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礼妃快回朕的龙床上呆着9

#没错是窝——拖更摸鱼狂魔( ̄ε(# ̄)☆╰╮o( ̄皿 ̄///)【好意思说啊你】

#依旧深井冰  大写加粗OOC慎入啊慎入

#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www

#快完结惹啊啊啊ヽ(・ω・`)ノ=з=з=з好激动



以上不介意就GO→




    真不像自己会做出来的事情啊。


    和善条刚毅两人走在通往JUNGLE基地的路上时,宗像礼司这么想着。


    倒是像极了某人的作风。


    荧黄色警示条上的“keep out”并没有让两人的脚步有丝毫的停顿。宗像礼司依旧保持着一定频率的步伐,精致的面容没有多余的表情。他就这么沐浴着绿组子弹的洗礼,一步步往前走,就像一位君临天下的王率领心腹巡视自己的领地,骄傲而从容。即使身后极速袭来的电磁炮也没有让他回头。


    得力的新部下为他挡去威力不容小觑的电磁炮,两股相对的冲击力扭曲了空气,吹乱了青王的发。


    宗像淡淡地嘱咐善条不要插手后,星空般深邃幽亮的紫色眼瞳直视着被灰色雾气包裹着的灰之王:


    “宗像,拔刀。”


⇔⇔⇔⇔⇔⇔⇔⇔⇔⇔⇔⇔⇔⇔⇔⇔⇔⇔⇔⇔⇔


 

    礼妃娘娘失踪了,但怎么感觉陛下一点没消沉呢。


    手里捧着大红色打成花朵形状的布,看着踩凳子,嘴角挂着不明笑意正往门口贴“囍”字的皇上,小侍女疑惑地想着。


   “浆糊。”


   “是。陛下,奴婢有点好奇……您这是准备……成亲?”


    “啊。”


    “和上次丞相引荐的上官小姐?”


    别跟我提那老头,昨天查到他大肆敛财的证据,迟早办了他。周防边腹诽着边道:“朕喜欢谁,皇宫上下谁不清楚。”


    “可是礼————”


    “他只是出宫几天,一回来朕就和他成亲。”


    说道“成亲”心情就好得不像话的周防,将最后一张“囍”字pia地贴好,跳下梯子满意地审视着被布置得分外喜庆的寝宫。


    小侍女收拾好多余的浆糊和红纸离开后,周防低笑着,仰面倒在了大红色的被褥上。

 

    朕真机智。


    要不是那天叫内侍把杯盘都扔了,他就看不见夹在银碗碗底凹槽处的那张字条了。


    柔软的宣纸上,工工整整地用隶书写着:


    『待归』


⇔⇔⇔⇔⇔⇔⇔⇔⇔⇔⇔⇔⇔⇔⇔⇔⇔⇔⇔⇔⇔


    到底是前辈,应付起来十分吃力,被人打趴下这种经历,也还是第一次。


    不过最后他杀死了灰王,这在意料之外,也多亏了自己的族人们给了自己力量。以及……


    破碎的白银王剑,从面前直挺挺坠落时,宗像礼司突然有种从未有过的解脱感。一直以来压在他双肩上沉重的王权,似乎在瞬间消失不见。从此,这世上再无青王,只有普通的公务员宗像礼司。


    听上去很棒啊。


    一声巨响过后,宗像礼司抬头望着干净得一尘不染的蓝天,无声地笑。头顶高悬的利剑一寸寸抽丝剥茧般消失,原本被巨剑挡住的阳光,也一寸寸覆盖在宗像的皮肤上,传递着柔和的温度。


    “哦呀……捡回了一条命么……”


    紫水晶般璀璨的眼睛弯了弯。


    得力的女副长带着十分正经的表情,抬起握成拳的右手,上前一步,给这个从来不懂得关心自己,总是让别人担心的要命的上司,狠狠的一拳。


    (ง •̀_•́)ง干得漂亮世理姐!

                                               ——by  青组众


    殊不知,Scepter 4一行人回到屯所后,却发现自家上司不见了,只留一张字条在那把新打造的西洋剑上,放在宗像礼司专属的办公室里。


    『现将s4交由淡岛君管理,不必担心我,偶尔也会想要任性一下的,诸君。』


    落款,宗像礼司。


⇔⇔⇔⇔⇔⇔⇔⇔⇔⇔⇔⇔⇔⇔⇔⇔⇔⇔⇔⇔


    “我说……既然回来了就出来,宗像。”


     躺在龙床上的赤发男人闭着眼睛,话却是对着门外说的。


    “哦呀,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呵,你在后花园的时候我就闻到了。你的味道。”


    “哼,狗鼻子。”


    水蓝色衣袍的人信步走进分外喜庆的寝宫,勾唇笑得意味深长。


————————TBC————————


耶!把室长踹回去惹撒花!!(ฅ>ω<*ฅ)


下一章把礼司司直接踹到尊哥的龙床上,欸嘿♂嘿♂嘿【憋误会,没有肉www】


感谢食用ฅ●ω●ฅ喵【鞠躬】


 
评论(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