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宗/尊礼】情人节three

    宗像这才反应过来,正想松开手,被一只灼热的大手牢牢地握住,挣脱不开。

    没等宗像开口进行例行的嘲讽,被周防尊抢先打断:“就在前面。”

    夜幕已经降临,庙会摊点上悬挂着的暖橘色灯笼把庙会的气氛衬托得明媚而柔软,穿着和服的孩子穿梭在摊子之间,手里举着苹果糖笑得天真又快乐。

    宗像礼司抬手扶了扶眼镜,唇角不自觉地浮上一抹笑意。这种热闹的氛围,好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呢。

    两个人,手牵手,像是闲逛又像是约会般一个接一个逛着摊位。周防还时不时地拽着宗像往某个似乎很有趣的游戏摊点去。

    “居然有限量版的拼图呢。”

    宗像手里拿着一盒赢来的拼图,心情很不错地边走边摆弄,拼图的碎片在白皙修长的十指之间游走,青发人歪着头,嘴角翘起一抹浅淡却发自内心的笑意。

    周防尊看盒子里密密麻麻的拼图碎片,又看看专心致志的恋人,脑子有点发疼。有种被放置play的感觉。红毛狮丝毫没有意识到他正在和一盒拼图争宠。

    “真不明白你为什么喜欢这种无聊至极的游戏啊,礼司。”

    “您这种野蛮人是不能理解拼图的乐趣的。拼图可以锻炼一个人的专注力,想象力和思维敏捷性,吾等s4要实现的秩序与大义和拼图……”宗像抬起头,对上红毛狮哀怨的目光,用十分严肃的口气回答道。

    “嘭!”

    天空中忽然炸开的烟花,瞬间让两个人转移了注意力。

    一朵接一朵的烟花,在漆黑如墨的夜空中绽放,各种色彩的花火刹那盛放尔后凋谢,新的再取代,如此循环。烟花炸开的火光映出两人脸上的表情,难得的一致。

    “挺漂亮的。”沉默地看了一会儿烟火,周防尊偏过头对身旁的人道。

    “哦呀,想不到野蛮人也会欣赏烟花呢。”宗像礼司也微微侧过头。周防尊能清晰地看到烟花盛开在宗像礼司紫色的眸里,烟火的火光镀上他上扬的嘴角,形成一个让人想要不顾一切吻上去的弧度。

    真TMD好看。

    不顾旁人愕然的目光,周防尊伸手扣住宗像的脑袋,狠狠地堵住面前的人的唇。

    野兽般的占有欲,让周防近乎啃噬般地深深吻着宗像,心里的欲望在叫嚣着,他是你的!只能是你的!

    也许是周围人的目光太刺眼,宗像安静了一会儿后挣扎着想推开周防。当然,周防不会让他得逞。厚颜无耻地用另一只手顺势搂住怀里不安分的人的腰,用力,死死地锁在怀里。还惩罚似的在宗像的唇上咬了一口。

    宗像开始反击,在他宗像礼司的字典里,没有“服从”与“认输”这两个词。

    不知过了多久,在宗像礼司觉得快要窒息的时候,周防尊终于离开宗像的唇,但手还是死死地搂住他的腰不放。

    “野蛮人就是野蛮人。”隔着眼镜,周防眼里的宗像紫色眸子因为缺氧染上一层薄薄的水汽,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极淡的红晕,看上去更加让人欲罢不能。

    鎏金色的眸迸发出野兽看见猎物般的光芒,周防尊蹲下把宗像礼司往肩上一扛,向自己居住的地方走去。一路上宗像发现挣不开后,示威性地在周防的肩上咬了一口。

    “还真是调皮啊,宗像。”周防尊嘴角浮上轻佻的的笑容,磁性沙哑的声音传到宗像耳边却是该死地性感。到家,开门。将挣扎的宗像按倒在柔软的双人床上。

    第二天,一向不缺勤不翘班敬业无比的宗像室长破天荒地请了假。

    “室长您身体不舒服吗?”淡岛这样问。

    “嗯,腰疼。”宗像一手拿着终端机,一手揉着酸痛无力的腰肢,瞪了眼趴在自己一丝不挂的大腿上熟睡的红毛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fin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感谢阅读ε==(づ′▽`)づ米娜都是小天使

评论(7)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