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从前

#前半是喜闻乐见的同级生梗,后半原著向,略改动

#OOC有 短篇短打

#这是一包

#窝在学校还兢兢业业地码字快夸夸窝XD

背景乐【Be as one   {w-inds}】


以上——OK?







撒,一狗!







    清晨的教室,晨光微醺,横冲直撞地泼进教室,暖橘色碎了一地。

    这么美好的氛围,喝喝茶拼拼图多好,真不该浪费给身边这个红毛杀马特混账。

    还是个不交作业的混账。

    “嘭!”

    宗像礼司一边十分熟练地将身边的红毛脑袋砸进墙里,一边皱着眉头开口,“您的作业呢?周防同学。”

    “……什么?”

    红毛脑袋费力地从身边少年的手中挣脱,鎏金色的眼睛半睁不睁,眼看又要睡死过去。

    “作!业!”

    “嘭!”

    又是一个坑。

    而红毛少年只是不情愿地转醒,面无表情地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门。

    啊,出云主任,维修费就拜托你了。


●●

    依旧是一个美好的清晨。

  “会长会长!”门外传来一个少女纤细的喊声。

    沐浴着美好晨光正要例行撞头的蓝发少年愣了愣,走出教室。

    习惯了每天被撞醒的周防,慢悠悠地醒来,却发现从来呆在座位上认认真真拼图喝茶早读的同桌不见了踪影。

    教室门口露出一截深蓝色的鬓发。

    他起身。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和泉屋君?”

    教室外,宗像礼司冲紧张地绞着手指的少女微微一笑。

    少女看看自己仰慕已久的会长大人,狠狠地咬了下唇,将手上攥出褶皱的粉红色信封双手递给宗像礼司。

    “这、这个,请宗像君收下!”


    红毛少年慢吞吞地踱到教室门口。

    涨红了脸的少女,以及粉红色的信封。周防虽然没被表白过,但他曾无数次看见教导处的出云主任收到这种信。为此还被数学教研组的组长淡岛世理喂过一整天的红豆泥。周防很快反应过来,自己的学霸同桌被告白了。

    心里一阵无名之火。

    他不假思索地伸手。


    蓝发的少年一边保持着优雅有礼的微笑,一边思考着如何委婉地回绝少女。蓦地,手腕忽然被紧紧地握住。

    他侧头,红毛同桌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身后,鎏金色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和泉屋手中的信封。

    “拒绝。”

    赤发少年上前一步,挡在了少女和少年的中间,微微扬着头,神情像是一只猎物被别人染指,高傲地宣布主权的狮子,

    “你可以走了。”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宗像君和周防君是……十分对不起!”

    少女神情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在宗像礼司愕然的目光中一边道歉一边狂奔着离开。


    

●●●

    “阁下的行为十分失礼知道么?”蓝发少年神情不悦地甩开被握得发红的手腕,眉头微皱,“这是青春期的正常现象,请委婉地回绝否则……”

    陷入沉思的赤发少年不耐烦地打断。

    “闭嘴,好烦。”

    “哼。”

    被嫌弃啰嗦的某人冷哼一声别开头,“野蛮人就是野蛮人……难怪没人喜欢你。看阁下的样子肯定也没有喜欢的人吧。”

    周防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像是得到了某件事情的答案。他伸手扳正少年的身体,邪气地弯唇一笑:

    “给我把‘没’字去了。”

    说罢,扣紧面前人的下巴,将唇凑了上去。


●●●●

    “嘭!”

    又是一个被撞醒的早晨。

    只是这次周防头也不抬地拽住宗像礼司的手腕,强迫人坐下,尔后堂而皇之地枕着蓝发少年的大腿,继续浅眠。

    会长大人几次挣扎无果后,只好默许了这种行为。

    十分钟后。

    “阁下起来!上课了!”

    “zzzzz……”

    “对……对不起淡岛老师……”

    “……没事,就这样上课吧。”

     淡岛世理露出一个意会的笑容,无视了宗像求助的眼神。

     看来只有自己解决了啊。

    “嘭!”


