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礼妃快回朕的龙床上呆着8

#久违的更新orz

#深井冰大写加粗OOC OOC OOC 慎入́

#接下来有原著剧情嗯,但会有点改动

#好了不废话了ヽ(・ω・`)ノ=з=з=з



ok的话就GO→





    寝宫。

 

    龙床上的人渐渐地转醒,一双鎏金色的眸在黑暗中格外明亮。


    周防侧头看了看枕边,不出他所料,是空的。他应该还没离开多久,另一半的丝绒薄被上,甚至还残存着一缕淡淡的茶香。


    啊,果然。


    掀开被子坐起身,一旁的内侍连忙点了灯,垂首看着面无表情的皇上坐到了刚刚喝酒的檀木桌前。

    

    昏黄的烛火笼罩着檀木桌上的酒碟,属于自己的那个酒杯里还残存着些许酒液,透明的液体反射摇曳的烛光,刺眼得很。


    就这么静静地呆坐了许久,周防才开口,声音干涩地对身后的内侍说了一句,扔了。


    “……是。”


——————————————————


    “室长!您……”


    “让你担心了淡岛君,我没事。”


    宗像礼司看着一脸担心的淡岛,挑起嘴角露出一个安抚般的笑容。


    “啧室长,您的衣服……”


    一旁打量了上司奇特穿着许久的伏见,略微松了口气,继而十分好奇地扯了扯宗像纯白色的薄衣袍,“这是什么?”


    “对啊这是什么衣服布料真好可以拿去给电脑主机当尘盖……”by榎本


    “欸难道是古代的武士服么?”by道明寺


    “怎么可能!武士服哪里这么娘气!”by日高晓


    看到自家王安然无恙,青组小天使们一直以来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了,问题儿童四人组又恢复往日的作死模式。


    “……”


    我该怎么告诉他们……说“因为我当了周防的妃子所以穿了这身男!宠!装!”?!


    周防……


    宗像室长保持着完美弧度的唇角略微僵了僵。他选择回避这个问题而重点追究一下另一个问题:


    “日高君,你刚刚说什么?”


    “呃,武士服没这么娘气……啊不秀气!”日高看见上司露出愉悦无比的灿烂笑容,连忙改口,他可不想被赏赐连着两个星期的加班,括弧无偿外加红豆泥括弧完毕。


    “哦呀,看来这周的加班……”宗像礼司笑得愈发瘆人,日高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蠢日高说点好的啊喂!”


    布施在日高身后压低声音好心提醒着。


    “啊啊虽然娘但是这身衣服很适合室长!”慌了神的日高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身后的布施大辉痛心疾首地捂住了脸。

  

    “……日高君,这一个月的加班就交给你了,我想日高君不会在意这一点点加班费吧?作为补偿,我会让淡岛君按时给你送红豆泥当宵夜,如何?”深蓝发的男人拂了拂柔顺的鬓角,露出一个完美的恶魔微笑。


    日高的表情精彩纷呈。


    看到下属精彩的表情,宗像礼司的心情缓和了不少,接过淡岛递过的备用外套往肩上一披,步履从容地上了出勤车。在那之前,他几乎微不可查地侧头,深深地看了一眼他之前站着的地方,尔后坚定地关上了车门。


    周防从自己生活中抽离,他还是要继续往前走的。这似乎有点残忍,却又合乎情理,不是么?


    ——————三天后———————


    “室长。”


    今天的上司也在光明正大地摸鱼呢。


    即使两天前被灰王重伤。


    淡岛世理抱着一叠文件推开室长办公室的门,不出所料地看到上司捏着拼图一本正经摸鱼的场景,并没有战败的颓废,心里松了口气。“这是今天会议要用的文件。”


    “嗯,放着吧。”


    宗像礼司把玩着手里纯白色的拼图碎片,突然抬起头来问淡岛,“对了淡岛君,你说是白色好看还是红色好看?”一边说着,一边低头看了看桌面上未完成的那副纯白地狱。


    woc上司上班期间摸鱼还一脸无辜地问我这个鱼摸得怎么样我该肿么破在线等!


