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拍『k』的那些年·第一弹

#演员背景,cp尊礼伏八黑白草淡秋道,以及灰绿,也许有补充:D

#都是对剧情背后的无限幻想( ´▽` )

#系列中长篇哒段砸不定期更= ̄ω ̄=好啦不废话惹以下是正文www

——————————————————

★那些年,我揍了打伤你的凤圣悟。丫就算是拍戏也不可饶恕/一'_'一\

    “导演!凤圣悟先生还没有来!”

    副导演急匆匆地抱着剧本,冲导演大喊,心里又急又气。凤圣悟先生是出了名的敬业守时,身为演员的口碑也很好,甚至都比得上宗像先生了,今天是怎么回事?被比水流先生关家里了么?

    “哎呀呀,抱……歉咳咳!我来晚了……”

    穿着黑色长袍的中年人被比水流扶着来报道了。副导演回头一看,吓得剧本都扔了,被卷成一卷的台词本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啪嗒”一声可怜兮兮地躺在地上。

    “凤圣悟……先生?!”

    得到旁边的绿发青年人十分不悦的肯定回答后,副导演一脸懵逼地看着凤·木乃伊·圣悟,试探性地出声询问。

    “凤圣悟先生……这是新的服装……么?”

    “啊啊,这个说起来真是倒霉啊……”

    凤圣悟的声音有些含糊,大概是因为嘴角贴了ok绷的缘故。他抬起手臂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纱布,捂着脸叹息一声,欲言又止地看向了宗像礼司的方向,眼神可怜又幽怨。

    察觉到对方幽怨的眼神,宗像将台词本扔到一旁正在熟睡的周防脸上,迈着稳健的步伐向凤圣悟走来,脸上带着一贯的礼貌笑容:“凤圣悟先生,请问有什么事么?”

    “啊啊munakata你居然不知道嘛……”

    正躺在座椅上睡得昏天黑地的周防,听到凤圣悟叫“宗像”的声音,原本紧闭的双眼像是碰到了开关一样瞬间睁开。他十分利索地翻身坐起,金色的眸微微眯着,直勾勾地盯着两人所处的方向,像一只发现猎物被染指的大型野兽,随时准备扑上去咬断胆敢和他争抢猎物的人的喉咙。

    凤圣悟猝不及防的撞上了那双让他欲哭无泪的鎏金色眸,嘴角的伤口又隐隐地疼痛起来。

    『k』是一部一边拍摄一边播放的剧,而且一般都是拍完一集,这集播放的时候,下一集已经在紧锣密鼓地拍摄中了。看过这部剧的第一季的人都知道,剧中的赤王周防尊,早早就领了便当,多少尊厨捧着碎成饺子馅的心狂喊着要给官方寄刀片,威胁第二季没有周防尊就弃番,却只换来周防第二季人设中年龄那一栏的24岁“享年”二字重重捅刀。周防本人还是没能参加第二季的拍摄。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周防先生会出现在第二季的拍摄现场呢?以及凤圣悟先生的伤又是怎么回事呢?

    当然要来看着啊,周防这么回答。自家老婆在第一季的时候按剧本调戏了那个叫夜刀神的年轻人,脸都挨上了,他是来看着的。

    至于凤圣悟那家伙……哼。

    昨日,20:35

    最新一集的『k』开始放映。窝在家里等宗像回家的周防习惯性地打开电视,开始观看最新的一集。

    十分不巧,刚打开电视,就是灰王一枪托打中宗像礼司腹部的画面。

    在那瞬间皱起眉头的周防联想起昨晚【哔】

时宗像的腹部隐隐有一块淤青,宗像说是撞到桌角了。

    啧。

    即使知道是拍戏,即使知道拍戏中受点小伤在所难免,周防依然不爽地一路跑到了便利店,想买点冰啤消消火。

    但他敢拿一箱草莓牛奶发誓,他真的不知道凤圣悟也刚好在那家便利店。

    然后就控制不住地一拳上去了。

    

    

    “阁下是猪脑子吗?!”

    得知真相的宗像礼司狠狠地敲了敲红毛狮的脑袋,“做事要经过脑子知道吗?!”

    “啊……”

    最后,即使红毛狮再不情愿,也被宗像礼司揪着耳朵拎到凤圣悟面前,十分没有诚意地道了声“对不起”。

    “没事没事,反正也就腹部青了一块,嘴角破了点皮。是流太小题大做了把我包成这样啊哈哈……”传教士打扮的长卷发男人无所谓地打了个哈哈。

    结束这一集的拍摄后,徒步回家时宗像还是忍不住教训起周防:“除了吃吃睡睡阁下就只剩下蛮力了么?拍戏中受伤也是在所难免阁下就不能理解……”

    “嘁,还不是因为你。”

    红毛狮一边攥紧了宗像冰凉的手,一边不耐烦地打断。

    “……笨蛋…”

    “啊,反正多笨你也喜欢不是吗?对了晚上我要吃肉……”

    “肉肉肉阁下脑子里只有肉。”

    “还有叫宗像礼司的混蛋。”

    “……晚上吃素菜。”

    “……啧。我要吃肉。”

    ……

    世界上,也就只有你,才能一句话就让我语塞。也就只有你,能让我轻易地把持不住自己。也就只有你,才能在任性之后,被理所当然地原谅。

    只有你啊。

——————第一弹·FINISH——————

【180度大鞠躬】感谢食用( ´▽` )

 
评论(1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