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一个脑洞的文案(这辈子)

若此生不长,你愿遇见谁?

当然是一个名叫宗像礼司的男人。

高冷,毒舌,腹黑,抖s,高傲得不可一世,口头禅是讨厌的敬语。

但是,如果没有遇见他,我的这一生,也只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

怕冷,孤独,脆弱,傲娇,不禁逗。

这些,关于宗像礼司的种种,只有他周防尊知道。

是,喜欢他。不,是爱他。

这个人,为了他所信仰的大义,可以豁出一切,毫不顾惜自己的身体。

这个人,被惹火了的样子像极了幼稚的小学生。

这个人,每天清晨在自己怀中醒来,总是一脸天然无措的神情。

这个人,这个人的一颦一笑,以及这个人的一切,周防尊都渴望占有。不管是肉体,还是灵魂。

紫色的眼眸像万年的冰海,美丽,致命,深不见底。但他甘愿沉沦,就算有一天在这片深海里溺亡,也心甘情愿。

我知道,宗像。对你来说,大义高于一切。

所以,当我与你的大义相悖时,杀了我。

不为我自己,只为了你。

好吧,我知道,不用我提醒,你也会毫不犹豫地杀了我。我只是怕,我不在以后,谁给你当暖炉,谁强迫你休息,谁把你早上喝的冰咖啡换成热牛奶,谁在你半夜起来批文件的时候死抱着你不让你起床,谁在你被淡岛和出云电话秀恩爱闪到的时候炸开墙壁把你扛走,谁……

我不在的话,你这混蛋迟早有一天会把自己累死。

哪天我死了,不必担心,我死了以后,一定会在那通往幽冥的道路上等你,一边等,一边让我祈祷着下辈子再给你当暖炉。

也有可能我想得太长远了,就比如现在,你拎着空空荡荡的清酒瓶子,醉倒在我肩上,嘴里嘟嚷着须须侠快帮我把文件批了。

是我想得太多了。先把这辈子和你在一起的日子过完吧。

这辈子,不长。我也只能短暂地陪你一辈子。

但是,喂,别用那种湿漉漉的眼神看我,昨天晚上还不够吗?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