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礼妃快回朕的龙床上呆着7

#阔别已久的更新orz

#从头看了一遍感觉有点水剧情的嫌疑so接下来加快节奏(๑•̀ㅂ•́)و✧

#深井冰ooc依旧(ฅ>ω<*ฅ)

#虐虐更健康表打脸【捂脸】

ok?




——撒,一狗!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拔刀撞头公务员兼职无压力附带腹黑抖s天然呆属性工作分心拼图喝茶两不误自家媳妇咋这么优秀呢ˉ﹃ˉ#

    

    万般无奈的礼妃娘娘挽起衣袖,露出一截白皙纤细的手臂和红毛狮来到御膳房,十分自然地系上素白的围裙,修长的十指熟练地打了一个标准的蝴蝶结。

    “宗像,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贤惠?”

    红毛狮懒洋洋地趴在灶台旁,十分闲适地半敛着眸,鎏金色的眸倒映出菜刀在修长左手下切菜的动作。原本执剑的手操起菜刀来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异感觉。

    “请阁下不要用形容女子的词语来形容在下这个男性。”

    正在切菜的人看都不看他一眼,腾出一只手拢了拢过长的鬓角,继续将葱切成碎碎细末的动作。

    莫约半个钟头,在红毛狮无休止地骚扰下,一顿晚饭总算是磕磕绊绊地做好了。

    “下次阁下再在我做饭时解在下的围裙……”宗像礼司用左手将菜刀挽了个漂亮的刀花,眯起紫色的眼睛跃跃欲试地朝红毛狮的下方某部位比划,“听说过宫刑么周防。”

    端菜上桌的红毛狮不屑地“嘁”了一声:“那你就试试,我不能保证在你宫什么的时候先用这个让你哭出来。”

    “哼。”

    “呵。”

    坐下,吃饭,却是长久地沉默。

    红毛狮隐隐觉得不太对劲,平时都是话唠的宗像balabala说个不停,今天,他却只安静地夹菜,连自己难得吃青菜也不予吐槽。

    周防尊停下筷子,看了看沉默的宗像。

    “怎么了?饭菜不好吃吗?”

    接收到对方灼热锋利目光的宗像礼司故作镇定地将一口青菜送进嘴里,避开目光咀嚼着。

    “……没有”

    没找到破绽的周防只好继续埋头吃饭,吞咽下一口,又抬起头,语气很认真。

    “很好吃。”

    “是么。”

    宗像礼司微微一笑,放下碗筷起身,“我去拿点酒。”

     “嗯。”

    奇怪,今天敬语也用得特别少啊。

    周防心不在焉地咀嚼着,看向宗像礼司离开的方向。

——————————————————

    “酒来了。”

    穿着深蓝色衣袍的人手里拿着一只银质的酒壶,右手握着两只相同材质的酒杯,信步而来。

    吃饱了的红毛狮抹了抹嘴角,换了一个颓废的坐姿接过宗像递过斟满的酒杯。

    杯沿凑近嘴唇,鼻尖一股桂花的香气。

    “是桂花酿哦。”

    宗像礼司优雅地抿了一口酒,紫色的眼睛微微眯起,透出模糊的笑意。

    “啊。”

    周防眯着金色的眸,鼻尖凑近嗅了嗅。

    宗像礼司握着酒杯的手紧了紧。

    赤发的男人仰脖一饮而尽。

    啧……没有turkey带劲啊……

    他回味着,砸砸嘴想。看向对面的蓝发男人。感受到他的视线,宗像礼司露出一个模糊的笑容。

    模糊的。

    模糊地。



    然后,周防失去了意识。


    看着趴在桌上不省人事的人,宗像礼司似是松了口气,面无表情地架起周防,将他放到龙床上,轻柔地盖上丝绒薄被。

    尔后,他转身离开。

    在踏出殿门之前,宗像回头,轻柔地最后看了一眼在床上昏睡的周防。

    紫眸之中目光如水,倾尽三千温柔。

    似乎要将赤发男人的模样深深地烙印镌刻在自己的脑海里,永不遗忘。

    许久,他终是收回目光,迈步走出殿门。

    没有再回头。

⇔⇔⇔⇔⇔⇔⇔时空分割线⇔⇔⇔⇔⇔⇔⇔⇔⇔

    学园岛一角,一阵蓝光闪现。消失了数天的青之王宗像礼司随着白光出现在雪地上。随着他的出现,其头顶灰白的苍穹逐渐显现出一柄青蓝色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哦呀,一切,回归正轨。

    宗像礼司听着越来越近的Scepter 4出勤警铃,露出一抹复杂的笑意。

————————TBC————————

感谢食用【鞠躬】

虐并非窝本意所以要相信窝啊x【顶锅盖】

看窝纯洁善良的笑容【gun】

 
评论(2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