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宗/尊礼】礼妃快回朕的龙床上呆着5

#深井冰依旧

#大写加粗O O C  O O C  O O C  注意

#作者君依旧没次药x一

#请默默地念作者是神经病×3射射~

#私心设定礼司司有点路痴并讨厌牛奶

#侍女君爱抢镜#

以上——OK的话





撒,一狗!



    宗像礼司醒来的时候,皇上已经去早朝了。

    枕边还有一张字迹狂放的字条:

    『爱妃,起床以后来内殿帮朕批奏折=_=』

    结尾画了一个带有撒娇意味的幽怨颜表情。

    呵,这下知道自己当初被文件淹没的感觉了吧,野蛮人。

    礼妃娘娘心情好了不少,轻移莲步【雾】到桌上的水盆前洗漱。

    温热的水抚过脸颊,被打湿的深蓝鬓角柔软地贴合在皮肤上,往下滴着水。

    “娘娘。”

    一旁站立的小侍女犹豫了一会,轻轻出声打断了佳人擦拭面颊的动作。

    礼妃娘娘闻言,放下湿漉漉的毛巾,一双绝美的紫色丹凤眼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嗯?”

    “那个那个……这是陛下吩咐奴婢给娘娘的早点……”

    小侍女被星辰般美丽的眼眸捉了去,脸色瞬间涨得通红,忙不迭地把脑袋低下去,双手将盛着什么的银碗轻轻放到檀木桌上。

    “哦呀,野蛮人居然还会……”

    宗像讶异地挑了挑好看的眉,踱步到桌前,刚想感叹野蛮人终于会照顾人了,但当礼妃娘娘看到碗里那奶白色、散发着愚蠢的水果味的蜜汁液体时,到嘴边的话被人硬生生地咽回腹中。

    卧槽,他到底是哪根筋抽了才会觉得周防尊会照顾人啊。

    在原来的时空里被礼妃娘娘嫌弃了无数遍幼稚的水果牛奶,安静地立在桌上。

    小侍女看着礼妃娘娘神情严肃地与那碗陛下试了无数遍才做好的水果牛奶对视,不禁开始脑补一些诡异的东西。

    再看,喝了我啊!

    ……

    喝了我啊!

    ……

    小侍女暗暗憋笑。突然想起陛下临走前充满杀气的吩咐:

    『要看着他一滴不剩地喝下去……』

    再看礼妃娘娘看着那碗水果牛奶,精致面容上露出的满满的嫌弃,小侍女觉得自己的任务好艰巨。

    “娘娘,陛下说一定要您喝掉……”

    思量再三,她小小声地开口。

    “哦呀……我拒绝。”

    “陛下说了……”

    “抱歉,我依然拒绝。”

    “可是这是陛下亲自……”

    “……亲自?”

     礼妃娘娘难得地愣了愣,表情似乎有些松动。

    “亲自做的……”

     抓住机会的小侍女连珠炮似的往下劝,

    “陛下今天三更不到就起床,一脸起床气到御膳房里把厨子都赶出来,一个人忙活了很久才弄好的,娘娘看在陛下这么用心的份上喝了吧。”

    “……知道了……”

    礼妃娘娘认命地揉揉眉心,轻叹着坐下。

    算了,当初他连淡岛的红豆泥料理都能面不改色地吃下去,就当再被淡岛君蹂躏一次胃吧。

    修长白皙的手优雅地端起银碗,凑到淡色的唇边。

    唔……?

    试探着喝了一口,宗像发现味道竟然出乎意料的不错。

    牛奶被特意多加了的水果,原来让他讨厌的牛奶味被果香味覆盖,从舌尖一直到胃里,热乎乎的,很舒服。

    哼。

    宗像礼司轻笑一声,保持着优雅的动作将剩下的牛奶慢慢地喝完。

    “奴婢这就送娘娘去内殿。”

    小侍女欣喜地收拾好银碗,终于不用被陛下的杀气威胁了,真好。

    “不,我自己去就好。”

    礼妃娘娘优雅地用指尖擦去嘴角的奶渍,一边披上水蓝色的外袍。

    “欸?可是陛下不是说您……”

    话还没说完,娘娘早已轻甩宽大的衣袖,一阵清风似的出了寝宫。

    “陛下不是说您天然呆有点路痴吗!”

    松竹林立,石雕的拱门,古色古香的青黛瓦房,朱红色的漆柱,加上水蓝色衣袍的绝美佳人。

    多美丽的画面。

 ———————如果忽略掉佳人一脸茫然的表情的话。

    在现代都市,哪里都有路牌的地方,宗像礼司已经十分顺利地将自己路痴的属性完美隐藏,就算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打终端给伏见君让他开着直升机过来就搞定了。

    但是……

    礼妃娘娘茫然地望着似乎到哪里都一模一样的青石板路和石雕拱门,呆立在原地。

    中国人的记忆力真好……不用立路牌都可以在这片迷宫一样的宫殿群中顺利到达达目的地。

    礼妃娘娘表示,他头一回怀念让他可以飞来飞去的王之力。

    

    内殿。

    皇上颤抖地握着笔,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好不容易批完面前的一大叠奏折,内侍又抱上一叠,这是第六次了!这堆奏折永远都批不完的吧啊啊啊啊!

    爱妃……朕好想你……

    周防扔下笔,默默掩面。

    

    “陛下,礼妃娘娘来了。”

    周防须须一抖,一阵若有似无的冷香传来,抬头,殿门口一袭水蓝衣袍分外亮眼。

    “哦呀周防,您也有今天。”

    礼妃娘娘不动声色地拍掉衣袖上的树叶。

    为了看清楚宫殿群的结构爬到树上,再到处问路过的宫女,然后才无比艰难地找到内殿什么的,他才不会说呢。

    爱妃,终于来救朕了……

    一旁的内侍看见原本萎靡不振的自家陛下,在一瞬间就精神起来。

    

    “呵,看来还是得干老本行了呢。”

    宗像礼司轻笑,葱白的手指拢了拢下垂的鬓角,在周防原本的座位上坐下,以无比端正的姿势提起毛笔。

    落笔,提笔。

    周防略微放柔了视线,放心地枕着自家娘娘的大腿躺下。

    呼,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TBC————————

感谢食用~\(≧▽≦)/~

拖了许久民那果咩啦ヾ(*´∀`*)ノ

深井冰见谅【鞠躬】

再次感谢食用完毕的小天使们~【鞠躬】

 
评论(1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