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礼妃快回朕的龙床上呆着1

#古代架空设定,穿越梗

#帝王×妃子【划掉】

#深井冰ooc注意

#这是一个丧病脑洞的试写版

以上——OK?







    头,很疼。


    喉咙干涩,火烧火燎的十分难受。


    这里是……哪里?


    宗像礼司艰难地睁开眼睛,闯入视线的却是一大片金碧辉煌。朱红色的漆顶,金黑帷幔,灿金房柱上雕刻的精致的龙纹浮雕,以及身上丝绸薄被的上佳触感,都让他感受到各种不对劲。


    这应该是史书上描写的中国古代的建筑风格。


    宗像礼司清楚地记得,刚才自己用手中的爱刀,贯穿了周防尊的心脏。手上还残留着血液滑腻的触感,手心里仿佛还感受得到破损心脏最后的细弱颤动,从剑尖,到剑身,再到剑柄,手心。


    那野蛮人,是死了吧。


    宗像垂眸,抬起沉重的手,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


    不过,自己现在的情况才是最让人头疼的。


    他双手支撑着疲惫的躯体,缓慢地直起身来。腰间一阵突然的酸痛让宗像猝不及防地倒回床上。


    宗像礼司伸手按着酸痛得无法动弹的腰身,低头一看,更不对劲了。


    自己身上只穿着一袭单薄的白色长衫,微微敞开的领口可以看见锁骨和脖颈上密密麻麻的吻痕。


    ……等等!


    吻痕?!


    宗像礼司的大脑当机了。再结合腰间的酸痛以及略红肿的嘴唇,他有种想破口大骂的冲动。


    冷静,要保住人设。


    宗像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首先,弄清楚这里是哪里。侧过身,以一种十分小心的姿势翻身下床。可他高估了自己的身体情况,以至于双腿一软双膝一跪,在整个人即将砸在地面的一瞬间,被圈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喂,没事吧。”


    懒洋洋的声线,浓重的鼻音。以及……熟悉的温度。宗像礼司愕然,抬起头,对上一双鎏金色的眸。


    “真弱啊munakata,才一个晚上……”周防尊抱着宗像,目光落到怀中人白皙脖颈上专属于自己的标记,红毛狮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


     “呵,没有人告诉阁下纵欲过度会精尽人亡的吗?”宗像礼司咬牙切齿地道,因为手上无力,只能使劲拽红毛狮的两根须须本体泄愤。


    “嘛,如果是你的话我可是很乐意的。”红毛须须王表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不!要!脸!


    宗像礼司暗骂,使劲挣脱了红毛狮的怀抱。他很想骂出来,只是他理解作者想要保住他人设的初衷。


    “真冷淡啊,宗像,明明昨晚对朕那么热情……”


    “闭嘴!”青发人扭曲着一张精致的脸,一脸“卧槽你再说劳资崩人设给你看”的愤恨神色。下一秒,宗像突然反应过来什么。


    “……朕?”


    “这就是穿越吧……我貌似变成皇帝了……”红毛狮一屁股坐在床上,看了眼凌乱在风中的恋人。


    “那么……”宗像礼司看了看周防尊身上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龙袍,又看了看自己身上低调奢华有内涵的白色长衫,心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你,是我的妃子,宗像。这是男宠的衣服……”红毛狮懒洋洋地肯定了宗像的猜想。


    “嘭!”



    宗像礼司毫不犹豫地抓起周防尊的脑袋往床头上恶狠狠地砸去,床头发出无辜的悲鸣。


    ……今天的风儿真喧嚣啊。他松开手,无语望天。

—————————tbc————————


评论(14)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