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赤王求婚【?】啦!| ू•ૅω•́)【深井冰脑洞注意】

  “叮——”

     制服口袋里的终端突然震动起来,宗像默默地拿出。

    【晚上去喝一杯?】

    呀咧呀咧,还真是闲啊,野蛮人。宗像翘了翘唇角,又看到了淡岛刚刚发来的“赤王又把室长室的墙烧了”的短讯。所以下次给他在拆迁办找个工作好了……

    【好的。不过下次请阁下去s4的时候走正门,否则草薙先生收到账单的话会十分困扰的。】宗像礼司细长的指尖在终端屏幕上点击几下,便放回了口袋。

    暮色四合。

    结束了工作的宗像礼司按照约定,来到了和周防尊约会【划掉】定好见面的酒吧。

     店里不似普通酒吧那样的喧哗,但也不算安静。舞台上的歌手正在弹着吉他,唱着不知名的歌。

     身着便装的青发男人伸出手,推了推眼镜,在角落的座位看到了窝在沙发里的红毛须须王【划掉】周防,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迈步走向同样看到自己的赤发男人。

    “哦呀,阁下真是意外地准时呢。”依旧是讽刺般的语气,不过某人似乎已经习惯,将手上的一杯看似柠檬茶的液体递给宗像。

     宗像伸手接过,葱白的手指摩挲着光滑的玻璃杯,唇角微微翘起:“长岛冰茶?”

    “啊。”懒洋洋地应了一声,周防尊仰脖将自己的那杯喝干,扭头又点了一杯。

    宗像礼司将唇凑近杯沿,琥珀色的酒液一进入口腔,就犹如火烧火燎一般,带着些许苦涩,顺着喉咙一直往下,直到胃部。

    “果然是野蛮人的喜好呢。”咽下酒液的宗像戏谑地看着又喝完一杯的周防尊,紫罗兰色的眼眸因为酒液的辛辣而覆上一层薄薄的水汽。

     周防一反常态地没有回嘴,只是回头又点了一杯,看着宗像,喝干。再点一杯,再喝干。如此反复循环。

    宗像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安静地陪着周防尊也干了三杯这种看似柠檬茶,实际上是烈性酒的长岛冰茶。

    在喝掉不知道第几杯长岛冰茶后,周防忽然停下手里的动作,伸手搭在宗像的肩上。

    对于他的反常举动,宗像并没有太过惊讶,只是挑挑好看的眉,似乎在等周防开口。

     “这个……”周防尊用另一只手拿出放在口袋里的戒指盒,塞到宗像怀里,“给你。”

     宗像的脸上头一次出现了“惊讶”这种表情,尽管持续的时间很短,但周防还是 很满意恋人的反应。

    “……别人送的……没用……给你算了……”周防有些别扭地转过头,不看宗像。

    真是不擅长说谎啊你。宗像暗笑。这么拙劣的理由,也就只有野蛮人才想得出来吧。

    “阁下这是在向我求婚吗?”紫罗兰色的眸似笑非笑地盯着浑身不自在的某人。

    “啊……算是吧……”

    周防被宗像漂亮如紫水晶一般的眸盯得浑身僵硬,索性扭过头不看他。

    宗像轻笑一声,葱白的手指取出精致的戒指,放在手心里把玩:“阁下希望我答应么?”

    “不然呢?”皱皱眉,周防尊有些不耐地道,鎏金的眸里竟有些许的不安。

    看到周防的反应,宗像弯了弯好看的眉眼,起身,双手捧起周防的脸,在他干燥温暖的唇角轻轻落下一吻。弯唇:

    “那么……如您所愿。”

_________这就完了?太天真了民那(๑•̀ㅂ•́)و✧____________

   

“好了。”周防突然如释重负般地叹了口气,转头对着角落的安娜道,“大冒险完成了。”

    宗像礼司的额角出现一个大大的十字。

    “宗像,拔刀!”

__________让我们回顾一下安娜到底做了什么____________

“尊。”安娜提着红色洋装的裙摆,哒哒哒地抱着一盒卡片跑到周防面前。

“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安娜面无表情地道,心里早已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尊和礼司结婚!

“哈?好吧。”没事做的周防答应了。

第一轮,周防就输了。

“大冒险。”周防向来讨厌说话,于是果断选了大冒险。

安娜心里乐开了花,把每张都写着“向礼司求婚”的大冒险卡牌递给了周防。

______________回顾完毕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安娜默默地看着尊和礼司施展开圣域,心里对周防竖起小拇指。

笨死了啊尊。

___________________fin感谢阅读(๑•̀ㅂ•́)و✧

评论(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