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拍『k』的那些年·第二弹

#感谢蠢翅帮忙开脑洞ヽ(•̀ω•́ )ゝ
#灵感from  @栀子归我以  推荐的蹲哥卖萌图
原图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4226345415?share=9105&fr=share

#【作者没吃药 此文有剧毒】
【作者没吃药 此文有剧毒】
【作者没吃药 此文有剧毒】
#背景『第一季拍摄中 』
#前方……啊呸通篇深井冰,非战斗人员都给我留下来!(*/ω\*)

做好觉悟的话那就↓



★给你讲一个鬼故事:赤王卖萌了

    这是一个美好的鬼故事。

    故事发生在一个普通的清晨。

    双人床上传来窸窸窣窣布料摩擦的细微声响,红毛的狮子从睡梦中迷迷糊糊地醒来,伸出爪子习惯性地去圈身旁的人。

    然而什么都没圈到,另一半被子覆盖的床位空空如也,连个鬼都没有。

    嗯?

    周防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一脸懵逼地看着原本应该躺着青发美人儿的地方,脑子有点转不过弯。出门了?不对啊至少会在自己脸上贴个便条才对。拍戏去了?也不对最新一集有自己的戏份啊而且还是扑倒梗。买早餐?

    红毛狮草率地披了件外套,趿拉着拖鞋走到大厅。餐桌上没有往常氤氲着热气的草莓牛奶,也没有美人亲自做的火腿面包。周防突然想起来昨夜不顾疲劳的宗像的反对,强行【哔】时媳妇透着不爽的脸色———生气了吗?

    
    正思索着,口袋里突然传来“munakata,拔刀——munakata,拔刀”的魔性闹铃声。红毛狮习以为常地掏出终端,闹铃下方的备注着『拍摄集合时间到』。这还是第一集开始拍摄时宗像帮他设定的提示闹铃。

    应该已经去片场了吧……到时候还是好好道个歉……

    周防低沉地叹息一声,穿好外套抓起纸箱里盒装的草莓牛奶就出了门。

    今天路上很意外地没有堵车,周防开着车一路狂飙不到十分钟就到了片场。演员剧组大多都到了,正在为今天的拍摄任务而各自忙碌着。周防紧了紧外套上的毛毛领,带着台词本习惯性地向坐在椅子上背台词的宗像礼司走去。走了没几步,红毛狮又猛地顿住——还是,先想好怎么道歉吧/一'_'一\

    平时根本不去想道歉这种麻烦事都是直接强吻的周防尊,为了避免再次惹火媳妇,杵在原地十分认真地组织起了道歉的词句。
    
    正想得入神,突然衣角被小幅度地往下拉。周防低头,白发的小女孩睁着一双红色的大眼睛,面无表情地抬着头,脆生生地问:

    “尊,你和礼司吵架了么?”

    “啊。”

    “告诉你哦尊,我把草莓汁溅到吧台上的时候,就跟出云卖萌,出云就不生气了。”

    “……卖萌?”

    身为一只高185的大老爷们从不知萌为何物的周防尊木着一张脸费解地蹲下来,望天思考了半晌,“什么东西?”

    “嗯……就是会让人心软不忍心生你气而且觉得很……”可爱。

    没错,恶作剧心泛滥的尊礼文触安娜太太故意省略了“可爱”二字。

    “你卖个我看看?”

    安娜闻言眨眨眼思考了一会儿,将白嫩嫩的小手握成半拳,并举至胸前,歪着脑袋甜甜地“喵”了一声。

    路边围观的女性立刻尖叫着“啊啊啊好萌”并光速掏出手里拍照。一时间闪光灯“kalakala”地响个不停。

    看上去……貌似挺管用的啊……怪不得上次安娜把宗像的拼图弄乱了,自己只看安娜鼓着包子脸,一声甜甜的“礼司我错了”,宗像就消气了呢。

    红毛狮子起身,伸出手揉了揉安娜的发顶,若有所思地向片场里走去。

   

    拍摄片场内,作为赤之王的周防轻笑着顺着台阶向伫立在人造雪地上的、身材高挑颀长青之王走去。

    “呵,不是说跟我呼吸同样的空气会吐吗。”

