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礼妃「番外」: 论喝药的正确方式

#说好哒番外x

#礼司又生病了_(:з」∠)_【除了生病能不能写点别的啊!】

#深井冰ooc依旧

#谨此表达作者对喝中药的怨念눈_눈




    一向体质强悍从未生过病的礼妃娘娘一不留神染了风寒。


    “阿嚏!”


    被皇上裹成一只团子只露出脑袋的宗像礼司低低地打了个喷嚏,被抱着被子的陛下听了个正着。


    皇上毫不犹豫地把手里的被子扔了过去,迅速在原本就鼓鼓囊囊的团子外边又裹了一层。然后往后退了退,满意地看着又圆了一圈的爱妃团子。


    有种说不出的喜感。


    陛下无视自家娘娘的眼刀,伸出温暖的手掌揉了揉床上那只爱妃团子的脑袋,转身离开寝宫去煎药。


    宗像礼司不满地瞪了眼自家陛下离去的背影,兀自叹了口气。


     昨夜被红毛狮扑倒懒得反抗就是个错误,被折腾到半夜懒得穿好衣服是个错误,只披着单衣下床沐浴更是个错误。


    正想着,一股刺鼻的药味从门口传来。


    礼妃娘娘皱了皱秀气的眉头,一侧头看见周防尊端着一碗氤氲着热气的棕黑色不明液体,同样也因为液体散发出来的刺鼻气味而皱着眉头,走进寝宫。


    “药好了。”


    红毛狮搬了块凳子在床旁坐下,用瓷勺搅了搅银碗里冒着热气的药液,递到一脸“这是什么鬼?红豆泥汤吗?”的自家娘娘面前。


    “中药…吗?”


    礼妃娘娘依稀记得他在某本医学书里看过关于中/国博大精深的中医文化的简介。


    “嗯。这东西看上去好难喝。”


    皇上皱了皱眉,看向一脸“我宁愿吃淡岛君的红豆泥也不要喝这个”的自家娘娘,叹息一声:“喝了吧,煎药的太医说什么‘良药苦口利于病’,听上去挺靠谱的。”


    礼妃娘娘将信将疑地接过银碗,将淡色的唇凑到碗沿处,浅浅地抿了一口。


    半晌。


    好苦。舌尖的苦味还没散去,一股苦咸的气味又充斥了口腔,液体到了喉咙口,居然又开始发涩,从喉咙一直到食道,苦咸涩三味杂陈,简直了。


    周防看到床上人精致的五官开始扭曲,眉头皱的程度可以夹死一只蚂蚁。


    “噗。”


    吐了出来。


    “给我水。”


    礼妃娘娘艰难地开口。


    “啊……还在烧。”


    宗像一把抓住自家陛下的脑袋,猛地吻上去,将药液残留的苦涩气味全渡到红毛狮的口腔里。


    “……啧。”


    比淡岛那女人的红豆泥还可怕啊。


    红毛狮感受了下口腔里的味道,想。


    “不喝了。我的体质不用喝药。”


    连敬语都没了,看来杀伤力够大啊。但是,药还是要喝的。


    “宗像。”


    “是?”


    “忍忍。”


    “嗯?……唔!”


    周防一口气将药液全含进嘴里,强忍住口腔里的味觉冲击,突然吻上自家娘娘的唇。撬开唇★齿,强迫面前的人全部喝下。


    咽下药液后,两人又纠缠了一会,才分开双唇。


    “怎么样?不苦了吧?”


    红毛狮轻佻地一笑。

    

    三秒钟后。


    “砰!”


    礼妃娘娘面无表情地松开周防赤色的脑袋。


    哼。


    “这种方式喝药,的确没那么难喝”这种话,本宫怎么可能告诉你。


————————fin————————

感谢食用(๑¯ω¯๑)【鞠躬】

最后,中药真的超级难喝哇눈_눈【幽怨地】


 
评论(1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