行动。两人老实地把手藏在过长的校服袖子里,做贼似的相互贴近,循着小吃街温暖的热气,安静地走着。

    摊子上都挂着暖色的小灯笼,连在一起,一束暖橘色一直延伸到道路尽头,成为一个小点。

    周围的学生咋咋呼呼地从他们身边掠过,没人注意到这两人校服袖子下勾着的手指。

    周防领着宗像在一家烧烤摊子的无人处坐下。

    “想吃什么?”周防看对方裸露的脖颈有些冻得发红,一边伸手帮人把领口拉好一边问道。

     “阁下自己吃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拉上我?”宗像似乎是十分嫌弃桌子上黑糊糊油腻腻的污渍,抽出纸巾用力擦着。

    周防没理他,扭头要了两份章鱼烧。
   
    “独裁者。”宗像哼了一声。

    周防习惯性地接了一句“哈”,兀自从包里摸出两罐啤酒,把其中一罐扔进宗像怀里。

    宗像向他投去略带惊讶的目光。

    “怎么,不敢?”周防咧嘴一笑,食指扣住拉环一掰,麦芽香与酒精的味道悄悄四散开来。

    “当然不。”宗像挑着眉轻巧地打开另一罐,扬唇一笑,“在下只是担心一会阁下醉倒街头怎么把您带回宿舍。”

    周防嗤笑一声,仰脖灌了一口啤酒。

    他想起第一次遇见对面的腹黑眼镜,也是在一家宵夜摊子。

    周防去的晚,那天只剩下一份荞麦面,他刚要掏钱,另一边突然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在周防之前把外卖袋子拎走了。

    “不好意思,在下已经付钱了。”那人笑得温文尔雅,身上穿着和自己一样的校服。
 
    哦,宗像礼司。

    “我也付钱了。”周防把钱往老板手里一塞,发挥臭不要脸的精神,猝不及防把外卖袋子从那双好看的手里抢下来。

    “恕我直言,是在下先付的钱。”宗像皱眉。

    “哦,我没看见。”周防气定神闲面不改色。

    “……请阁下不要无理取闹。”

    “我不是,我没有。”

    于是事情发展到最后,两人为了一份宵夜在无人的巷子里打了一架。

    是的,为了一份宵夜。

    现在想起来居然还觉得很有情趣。

    周防忍不住笑出声。






    周遭一如既往地吵闹,划拳猜酒的混混,和他们一样出来吃宵夜的学生,低头边吃边刷推的上班族,一切的一切,都满溢着世俗温暖的味道。

    周防看着在这片温暖中专心啃着章鱼烧的宗像,目光柔和。

    宗像啃得正认真,抬头撞上那对快要把人融化的鎏金色,不自然地推了推眼镜:“阁下不要光吃肉,蔬菜对身体也是十分有益的。”

    “你喂我我就吃。”周防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说完还张开嘴。

    见识过此人脸皮之厚的宗像礼司,甩给他一记眼刀:“自己有手就自己吃,低龄儿童吗?”

    某人害羞的时候总是会下意识省略敬语。周防十分偷税。

    “是啊。”

    “……”

    这个发展怎么都像是要再去巷子里打一架的节奏吧!

    “啊——”周防气定神闲地继续补刀。

    宗像礼司恶狠狠地把蔬菜一口气串起来,用恨不得噎死周防的力度一股脑塞进对方嘴里。

    “唔。”周防嚼吧嚼吧囫囵咽下,抬眼看见对方微红的耳垂,心情好得飞起,“老板再来一份章鱼烧,不要章鱼只要——”

    “哐!”

    “菜”字还没说出口,宗像轻车熟路地把周防的脑袋拍在了桌上。

    老板无视了这边的巨响。这两人每次来自己摊子吃宵夜总像打仗,他习以为常。
   
    四周食客的目光不由得聚集到这两只身上。

    “看什么看,没见过家——”周防依旧没来得及把“暴”字说完,脑袋又被往桌子里大力摁了摁。

    “哦呀,真是抱歉,他在发酒疯。”宗像对四周同情的目光笑得无比纯良。
   
    食客们了然地收回目光。
 







    宵夜总算是磕磕绊绊地吃完了。

    两人拎着吃剩下的章鱼烧,继续刚才来时尴尬的姿势往回走。

    周防虽然满嘴蔬菜味,额头还红着,不过他心情很好。

    所以他也不计较宗像在耳边絮絮叨叨即将到来的期中测试,只当什么都没听见。

    “阁下吊儿郎当的,怎么考京都?”宗像看他那张神游的脸就知道自己又是白费口舌,不由得叹了口气。

    周防望天想了想,他们当初是约定一起去京都大学,毕业之后就结婚来着。

    “嘛……没考上我就在京大旁边摆个宵夜摊子,晚上你下课我给你免费?”周防半开玩笑地道。

    宗像礼司无奈地看着他。

    “等着吧,期中考试守好你的第一,被我抢走了可别哭。”周防扬起一个明亮又嚣张的笑容。

    “那得看阁下有没有那个本事。”宗像礼司回以一个高傲的眼神。

    “我赢了你就让我抱着在学校走一圈。”

    “阁下输了就请吃一个月的红豆泥。”

    “成交。”

    这是要玩命。周防冷静地想。

    很好,事关尊严的一战。宗像礼司冷静地想。

    回到宿舍,宵夜战争似乎就告一段落了。

    才有鬼。

    周防往嘴里塞着剩下的章鱼烧,被宗像以太晚了吃那么多对肠胃不好为由强行夺走。

    周防选手不服,一个漂亮的推倒把宗像选手摁在床上,顺便抢回了宵夜盒子示威似的吃了一口。
   
    宗像选手一笑,一个膝撞撞翻周防选手,按住那只托着宵夜盒子的手,轻巧地把袋子夺回手中。

    所以还是因为宵夜,两人又打了一架。

    不过在宵夜战争以宗像选手胜利落幕后,周防选手一把拖住宗像选手摔回床上,开始了另一场战争。

    喜大普奔,喜大普奔。

    隔壁的出云绝望地用枕头捂住了耳朵。



————————end————————

就是想看看调戏礼司的蹲蹲("▔□▔)

不好吃的腿肉,感谢食用(*σ´∀`)σ

爱你们(ノ)`ω´(ヾ) ​​​

还有,窝会填坑的【尔康手】(别信)

 
评论(1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