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礼妃快回朕的龙床上呆着3

节操掉光光的更新来啦~

#依旧深井冰深井冰深井冰

#大写O O C  O O C  O O C预警,慎入

#依旧欢乐逗比渣文风

#无视bug的都是小天使:D

#来来来看更新之前请和丸子一起念“作者君是神经病”“作者君是神经病”“作者君是神经病”三遍

以上——OK?

    郁闷的红毛狮眼角扫到自家娘娘眉眼、唇角,连斜飞的刘海都弯成一个愉【手动哲学符号】悦弧度的精致脸容,额前的两根蟑螂须须随着主人的心情,蔫嗒嗒地趴在额头上。

    看到须须的变化,宗像礼司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紫色瞳孔里藏不住地愉悦。

    “哦呀,陛下事务繁忙,请快去早朝,别让大臣们久等。”

    幸灾乐祸之情溢于言表。

    一直琢磨着如何反击的周防默默地看了幸灾乐祸的人一眼:

    “爱妃,随朕上朝。”

——前两个字似乎加了重音呢陛下。

    礼妃娘娘额角蹦出一个十字路口,修长的手下意识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腰间。

    卧槽要不是天狼星没在身边,他真想把面前这个滥用职权调戏自己的混蛋削成拼图啊摔!

    “呵。”恭喜玩家周防尊调戏宗像礼司成功。

    “开玩笑的,别去。”

    心情转好,皇上勾唇轻笑,手挥一挥宽大的玄色衣袖,轻轻地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什么鬼】

    瞪了眼周防潇洒离去的背影,礼妃娘娘轻叹一口气,扶着酸软的腰肢仰面躺倒在柔软的龙床上。

    嗯……

    说实话,现在这个样子……好像也不错呢……

    呀咧呀咧,糟糕,有点不想回去了。

    宗像礼司盯着黑金帷幔上的金色勾线,苦笑出声。

    而时空的另一边,伏见猿比古和淡岛世理正在焦急地寻找着自家王。

    “情况如何?”

    淡岛握紧了拳心,死死地盯着大屏幕上青组全员调出来的数据。

    “赤王的威丝曼数值已经消失,室长的还在!”

    听到秋山的报告,伏见一直紧皱的眉头稍稍舒展开来。至少,室长还是活着的。

    啧,学院岛一战后,自家上司就和赤王一同失踪了。要不是周防的威丝曼数值消失,他大概会以为这两个人私奔了。

    伏见猿比古烦躁地瞪着电脑屏幕,搜索中的那个圆圈不停地旋转,却始终没有结果。

    快点回来啊,室长。任性了这么多天了,也该回来帮忙分担工作了吧。我想去见Misaki啊……

————————————————

    周防从来没有这么想死过。

    这群人一个个拿着一个牌子跪在下方,不明白的人大概会以为在劝谏君主严明赏罚开张圣听亲贤远佞云云。

    要是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但是这群人在劝自己纳妾啊!纳妾!朕已经有礼妃了!

    “皇上虽不好……咳,女色,但国家社稷不能没有继承人,还请陛下纳妾早日诞下龙子,以续香火!”

    跪在首位,胡子和宗像的鬓角一样样的大臣朝着一脸想死的周防深深一拜。

    “丞相说得对啊,陛下,虽然礼妃娘娘贤良德淑,但毕竟不能……”

    一旁的年轻将军接收到周围警示的眼神,把“生”字吞回肚子里。紧接着又一拜。

    “陛下……”

    “请陛下……”

    “陛下应……”

    人群跪了一地,黑压压的一大片后脑勺冲着周防。

    嘁,接下来就是要拼命推荐自己的女儿谁谁了吧?

    周防尊不屑地一哼。

    “朕,只要礼妃一个。”

    鎏金色的眸子释放出属于王者的威压,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夹杂着一丝丝不明显的温柔。

    群臣个个身躯一震,微微起身,互相对视着,不知所措。

    “臣……”为首的大臣还想说什么,被周防不耐烦地打断。

    “都知道朕有龙阳之癖,朕对女的【敏感词汇和谐和谐】不起来。还有……”周防缓缓地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谁说朕的礼妃……”

    “不——能——生——?”

    卧槽陛下你是来搞笑的吗?!男的怎么生?!我和我的生物老师都惊呆了哦!

    “朕说能就是能。”

    朕是皇上朕任性。说能生就是能生。不服都憋着。

    周防尊一脸“我是酷帅狂霸拽我怕谁”的表情。

    寝宫里,礼妃娘娘再次打了个喷嚏。唔,奇怪,今天不会很冷啊。

    “退朝。”

    周防淡淡地起身,淡淡地扫了面面相觑的群臣一眼,声音冷硬。

    谁说男的不能生,要不朕多试♂试说不定就……

    回寝宫的路上,皇上如是想着。

———陛下我听见你的生物老师在哭哦

    “爱妃,朕回来了。”

     周防面无表情地推开寝宫的门,一眼就看到了床上把自己裹成粽子的宗像。

    皇上一把掀开自家娘娘的被子,将拼命反抗的人压倒在床头。

    “阁下要干什么?”

    宗像垂眼看着埋在自己颈间磨蹭的红毛脑袋。比看上去要柔软的红毛蹭了蹭,带着撒娇意味的沙哑声音闷闷地传出。

    “喂宗像,那群老家伙嫌弃你不能生让我纳妾。”

    咔。

    礼妃娘娘鼻梁上的新吧唧君似乎有了裂痕。

    “所以呢?”

    “所以我说你能生。”

    咔。

    新吧唧君你挺住啊!

    “阁下的智商真的低得可以去死了!”

    忍无可忍的礼妃单手提起颈间温度偏高的红毛脑袋,打算把它和床头来一次亲密接触。

    “别急啊,爱妃。”

    周防发现自己似乎叫这个称呼叫上瘾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

    阁下刚才说的那句话每个字都带着哲学符号以为我听不出来吗!

    “呵,那是不可能的。”

    宗像礼司用另外一只手推了推眼镜,看周防的目光就像在看弱智。

    “哈……那就试到你能为止。”

    红毛狮猛地挣脱拽着自己脑袋的手,一翻身将自家娘娘扑倒在床上。

    之后发生的事情吗……

    在寝宫隔壁的洗衣房里洗衣服的宫女们表示,关于从寝宫传出来,礼妃娘娘带着迷之喘息的怒骂……她们什么都没听到哦。

————————TBC————————

感谢食用(~ ̄△ ̄)~

渣得掉渣的文笔,所以民那有建议一定要告诉我哟,欢迎拍砖嗯!

(๑¯ω¯๑)

评论(10)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