    “白色相对于红色来说的话,还是红色比较喜庆但……”


    “好的淡岛君我知道了你可以去忙了。”


    像是得到想要的答案,宗像迫不及待地打断了自家二把手的话,十指一动,一片碎片“啪”地扣在桌面上拼图的空缺处,严丝合缝,动作干脆利落。


    淡岛郁闷地应了一声正准备退下,目光无意中掠过宗像礼司眼镜背后那片淡淡的青黑色,又上前微微躬身提醒道:“室长您请注意休息,晚上不要熬夜。”


    “多谢关心。”


    门关上时金属扣上的清脆声,和拼图扣下的“啪”的声音,有些寂寞地回荡在室内,被微凉的风一路裹挟消散在暖橘色的夕阳中。


    要适应,只有一个人的房间,床上只有一个人的呼吸,被窝里只有一个人的温度。……等等,怎么想都像即将独自睡觉的幼稚园小朋友啊。


    宗像礼司哑然失笑。


    亮紫色的眸倒映出窗外楼下人们下班回家时匆忙但幸福的身影,期间不乏几对并肩说笑的情侣。紫色的眸有些黯淡。


       时间是无情的,它不会为了谁,亦或者某件事改变而停止转动,即使在时空的另一边也有条不紊地转动着。周防尊的皇帝生活还在继续,另一边,宗像礼司也过着普通又不普通的日子。他们离开了对方,日常还是日常,只不过各自从对方的世界里抽离,不再过问,仅此而已。


    次日,淡岛推开室长办公室,看到桌上的东西,毫不犹豫地返身“嘭”地关门离开,再推门而入。


    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嗯。


    再次推门之前,淡岛是这么想的。


    事实证明,她的打开方式没有错误,上司桌上那副纯白地狱,也安安静静地躺着,宗像礼司也一如既往地在摸鱼拼图。


    不对,准确地说,是“纯红地狱”。


    ……她的上司……把那副纯白地狱……染成了……红色……红色……红色!


    s4副长的世界观被推翻重塑了。


    “淡岛君,怎么样?”宗像礼司满意地笑着,指尖戳了戳鲜红色的拼图。


    “开个小玩笑。其实我找你来是有正事。”


    看到副长被吓得石化的脸,青之王愉悦地放下拼图,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正色:


    “关于来自首相的退职信。”


    “我已经通知了青组的所有人。SCEPTER 4全员,永远只听从室长吩咐。”淡岛强忍着心中的怒意,深深地向他们的王鞠了一躬,“首相迟早会上门来求我们恢复原职的,室长请不要担心。”


    “多谢,但是我只有一个请求,淡岛小姐。”宗像礼司微笑着起身,紫色的眸中却毫无失望之色,在眸光的,是一种令淡岛似曾相识的义无反顾的坚定,“明天,请安顿好青组所有人,务必让全员都待在屯所,不得擅自离开。”


    优秀忠诚的女副长惊愕地抬头,还打算说些什么,被亮紫色的眸对视,打断。


    “另外,请让善条君,来一趟办公室。”


    “是。”


    脱下代表身份的制服,单作为宗像礼司个人,他背着手走到窗边,抬头望着不远处冲天而起的绿色光柱,眸光中满是火热的期待。


    待一切都结束,他想。


    野蛮人,等着你的补偿吧。


————————TBC————————


#淡岛与室长拍摄过程中的二三事

淡:【怒掀桌】室长你为什么会做出染拼图这么伏见上身的毁人设行为啊!


礼:【安静拼图】听说是作者君为了体现我如何如何思念周防然后穿回去被周防【哔】了作铺垫,便于她脑补肉渣嗯。


淡:【怒吃红豆泥】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感——谢——食——用——【大鞠躬】

(๑•̀ㅂ•́)و✧下一章快产出啦,看窝把室长踹回尊哥的龙床上ヽ(•̀ω•́ )ゝ


 
评论(1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