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礼妃快回朕的龙床上呆着2

#试写非脑洞(鸡翅鸡翅我没说清楚果咩)

#这文不出意外大概是周更啦~

#高深井冰预警  高ooc预警

#如果有bug啥的请一定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D

#丸子我是很想保住礼司酱的人设的相信我!不信看我真挚的小眼神!【你走啦】

以上——OK的话就继续发病吧~:D


    例行的家暴结束后,周防挥手让等候在一边的小侍女上前。

    “给礼妃娘娘更衣。”

    “是……”小侍女哆哆嗦嗦地行了个礼,捧上一套折叠得方方正正的男士深蓝衣袍,幼小的心灵在颤抖——娘亲救命啊呜呜呜礼妃娘娘你不要用露出那种可怕的笑容不是我想叫你娘娘的……

    宗像礼司伸手拿起一旁的眼镜,将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勾唇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

    “周防,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这个称呼……”

    “……宗像……再啰嗦就让你试试看女装好了……”

    “哼……”

    周防有些不满地看了看傻站在一旁的小侍女,示意她快点。

    拆下腰带,抖开长长的弥漫着浓浓土豪气息的衣袍,小侍女按照穿戴的步骤一件件往宗像身上穿披着,同时勉励自己尽量无视对方白皙优雅如天鹅的脖颈上那一大片可疑的红痕。

   更衣过程中,只要小侍女的目光无意中扫过宗像裸露的皮肤,就会得到身后周防盛满杀气的目光+1。

    小侍女快哭了。

    帮宗像礼司穿戴好,得到周防可以离开的许可后,可怜的小侍女盈着两眼晶莹剔透的泪水逃一样的跑出门去了。

    宗像礼司对身上舒适合身的衣服十分满意,慢悠悠地踱步到周防面前,坐下。

    “说实话,周防尊。”宗像露出一个标准的写作灿烂读作抖s的微笑,笑容下藏着浓烈翻滚着的情绪。

      s笑。

      没有敬语。

      叫了全名。

    像做阅读理解题一样把重点罗列分析后,红毛狮得出以下结论。

    生气了………?

    周防尊原本颓废半敛着的眼微微睁开,对上那漂亮得像星海一般让人沉沦的紫罗兰色瞳孔,眼神中竟然带着一丝丝小心翼翼,像做错事的孩子面对即将暴怒的爹娘。

    “恕我直言,您就是个不负责任的任性混蛋。”宗像礼司扬了扬嘴角,衣袖中的手却不自觉地攥紧,短短的指甲嵌入掌心,“虽然捅穿您心脏的时候我的确是十分愉悦的。”

    这句话里要抱怨什么,听不出来真的可以蠢得去死了。

    “所以……”

    “对不起。”

    “……哈?”

    周防突然开口,宗像礼司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微张着嘴愣住了。

    “我说——对不起,宗像。”

    鎏金色的眸认认真真地盯着自己的眼睛,一字一句地,生怕自己听不清楚似的。

    周防看着对方因为错愕而微微睁大的眼睛,心里轻笑。……呵……这就是天然的表情吧?有够可爱啊,礼—妃—娘—娘—

    “咳……咳!阁下以为只道歉就……”

    宗像一边起身一边掩饰性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古装眼镜啥的bug无视无视~:D】天然的可爱表情持续不过几秒,傲娇的心性再次开始作祟。

    啧,一点都不坦率。

    周防尊慢吞吞地起身,绕过黄花梨的案几,来到宗像面前站定。

    “那你想要我做什么……补偿?”周防露出一个邪气的笑。

    “阁下以为我会对您这种野蛮人有所期待吗?”

    完全无视了宗像的话,红毛狮默默地思考着。

    选项 1、【哔——】了

这家伙昨晚才被自己折腾得精疲力竭,连骂人都骂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给他留点体力到♂晚上和自己折♂腾吧。

    选项2、用自己的嘴把他的嘴堵上

面前这个抖s绝壁会报复性地把他的唇咬到飙血,然后舔着嘴角属于自己的血露出满足的神情。周防想着,哆嗦了一下。

    那就给个抱抱好了。

    红毛狮思来想去,脑海里在“给一个爱的抱抱”后面打了个勾。

    在宗像看弱智的目光中,红毛狮默默张开双臂,一副“come on baby快抱紧我”的神情。

    woc周防绝对被盗号了。

    这是做好红毛狮会饥渴地扑上来的心理准备的礼妃娘娘得出的结论。

    周防尊见宗像一动不动地杵在原地,还托着下巴一副“你绝对吃过淡岛君的红豆泥了”的悲痛神情,只好走上前,想要收拢双臂,把宗像礼司圈进怀里。

    一阵带着树叶清香的凉风吹过,不论是空气中闪烁的粉红色泡泡,甜腻的气息,还是宗像礼司微红【划】不自然的别扭神色,都像极了爱情电影里男女主角含情脉脉对视说着肉麻告白的场景。

    荷尔蒙的气息充斥着,气氛正好。

    然而——

    有些情商负数的傻x,你给他再多的助攻,一旦他智商下线,神也只能仰天长叹。好不容易情商智商都上线了,又总是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周防尊充分诠释了这一点。

    在红毛狮还未走到给抱合适距离时,身上玄赤色的龙袍把脚下狠狠地那么一绊,周防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前pia叽一声,将宗像礼司连人扑倒在地。

    刚刚充满荷尔蒙的氛围瞬间因为这声pia叽而分崩离析,碎了一地。

    很不巧,我们的小侍女正好不适时地闯进来,还没通报,一低头就猝不及防地被闪了一脸。

    “陛下……该去早朝了……”

    “……啊。”

     周防仍然保持着随时可以【哔——】了宗像的姿势一动不动,还把一头乱糟糟的红毛埋进自家娘娘的肩窝里。

    小侍女痛苦地捂住了双眼。

    宗像礼司微笑着将埋在自己颈窝处的赤色脑袋推开,撑着酸疼的腰身看向满脸写着“不想‘上班’”的红毛狮,心情愉悦到了极点。

    终于有个让他满意的设定了——现在该整天忙东忙西的人终于不是他了。

    小侍女看到礼妃娘娘露出了一个堪称倾国倾城的灿烂笑容。

——————————tbc——————————

蟹蟹民那支持w投喂给深夜党( •̀∀•́ )
有什么建议民那一定要在评论区里毫不大意地给哟~

关于有些读者小天使说ooc的建议,我我这就标上去【笑哭】第一章有标这章忘了标来着_(:з」∠)_
尽量会保住人设的w【?】

评论(7)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