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礼妃快回朕的龙床上呆着6(重发)

为什么会被吞啊啊啊啊啊!!!!(´╥ω╥`)

#拖了一周果咩【顶锅盖】

#依旧深井冰,大写加粗OOC OOC OOC  慎入 

#欢乐逗比继续走起来x 

#不要问窝为什么室长会写毛笔啦x

 #草淡高亮,尊礼继续撒糖又撒盐【顶锅盖】 

以上——OK的话→

 撒,一狗!          

     红毛狮无比安心地睡着了,睡之前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还用毛茸茸的红毛蹭了蹭自家娘娘敏【哼让你再吞】感的大腿内侧。     

     礼妃娘娘闷哼一声,执着笔的修长手指微不可查地抖了抖,顺带着笔尖蘸着的朱批墨滴在了待阅的奏折上。     

     宗像的目光下意识地聚焦在朱批墨滴落的地方,瞳孔猛地收缩。

     『……臣已挑选一批姿容上佳的少女,择日进宫,愿陛下……』     

“……”     

     宗像礼司垂下纤长的睫羽,没有再作出任何能反映其内心的表情。 

    灿若繁星的紫色丹凤眼低垂,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大腿上熟睡的周防尊。   

     半晌,礼妃娘娘重新提起笔,一笔一划地,在雪白的纸张上轻轻地写下

     『准』     

     白色纸张的映衬下,右下角的朱批墨红得刺眼。

     宗像闭上眼睛,伸手合上那本奏折,轻轻放到一旁。

     前几天,他就开始寻找回到原来时空的办法。经过不懈的摸索,大概可以弄清楚到这里来的原因了。

     简单点说,达摩克利斯之剑坠落产生的巨大能量扭曲了时空,自己斩杀了周防,某些特定的能量以他们为中心聚集到一起,形成能够穿越时空的虫洞。

     也就是说,要回到原来的时空,就必须再制造一个时间虫洞么……

     宗像将笔搁在笔架上,取下眼镜,略显疲惫地揉了揉睛明穴。

    有够麻烦的啊。 

————窝是萌萌哒时空分割线————  

   “欢迎,美丽的小姐。”     草薙出云正在为自家大将周防·疑似穿越·尊而烦恼着,酒吧门口的铃铛轻响,推门而入一位让自己又爱又怕的淡金发女士。他轻笑。

     “今天也是红豆马丁尼吗?”

     出云麻麻得到一记“废话”的白眼后,认命地伸手拿冰柜里盒装的红豆沙。

     拆开盒盖正要往调好的马丁尼里放,黑着脸明显心情不好的淡岛女王发话了。

    “今天不要两份,加四份。”

     “哈?………是……”

     出云麻麻努力保持着绅士的微笑,往高脚杯里的酒液倾倒红豆沙。 

      高高的红豆沙超出杯沿还冒了个尖儿。 

    “多谢。”

     目睹面前精致的金发女士面不改色地端起酒杯就是一大口的可怕场景后,深感自己追妻之路任重道远的草薙出云打了个哈哈:  

   “唯独不能理解世理酱的这种口味呢。”

     淡岛世理甩了出云一记眼刀,端起酒杯又是一大口:“我就直说了,已经找到让室长回来的办法了。”

     “真……真的?!那尊……”

     草薙收起调笑的表情,神色也凝重起来。 

    “但是,坏消息。”淡岛放下高脚杯,叹息着拍了拍出云的肩膀,“理论上说,赤王是不能回来的。”

     “什……为什么?”出云的心一下子又沉重起来,他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

     “赤王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时空是已死之人,说难听点,他只是运气好,在心脏被刺穿的那个瞬间穿越了,他在这里,已经死了。……他活在那个未知时空里的几率是百分之五十,但是,即使他活着,他一旦回来,肉体和灵魂都会灰飞烟灭。”

     “……所以,尊只能永远活在那个未知的时空?”

      草薙努力消化着淡岛的话,神色黯淡了下去。淡岛见他这副神色,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安慰安慰眼前失落的金发男人,草薙就笑着抬头:  

   “但,至少他还活着。这比什么都重要。”墨镜背后的双眼弯了弯,“不论他在哪,他永远是我们最好的王。”

 

    面前的男人迅速振作起来,淡岛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欣赏。她一口气喝掉剩下的红豆马丁尼,一边整理着裙子一边起身,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多谢款待,我就先回s4了。” 

    “慢走,亲爱的女士。”

     铃铛的声音撞击门板,回荡。 

——————还是窝哟———————— 

    “呼……宗像……”

          宗像礼司的大腿上,睡得无比香甜的红毛狮在落日的余晖下满满转醒,看到上方人精致的脸,某人恶意地磨【哼让你再吞】蹭着自家娘娘敏【哼让你再吞】感的大腿【哼让你再吞】内侧,满意地感觉到宗像的身体不可抑制地抖了一下。

     “唔……醒了就快起来!”

         礼妃娘娘皱了皱好看的眉,继而什么高【哼让你再吞】热的东西滑【哼让你再吞】进腰间。

     “呵……”

     周防无视了自家娘娘犀利的眼刀,继续恬不知耻地揩【哼让你再吞】油。 

    “……阁下真是……唔【哼让你再吞】嗯!”

     宗像正欲起身,在自己腰间不安分摩【哼让你再吞】挲的手突然猛地一揉【哼让你再吞】捏,成功地让礼妃娘娘重新瘫软回座椅上。

     “周!防!尊!”

     始作俑者低笑一声,双手死死圈住了宗像纤细柔韧的腰肢,将脸埋进散发着茶香的水蓝色衣衫里。

     唉……

     宗像礼司无奈地叹息一声,默许了大腿上这只大型猫科动物的撒娇行为。

     周防看不见,上方的人微微眯起的紫色丹凤眼,眼神里有些许的歉疚。 

    夕阳温温吞吞地沉下地平线,暮色开始降临。侍女们点亮了宫里的灯烛,一时间整个宫中覆着一层暖黄色。

     “陛下,该用膳了。”

     内侍尖细的声音小心翼翼地传来,被打扰的红毛狮一脸不爽地“哦”了一声,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等等。” 

    “陛下有何吩咐?”

     “不去吃了,朕要吃礼妃做的饭。”

     “哈?!”

     被点名的人惊讶地扶了扶眼镜。

     “可现在天色已晚,礼妃娘娘也没……”

     “没事,他乐意现在做。你把这堆奏折搬回去。”

     “……是。”

     内侍犹豫了一会,上前抱了奏折,退出了内殿。 

    “呵,走吧爱妃,朕要亲自看你做饭。”

     皇上看了看呆立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的娘娘,心情不错地轻笑。 

    “……” 

————————TBC———————— 

感谢食用(๑•̀ㅂ•́)و✧ 

蟹蟹追文的小天使们么么哒(´・ω・`)

 
评论(2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