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情人节two

    “您这么抱着我怎么去吃饭?”青发人有些哭笑不得地对身后的红毛狮道。

    “这样啊。”周防尊抱着宗像的手微微松了松,“那这样不就好了。”

       说着,伸手一捞,将还未反应过来的宗像打横抱起,踹开门向楼下走去。

   “喂……放开!你这……野蛮人!”宗像抬手揪住周防的须须,咬牙切齿地往下扯。没脑子的野蛮人!虽然现在没什么人,但是不代表没有人啊喂!被人看到怎么办!

    “呵。不要。”红毛狮看到怀中人终于没有公式化表情的脸,心情不错地加大手上的力度。

    就这么一路扛到楼下便利店,宗像一脚踹开周防尊,推了推眼镜掩饰脸上的微红。

    便利店老板一边手忙脚乱地往鼻梁上架墨镜,一边将面前blingbling闪光的两人点名要的茶点和水果牛奶
装进袋子里。【老板内心:哦凑好闪】

    “找个地方吃饭,十束说附近有一个庙会,去吗?”周防接过宗像手里的塑料袋,听上去是在征求意见,但是语气里明明就是在撒娇“我要去”。

    “居然想去那么幼稚的地方吗?不愧是喜欢水果牛奶的野蛮人。不过……既然您想去,那么,就如您所愿吧。吃饭的话,我倒是知道个好地方。”庙会什么的都是小孩子在玩游戏啊,幼稚的野蛮人。宗像下意识想着,勾勾唇角。带着周防爬到了scepter4顶层的天台上。往下俯瞰,暖橘色的灯光连成一片,被柔软的夜色包裹,煞是好看。

      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平日里见面针锋相对的两人,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吃晚餐,周围只有楼下隐约的喧嚣和塑料包装袋被撕扯开的声音。

      夜晚的风有些凉,宗像不留痕迹地往人型暖炉的身上靠了靠。冰凉的手臂蹭到周防尊的暖和的耳尖。感觉到身边的人的动作,周防心情不错地扬起嘴角。

    知道吗king,皮肤偏凉的人,都是容易寂寞的人哦。

     周防想起十束以前对自己说过的话。于是放下手里的茶点,伸手搂住宗像的腰身,使劲,将错愕的人整个按进怀里。

    “野蛮人。”宗像没有挣扎,将冰冷的躯体就这么老老实实地靠在周防的身侧。野蛮人的怀里,廉价烟的味道很重。但是……很暖和。

    不是你自己想靠过来的么?果然傲娇什么的最……

    周防腹诽。两人都没注意到天台的门微微敞开一条缝隙。

    通往天台的楼梯上。

    “小世理,去天台干什么?”草薙出云歪头问身侧的淡岛世理。

    “道明寺把一份说是重要的文件落在天台了,他用一顿红豆泥让我帮他拿给室长。”淡岛世理拢了拢耳后淡金色的碎发,有些疑惑,“不过他为什么不自己拿……”

    两人走到楼梯的尽头,草薙伸手推开天台的门,刚推开一条缝,他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淡岛疑惑地想推门,被草薙抓住手拦下。

    “嘘——你看。”草薙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她往门缝外看。淡岛凑到门缝前一看……

    室长和……赤王?!

    淡岛愣了愣。再看,惊得她直接撞到了门板。

    自家高贵冷艳腹黑抖s的上司……居然被赤王搂!着!腰!而且还十分和!谐!地吃着晚饭?!

     不对……不对啊!!室长明明是攻……怎么都应该是室长搂着赤王吧?!难道真的是论坛里那个叫“拥有美丽红色的琉璃珠”的文手说的那样……

     被逆了cp的淡岛女王心好累。

    天台上的两人同时回头,草薙连忙拉着淡岛从门后走出来。

    没想到来人会是淡岛,宗像连忙直起身,拍掉周防尊搂住自己的手。

    “反正他们都看见了,害什么羞。”不顾宗像的挣扎,周防再次一把搂住宗像礼司的腰,并用眼神示意草薙坐下。

    草薙拉着脸色苍白的淡岛在一旁坐下,正好坐在一份文件上。

   

    “这就是道明寺要我给您的……”淡岛神色复杂地将文件拾起,递给正在恶狠狠瞪着周防的上司。

    “呵呵呵……是道明寺君的原因吗……”宗像接过文件,淡岛看见自家上司露出了抖s的微笑。

     道明寺,保重。

    宗像迅速地将手中剩余的茶点吃完,拉了周防想要离开。

    “再见,草薙先生和淡岛君。我和周防有事,先行离开。”宗像抱着文件起身,顺便把某防一道扯起身。

    “啊,那走吧。”周防尊顺从地站起来,眼神看向草薙:这家伙害羞了。

    草薙会意,向周防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尊,明天我会帮宗像先生向世理酱请假的。

    宗像拉着周防急匆匆地下了楼。

    也许是因为宗像主动牵住自己的手,还没有放开的意思,周防尊觉得愉悦值飙升到了MAX。

    “呵,真主动啊,宗像。”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未完结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