    周防悠悠地转醒,毫无形象地蹭了蹭脸上的口水印。

    果然自己是脑子进红豆泥了才会答应和周防在一起的吧。

    蓝发少年面无表情地想。



    再次听到周防的消息是高中毕业数年之后。

    他去出云说的酒吧见他。

    看见他的时候,一个浅金色头发的少年正对他兴奋地说着些什么。


    “好久不见,宗像。”

    周防看见自己,喝了口酒,语气还是那么一如既往地慵懒欠揍。

    宗像没说话,只是在他对面坐下,点了一杯和他一样的Turkey。

    ”宗像。"

    周防忽然将手伸到他的面前。

    赤色高温的火焰,在他的掌心里燃烧,扭曲了周围的空气。

    他凑近他的耳边呢喃。

     ”做我的族人吧。“

    

    面前赤炎狂肆,自己的镜片慢慢蒙上一层水雾。

    ”拒绝。“

    宗像礼司的语气坚决而缓慢,像极了高中时候周防帮他拒绝表白的语气。

    周防收回火焰,镜片上的水雾慢慢褪去。

    神情有点像一只落寞的狮子。


    宗像礼司早就听说了,关于王权,以及周防继承了赤之王的消息。他不是没想过,成为周防的族人。但当他看到他在释放王之力的时候,身上被火焰灼烧出狰狞可怖的伤口时,宗像找到了国常路大觉。


    “成为青王,压制他。这是唯一的办法。“



    ”周防。“宗像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酒,”活着,答应我。”

    ”啊。“周防看着面前白皙精致的人,苦笑一声。

    果然,还是什么都瞒不过他。

    蓝发的青年安静地喝完杯子里的酒,起身向门口走去。推门之前,他回头:”至少为了我,爱惜爱惜自己的生命吧。“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约定,也是最后一个约定。

○○

    之后,成为青之王,压制周防,一切都在宗像礼司的计划之中。

    但他还是不安,王之力正在一点点蚕食着周防的生命,他能做的,只能是延缓蚕食的速度,却不能制止它。

    直到那天,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周防有史以来最疯狂的一次暴走,已经烧伤了许多无辜的路人。


    他奋不顾身地闯进火海之中,周防血红着眼睛,火焰从他身上不断地涌出。

    ”周防!住手!“

    宗像抽出天狼,释放出圣域。

    红蓝交错,赤炎与刀刃,碰撞花火。

    这次,宗像几乎用尽了全部力气,才让周防冷静下来。


    脱力的赤发男人,疲乏地抱住自己,语气里多了一丝安心和一丝疲惫。

    ”宗像。“

    ”嗯?“

    ”十束,就是上次见面时侯那只烦死人的金毛犬一样的那个。“

    ”哦呀,想起来了。“

    周防抵着宗像微凉的额头,疲惫地闭上眼睛。

    ”他死了。你应该知道了吧。“

    半晌,周防放开自己。

    ”这次,你别插手。我要亲自把那个叫无色的混球找出来。“

    ”这是我自己的事。“

    ”啧。“

    赤发男人不悦地堵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像从前那样。


○○○

    宗像礼司一直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自己办不到的。

    一直到他握着天狼洞穿周防胸口的那一刻。

    血色的红莲染红了周防尊的白衬衫,温热了自己冰凉的双手。


    ”抱歉,食言了。“


    男人趴在自己肩头,语气里却满是轻松。

    宗像润了润喉咙,声音干涩地开口:


    ”混蛋周防,给我听好了,ai……“


    男人已无力地从他肩头滑落。

    已来不及让他听见这句话了。


    あなたのことが好きです


    宗像抱紧了周防的身体,一阵恍惚,半跪在了雪地里。

    一阵从未有过的疲惫感从内心的某一点,冰冷刺骨地扩散至全身。


    淡岛带领S4赶到现场的时候,眼前的画面让她不忍上前。

    蓝发的男人跪在雪地里,膝上枕着赤发男人冰冷的尸体。


    像极了从前。

    只不过,物是人非。

——————FINISH——————

写前半部分的时候打算写糖,但是……

【顶锅盖】老是吃糖会蛀牙的啦!

所以窝就乐颠颠地来撒盐了orz

依旧渣文笔求不打,修了好几遍还是没写出双王相爱相杀的味道orz

感谢食用www【顶锅盖跑】

 
评论(1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