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礼妃快回朕的龙床上呆着4

#高OOC OOC OOC 依旧

#略草淡伏八秋道出没 

#这章尊礼的气氛比较严肃,目测接下来就要开虐惹【顶锅盖】

#此章略虐 微欢乐 慎入 

#作者君没次药 

以上——真的OK吗? 

撒,一狗!     

    啧。

    啧。

    啧。 

    伏见猿比古重重地啧了三声。

    全世界都在秀恩爱,赐给我一只DT的166.9版misaki吧大神。 

    再看丝毫没有意识到秀了恩爱的副长,一旁还在向秋山卖颜表情的道明寺,伏见再次“啧”了一声。 

————————回放~—————— 

    “大概知道室长失踪的原因了。”

     今早S4的早会上,淡岛世理一边神色淡然地给面色惨白的青组小天使们发放“特制爱心红豆泥早餐”,一边说道。

     “得到的关于石板的资料显示,弑王时如果石板刚好处于能量波动不稳定状态,有一定的可能会发生时空畸变。”

     “啧,所以副长你的意思是室长穿越了?”     伏见盯着面前的红豆山,脸色更阴沉了。   

    “QWQ Himori酱~”

    道明寺带着一脸“救命我要死了”的表情,抬起爪子戳了戳坐在身边的秋山。

    “干什么?”认真听着淡岛说话的秋山压低声音。

    “QWQ Himori酱最好了所以……”哭唧唧的道明寺小天使躲开淡岛的视线,弱弱地指了指桌上的红豆泥。

     秋山: ……

    “也就是说要再制造一次时空畸变室长才能回来么?”坐在秋道二人对面的伏见的眼镜反了光。

     伏见: 啧×1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好了,快吃早餐。吃完了工作。”

     金发副长合上文件夹,坐下来在青组小天使悲凉目光的沐浴下,握着勺子面不改色地吞着面前高高的红豆山。

     感受到四周实体化的怨气后,淡岛冷冷地抬头,扫视,“你们怎么不吃?”

    伏见: 啧×2

    “额……副长!”日高连忙出声转移自家副长的注意力,“这么机密的资料我们好像查不到,副长从哪里弄来的呢?”

     “资料吗。”

     淡岛女王再次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红豆泥。

     “某酒吧老板昨天给我的。”

    伏见: 啧×3

——————回放完毕~—————

    啧不行等会一定要翘班去找misaki,一定,一定……等着我啊,mi↗sa↘ki→……

———来自因为加班好久没去调戏亚达酱的伏西米。

    时空的另一边,刚刚结束了造♂人♂运♂动的红毛狮,搂着自家娘娘露出一个吃饱喝足的表情。

    “野 蛮 人 。”

    怀里的人还没恢复过来,连骂人的语气都有些凛冽的绵软,像掺了冰渣的棉花糖。【什么破比喻啦】

    “啊。”

    “不要脸。”

    “啊。”

    “去死。”

    “……才不要”

     红毛狮把被汗水润湿的脑袋埋进礼妃娘娘一点一点红痕的颈窝里,满足地蹭着光滑细腻的皮肤,像极了大型猫科动物在撒娇。

    宗像冷哼一声。这个野蛮人,体温还是这么高。 这么想着,肩膀却往红毛狮的方向靠了靠。

    算了,当个暖炉用着也不错。

    “周防,你想要回去吗?”

    就在红毛狮趴得快要睡着时,宗像礼司忽然问道。

    “……哈?回去?”额前的须须猛地一弹,红毛狮抬起头来。

    “毕竟……一声不吭就把S4扔给淡岛君他们总归不太好呢。”宗像礼司抬手摸了摸周防柔软的红毛,轻笑。

    “你想回去。”

    鎏金色的眸子里暗流涌动,这已经不是疑问句了,是肯定句。

    “哦呀哦呀,阁下难得理解我的话。”

    感受到红毛狮的情绪不大对,宗像十分自然地开启调侃模式,“Scepter 4是我接任的,它代表着在下的大义……”

    “但是我不想,宗像。”

    周防起身,死死地盯着漆黑里,紫罗兰色的眸。那样让人捉摸不透。

    “无论如何吗?”

    好不容易摆脱了该死的王权束缚,像一对普通的恋人一样,让他怎么再回去?

    “……无论如何。”

    一金一紫的眸对视,长久地沉默。

    呼……

    周防深吸一口气,慢腾腾地挪下床,往身上披了件斗篷。

    “我出去走走,你先睡吧。”

    说着,推门,迈步,脚步声渐行渐远。

    周防一离开,原本暖呼呼的被窝一瞬间冷却了下来,凉飕飕的夜风灌进帐里,很冷。

    宗像礼司平静地对着冰凉的双手呵了一口短暂的热气,将自己蜷进被子里,黑夜,吞噬着他的温度。

    知道你不想回去。

    但只有这样,我才能毫不留恋的离开。

    床上的人安静地翻了个身,合上了疲惫的眼。

     周防漫无目的地乱走,在一池枯干的荷花前停住了脚步。

    啧,好想抽烟。

    啧,好烦。

    啧,为什么要回去。

    他敛了敛在黑夜中格外显眼的鎏金色眼眸,抬手使劲地揉了揉自己乱蓬蓬的赤发。

    呵,大义大义大义,都去死吧。

    在他心里,大义比自己重要一千倍一万倍不止吧。

    也难怪他要回去。

    啊啊,真是,烦死了。

    周防慢吞吞地踱回了寝宫。

    床上的人蜷缩在被子里,呼吸平稳,似已熟睡。

    周防尊叹了口气,伸手替宗像塞好被角。手却无意中碰到他冰凉的小臂。

    他揉揉自己的赤发,最终还是脱了外套,轻轻地翻身上床,将浑身冰冷的人搂进怀里。

    被搂住的人蹭了蹭,似乎安稳了许多。

    周防突然想起大战前一天,那个雪夜,宗像把他摁倒,盯着自己,问。

    无论如何?

    自己是如何答的呢?

    心里有了答案的周防苦笑一声,合上眼。

    罢了,先抓紧在他回去之前,多和这家伙待一会吧。

    金眸的男人合眼,缓缓地沉入梦境。

    

    待周防的呼吸均匀后,原本应该熟睡的宗像忽然睁开眼睛。

    突如其来的温暖,自己怎么可能不惊醒。

    但是,得快点找到回去的办法啊,不然……

    宗像用柔和的目光看了看熟睡的赤发男人。

    

    他会想留下来的。

————————TBC————————

民那拖了这么久果咩啦(ฅ>ω<*ฅ)【鞠躬】

怎么欢乐风写着写着就虐了啦【摔!】

千万憋打窝ε==(づ′▽`)づ【顶锅盖走】

感谢食用完毕的小天使们(。・ω・。)ノ♡【鞠躬】

 
评论(1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