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Talking to the moon

I know you are somewhere out there

somewhere far away.

I want you back.

Trying to get to you.

In hope you are on the other side, talking to me too. 

 

『木屋』

    在这个充满宁和气氛的欧洲小镇上,有一座很小的木屋。它的表皮已经长满青苔,潮湿的木头散发出朽烂的气味。在这个满是砖瓦房的小镇上,这座木屋显得神秘又幽暗,

    神秘事物总是会激起孩子们的好奇心,时常有一两个孩子趴在木屋潮乎乎的窗台上,努力地踮脚探头,试图看清楚木屋的内部。

    然而没有人看清楚过。

    黑暗又神秘的东西常被视作不祥,尤其是这座木屋。大人们几乎天天在告诫这些贪玩的孩子,不要去那座位于小镇最西北的那座木屋。

    听说,那里住着一个疯子。

   

『疯子』

    “疯子?”

    孩子扬起稚嫩的脸庞,问。

    “是的。那是一个真正的疯子。”对着孩子说话的大人满脸的凝重和恐惧。

    知道吗,那个蓝色头发的疯子。

    刚刚搬来这里的时候,我还想去拜访他。

    然后呢?

    你知道我看见什么了吗?

    什么?

    一个很美丽的蓝发东方男人,手边蹲着一只皮毛顺滑的黑猫,脸上带着痴痴的微笑,对着可以看到月亮的天窗,自言自语,一会哭,一会笑,一会愤怒,一会悲伤。可不是疯子吗?

    美丽的蓝发男人?还是东方人?

    那样好看的一个人,一定是经历了什么……

    也是个可怜的人啊。

    是吧,一个可怜的疯子。


『月亮』

    我是月亮。

    这几天,在我照耀的无数地方,有一个目光一直在注视着我,与我说话。

    这个世界上与我说话的人不止一个,但我偏偏记得他。

    那是一个好看到窒息的蓝发男人。

    他每天,一定会对着我,透过我对一个叫尊的人说话。

    MIKOTO……

    我听见他是这么念的。

    我见惯了生离死别,他与我自言自语久了,我也大概知道了他的一些事情。

    他说,我手上的鲜血,永远也洗不掉了,尊。

    他的邻居都觉得他疯了,我觉得没有。

    因为他有一次对着我说,月亮君,你知道他在哪么?

    这人只是太执着,太执着。


『黑猫』

    主人今天给我的依然是水果牛奶。

    他自己优雅地喝着桌上冒着热气的奶油蘑菇汤。握着调羹的动作优雅又好看,看主人的表情,味道是不错的。

    一个优雅好看,会做饭,会写好看的字,会每天记得给我喂食的人,怎么可能会像隔壁白猫说的那样,是疯子。

    我从出生就伴随着主人,看着他和周防尊,一个成为劳什子青王,一个成为赤王。对立,但每天对酌,偶尔还会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我想我大概知道他们什么关系。

    但是这个世界很可笑。

    主人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爱人兼知己。

    为了全人类。

    很讽刺不是么。

    那一天,没有人知道。

    回到家之后,我那一向以冷静理智著称的主人,用沾染了周防尊鲜血的双手,抱着我哭得一塌糊涂。


『他』

    加上今天的,一共有五百封信了。

    是什么时候养成用鹅毛笔蘸着墨水给你写信的习惯呢。不知道。

    是什么时候养成对着月亮自言自语,幻想着你也在那一边对我说话的习惯呢。不知道。

    几乎天天梦见我杀死你的那天。

    血,温度,感情,理智,爱。

    还有你。

    被无穷无尽的血色覆盖,然后惊醒。

    我……想你了。


 『GOD』

    今天死去来到天国报道的人依然很多。

    一个赤色头发鎏金眸的男人一脚踩在我的白金书桌上。

    喂,老头。

    我用鹅毛笔在笔记上划出他的名字以及他的一生。

    让我看看他。

    他的语气缓和下来。

    我手一挥。

    蓝发的美丽男人,对着月亮痴笑,抱着黑猫痛哭,小镇人的窃窃私语,全都在他的视线内。

    他看完以后,沉默了。 

    许久。

    你需要一个助手。

    他突然开口对我说,大大咧咧地在我身边坐下。

    我用眼神询问着他。

    他对我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我要等他来。

    

————————FIN——————————

写文背景乐:TALKING TO THE MOON  bruno mars

听到这首歌,又想到尊礼,感觉超级难受,写完自己看着看着就哭了。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写什麽鬼。

就这样吧,感谢阅读。

评论(1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