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听说赤王家的媳妇儿今天任性了呢!| ू•ૅω•́)

   宗像礼司生病了。


   重度繁忙的工作已经让他连续一周没有合过眼,饶是以他身为青王的体质,也终于倒下了。


   周防接到淡岛让他接宗像回去休息的电话后,第一时间赶到S4,炸开了室长办公室的墙,就看到宗像安静地躺在柔软的沙发上。


    “啧……没事吧宗像?”周防尊皱了皱眉,上前,伸手隔着柔顺的深蓝色发丝摸了摸沙发上人的额头。


    “您觉得我看上去像是没事吗?”宗像伸手轻拨开贴在自己额头上的手,笑道。这个笑容中糅杂着被高傲主人强行藏起的疲惫。周防看得出来。


    周防反握住宗像冰凉苍白的手:“几天没睡了?”


    宗像艰难地扯扯唇角,露出一个浅笑:“哦呀……让我想想……好像有一周了吧。”


    “呵,为了那堆破文件?”鎏金色的眸里透出极力抑制的怒火,周防加大攥着宗像礼司手的力度“你现在满意了吗?”


    “……”宗像被周防突如其来的一质问弄得愣了愣神,纤长的睫羽轻颤,随即安静地闭上无神的紫罗兰色眼睛,“十分抱歉。”


    周防不由分说,一把捞起没反应过来的人,抱着他从炸开的缺口跳下。


    呼……好暖和……


    发冷的身体接触到温暖的怀抱,宗像昏昏沉沉之中,下意识地将头靠在周防的胸前,还轻轻地蹭了蹭。


    看到怀中人如此孩子气的举动,周防的闷气了大半,鎏金的眸里的目光慢慢被无奈的宠溺填满。


    你这家伙, 我绝对是上辈子欠你的。


    周防加快赶回HOMRA的速度。五分钟后,周防抱着宗像从二楼的窗户直接跳了自己住的房间。


    周防将宗像架在自己的肩上,替他脱下制服和长靴,难得轻柔地将他放到床上,盖好被子。


    然后……


    周防尊承认自己的确不会照顾人,然后应该是喂他吃药了吧?可是该吃什么药……这个?还是这个?


    生活自理九级残废的红毛狮一手拿着 胃 药   ,一手拿着枇杷膏犹豫着。


    “……阁下还是给我倒杯水……”


    不知何时醒来的宗像看着红毛狮手里的东西,轻叹了一口气。


    周防扔下药去烧水。


    宗像礼司看着周防急急忙忙的身影,唇角染上一丝狡黠的笑意,玩心大起。



    “周防,帮我拿个枕头来……阁下的床太硬了……”


    “……哦”


    “周防,我饿了……”


    红毛狮放下枕头噔噔噔地跑到一楼的厨房想着弄点鱼片粥。


    “周防,水好了没?”


    “快了……”

    周防尊一手掀开水壶盖子,一手拿着长柄勺搅动着火上咕噜咕噜冒泡的粥,往二楼回应了一声。


    “周防,有衣服么,好冷……”


    “阁下属乌龟的吗?水呢?”


    “您蠢的吗?刚烧开的水就让人喝?我要温的。”


    “唔……阁下的手艺还不错呢,不过粥有点稠了……不过为了不浪费食物请阁下再帮我盛一碗。”




    跑上跑下跑前跑后的周防快累趴了,额角布满细细的汗珠,濡湿了赤色的发。


    看到红毛狮狼狈的样子,女王大人终于停止发话,窝在被子里一口口喝着温度刚刚好的鱼片粥,唇角愈发上扬。


    “我说……宗像你是故意的吧……”


    瘫倒在宗像身边的周防,看到女王大人在鱼片粥的热气后笑得像只偷腥的猫儿一般的脸容,有气无力,又无可奈何地抱怨道。


    “嗯?您有什么意见么?在下可是病患呢。”


    宗像礼司喝完最后一口鱼片粥,优雅地扯过纸巾抹了抹嘴角,一脸无辜纯良。


    “……没”


    红毛狮无奈又带着宠溺地看着床上坐得笔直端正的宗像礼司,心里默默叹息。


    啊啊,果然是上辈子欠了这家伙吧。


    “那么……”女王大人又发话了,“请阁下靠过来,我冷了。”


    周防尊往后捋了捋自己的赤发,翻身上床,将裹在被子里的人圈进怀里,并排躺下,唇角无奈的笑意:


    “遵命。”


————————fin——————————

之前松花蛋君给的【任性室长】的脑洞,拖了好久_(:з」∠)_


挺久之前就写好了复习完好累摸鱼修了修发上来x求不嫌(~ ̄△ ̄)~


感谢食用(。・ω・。)ノ♡【鞠躬】


还有……lofter怎么艾特人哇qwq求赐教qwq


 
评论(23)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