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黄/副板车】教官你不懂爱,掀我豆腐块╰(‵□′)╯

#和蠢翅哒那篇双花是一个系列的嗯

#bug满天飞因为窝没有寄宿军训过_(:з」∠)_

#教官峰×学生濑

#文笔渣且作者有病  慎入xxx

#小绿间真心好闺蜜( •̀∀•́ )

以上——ok?


撒,一狗!

    “好了,解散!”

    “啊啊啊啊啊啊!!!!”

    一群穿着军装的学生听到黑皮教官宛如天籁的声音,赶投胎似的向宿舍狂奔而去,人群所过之处飞起一大片混合着汗水气味的灰尘。

    学生宿舍,831。

    “啊啊啊累死了……”

    金发少年直挺挺地倒在床铺上,墨绿色的军训服湿得能拧出汗水来。

    “黄濑,给我把衣服换好再躺下。”

    正在整理床铺的绿间回过头,看着黄濑被汗水染湿的床单,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之情。

    “知道了知道了。”

    黄濑嘟嚷着,挣扎着翻了个身,把脸埋进乱七八糟的军被里,只露出一团翘得乱七八糟的金毛。

    “你……”

    “小真!”

    绿间刚要开口,嘭地一声,宿舍的门被重重地推开,高尾和成灿烂的八颗牙齿笑容蓦地出现在门口。

     “食堂有你喜欢的小豆汤欸!走走走去晚了就没了……”

    一米九五的绿间被一米七六的高尾拖走前,好心地提醒赖在床上躺尸一般一动不动的黄濑: “再不把被子叠好,等会教官来抽查你就准备再五百个深蹲吧。”

    黄濑装作没听见。

    脸埋进被子里不知多久了,一丝困倦温温吞吞地涌上来。黄濑不情不愿地起身,打算去浴室冲个澡换衣服然后舒舒服服地睡个觉。

    金发少年修长的十指抓住被子,慢慢地,慢慢地,掀开……嗯?眼前怎么是黑的?我不是把被子掀开了吗?

    黄濑不明所以地揉了揉模糊的眼睛。

    口意!卧槽!视野里黑漆漆的怎么还有团白的?【小青峰的眼睛xxx】还是两个?

    “呜啊啊啊啊有鬼!!!”

    黄濑猛地炸起来,头正好撞到上铺的床板上,发出一声巨响,听声音青峰都觉得疼。

    不对白天哪里会有鬼。

    抱着脑袋痛得龇牙咧嘴的黄濑冷静下来,总算是看清楚来人,捂着脑袋上的包咬牙切齿。

    “痛痛痛……小青峰你吓死人了啦!”

    “嘁,明明是你蠢。”

    黑皮教官不屑道,抱着双臂。

    “进来都不敲门的嘛!万一我在换衣服呢!?  昂?!”

    “无所谓,反正你全身都被我看过了。”

    卧槽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青峰翻了个白眼,看着黄濑词穷的憋屈样子有点小得意。尔后他看着床铺上那坨惨不忍睹的被子,皱着眉头指了指:

    “那是什么东西……被子?!卧槽你能把被子叠成这样也是上天了!……被子叠好,豆腐块!要标准的!叠不好不许吃饭。”

    “欸小青峰干嘛这么较真啦……╭( ̄▽ ̄)╮反正晚上睡觉都要铺开叠不叠没所谓啦对不对……”

    金毛见势不对赶紧笑得灿烂,一双蜜色的眼睛里blingbling闪着无数颗星星。

    “或者小青峰帮我叠也可以啊嘿嘿嘿……(等等,你说‘嘿嘿嘿’?啊拉费玉污是谁我不认识……)”

    “叫教官!还有叠不好今晚就把你嘿嘿嘿了听见没有?”

    “不要啊我明天还有训练……好好好啦!明、明白!”

    黄濑撇撇嘴,双手撑起了被子。于是……

    

    【第一次】

    “这什麽鬼!重来!”

    我掀!

    “啊啊啊教官……QAQ”

    【第二次】

    “这是……粽子?重来!”

    我掀!

    “口意!我我我……QAQ”

    【第三次】

    “我决定了蠢黄,几次叠不好晚上就【哔】几次。……重来!这是团子!”

    我再掀!

    “卧槽口工峰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啊啊啊!!”

    【第四次】

    “好的一夜四次……”

 

    我还掀!

    “……QAQ”

    【第…次】

    “算了我帮你叠……一夜【…】次也够了嗯。”

    “小青峰我不爱你了……T^T”

    “嗯,晚上我会让你重新爱上我。”

    青峰无比熟练地叠好豆腐块,冲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金毛笑得无比畅快。

    

    晚上,由于种种不为人知的原因,831室的黄濑睡在了教官宿舍里,彻夜未归嗯。

    而且,据可靠消息,第二天,他请假了。

    绿间追问扶着腰的金毛缘由时,只见黄濑露出悲凉的神色,曰:“教官你不懂爱,掀我豆腐块!”,就被黑皮教官扛麻袋一样扛回了教官宿舍,留下在风中凌乱的翠翠,若有所思。

————————FINISH————————

好久没写青黄惹大概会有点OOC求不打w

感谢食用( •̀∀•́ )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