    语气慵懒,又淡淡透着相逢的愉悦。眼神、动作都恰到好处,不显浮夸又不拘谨,自然而然。果真没砸了HOMRA影视公司头牌的牌子。副导演满意地点点头。

    “嘛……偶尔也会想要呼吸一下毒气的。”

    青之王勾起唇角,伸手从制服的内兜里掏出一盒blue speak,叼出一支,将剩下的烟递到赤发男人面前。

    赤之王愣了愣,上前————

    就着抬手拿烟的动作,将手握成半拳———

    举至胸前————

    苦大仇深的脸上浮现出奇妙复杂的神色——

    看!他有些笨拙地鼓了鼓腮帮————

    张嘴了!他要说什么呢?!————



    “喵。”




    这个世界,在一瞬间,安静得仿佛所有人都死光了一样。

    率先打破寂静的,是从宗像礼司被吓得微张的嘴角掉下来的烟,“啪嗒”一声掉到雪地上,砸出一道浅浅的雪痕。

    “……”

    正面领略了红毛狮卖萌的销魂风情,宗像的表情像看到拟人化的红豆泥拿着自己心爱的拼图碎尸万段般,花容失色。

    下一秒,青王抽出腰间的道具剑,恶狠狠地砸在周防的脑门上,“啪”一声巨响唤回了其他人当机的大脑。

    “还请阁下现出原形,随意盗别人的号是不道德的行为……”宗像礼司一边扶着碎裂的眼镜,一边追着周防猛打,脸上的表情由“卧槽见鬼了”转变为“你这妖孽快快现出原形否则老衲收了你”。

    “宗像是我……”

    红毛狮一边躲开道具剑狂风暴雨打地鼠般的敲击,一边断断续续解释着。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哦呀,连语气都这么像。”

    拧了发条似的追着打了十几圈,在安娜的调解下被吓得心有余悸的宗像礼司终于停下了疯狂打地鼠,摁着周防问了几个私♂密问题后总算确定了——周防尊没有被盗号。

    “那么,阁下脑子里进红豆泥了么?还是CPU被水果牛奶淹了?”

    “礼司,其实尊是想给你道歉。”

    一旁的安娜觉得再瞒下去自己就要变成千古罪人了,连忙噔噔噔地扯着宗像的衣角说出真相。

    “道歉?道什么歉?您又弄坏我的拼图了?!哦呀对了,早上导演叫我提前来改台词,我给您留便条了,就在枕边。没看见?”



    “……”



    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红毛狮耷拉着须子,无比幽怨地看了眼歪脑袋作无辜状的安娜,心情就像为了讨好媳妇帮宗像吃了红豆泥结果得知他今晚加班。

    在安娜太太的解释下,总算明白发生什么事了的礼司露出十分微妙的表情。

    “宗像,想笑就笑,别憋着。”

    “阁下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不会嫌弃您的,更不用说嘲笑了。”

    然后宗像礼司拿这个梗嘲笑了红毛狮一整天。

    第二天清晨。

    睡得昏天黑地的周防被一阵隐忍的低笑声吵醒。睁开眼睛,媳妇正靠在枕头上,盯着终端屏幕笑得花枝乱颤。

    “……宗像你吃红豆泥了吗?”

    “噗……哦呀,醒了吗?恭喜,您上头条了哦。”

    说着,青发美人将终端伸到刚睡醒的红毛狮面前,白皙修长的指尖点了点屏幕上那排醒目的加粗黑体字:

    『妈呀夭寿啦!周防尊卖萌啦!╭(°A°`)╮』

    结尾还加了一个惊恐的颜表情。

    “……”

    “而且还贴心地附了照片哦。”

    宗像说着,当着红毛狮的面单击图片——已保存至相册。

    “喂……能不能别再嘲笑我了……”周防悲愤欲绝。好想挖个坑把自己用红豆泥埋了。

    然后,恶趣味的美人在自己绝望的注视下,把那张可以成为黑历史的照片,设成了壁纸。

    周防生无可恋地将脑袋埋进被子里。

    真是美好的清晨呢。

———————第二弹·FIN——————

感谢食用(*°ω°*)ノ"【鞠躬】

深井冰求不啃= ̄ω ̄=

 
评论(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