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眼镜拟人梗★

#又名腐女的胜利/眼镜成精了肿么破/抽疯的石板/被出卖的室长/中二是病得治/云云

    清晨。

    蓝发的男人迷迷糊糊睁开深紫色的眼睛,手臂穿过身旁空荡荡的床铺,修长的十指摸索着自己的眼镜。

    ……嗯?

    并没有摸到昨晚放在床头柜上的眼镜,蓝发男人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闷闷的疑问,不太情愿地爬起来,精致的面容凑近床头。

    床头柜上一支笔,几张文件,一管某人放的草莓味xx,没了。

    眼镜呢?

    宗像礼司坐回床上,试图重启自己,回忆昨晚眼镜的去向。

    昨晚……野蛮人要照顾发烧的安娜没回家……自己简单解决晚饭……洗澡……批文件……拼拼图……喝茶……睡前摘眼镜放在床头……

    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

    宗像礼司迷茫地看着视线内的一片模糊,突然,一个干净清脆的女声传来。

    “您在找我吗?”

    ?!

    回头,意外地发现一个铁灰色发的少女,正裹着自己的外套,嘴里叼着自己昨天做的抹茶团子。

    “请问您……”

    “我是您的眼镜啊主人!”少女一口吞下抹茶团子,蹦跶到宗像面前,淡灰色的眸亮闪闪的,“今天一早就变成人了呢。”

    “……”

    大脑当机重启中…

    被一个清纯(?)美少女叫做“主人”,好像哪里不对又好像没什么不对的样子。原来眼镜变成人了吗……

    “我回来了……宗像我好困……”

    宗像礼司正沉思着,客厅传来开门的声音,一夜没睡的红毛狮没有一点点防备地走进卧室,没有一点点防备地走到床边,然后没有一点点防备地看到了眼前的景象。

    一个只裹着外套还是自己媳妇的外套的少女在自己的床上树袋熊一样抱住刚刚睡醒的自家媳妇,眼神亮闪闪的看着宗像就差亲一口了。

    !!!!!!

    这女的谁?!

    周防的睡意一下子全跑了,鎏金色的眸子半眯着,露出危险的神色。

    宗像礼司还没从眼镜成精的惊吓中缓过来,就这么任由眼镜抱着自己。

   周防快步上前,不顾少女挣扎伸手就把她拎起来扔到一边,宣布主权一般捞过自家媳妇就是一个深吻。

    被扔到一旁的少女看到面前的场景,突然大声的尖叫起来:“虽然天天看主人被又亲又抱又【哔】的,但是用人的视角再看果然啊啊啊!!!腐女之血沸腾吧!!”

    啥?

    正唇☆齿交☆缠的两人听到如此中二的发言不约而同地停下动作。

   “啊啊啊不用管我主人你们继续继续……让我拍张照不不不还是录像等等主人你们就算现场【哔】我也不介意的……”

 

    眼镜激动得说话语无伦次,眼睛里一闪一闪着绿幽幽的腐女之光。

    “……”

    ——————十分钟后——————

    “明白了。”

    穿戴整齐的宗像礼司放下终端,面无表情地看看揉脑门的周防和终于冷静下来的眼镜,“白银之王说,这是石板抽疯引起的。”

    “……哦”某防继续揉脑门。

    “呐呐主人!好不容易变成了人带我出去玩好不好?”

    眼镜兴奋地看着宗像。

    宗像礼司冷静地推推备用眼镜,看向周防。

    “随便,要去就去……喂,放开他。”

    红毛狮死死地拽住一听可以出去又要抱自家媳妇的眼镜,一脸“烦死了”。

    接下来的一天……

    游乐场公园冰淇淋店玩具店游戏城电子市场菜市场团子店自动售贩机书店小吃街医院妇产科街道办事处大大小小的地方,异常兴奋的眼镜拽着两人挨个逛了一圈,最后还怂恿尊礼二人玩pocky game并且十分机智地代表按头小分队在pocky要吃尽时一把摁了自家主人的头将其送给了红毛狮。

  

    傍晚,筋疲力尽的二人回到家突然发现眼镜不见了。宗像翻了翻衣兜,里面躺着一副眼镜。

    当天晚上,当红毛狮将出浴的室长美人扑倒时,不顾美人的反对,将床头那副包括备用眼镜全都扔出了卧室。

    原因不明。

————————FIN————————

突如其来的深井冰脑洞( •̀∀•́ )

感谢食用【鞠躬】( ´▽` )

 
评论(17)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