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文】周防尊的十五年

#来自清颜君的点文(´・ω・`)  
#BE警告——BE警告——BE警告——  
#灵感源自万年虐曲《 粘着系男子十五年の纠缠不休》  
#跟歌词不一样的哦,有改动嗯(´,,•∀•,,`) 
#姑且当作新年贺文ε-(´∀`; ) 
#第一次写第一人称,写得不好请见谅【鞠躬】 
#OOC啊,尊哥被窝写得十分矫情눈_눈 蹲哥求不烧ヽ(´・д・`)ノ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 •̀∀•́ )╭☞GO!



『楔』

      “尊!”“尊哥!”

      什么?我听不见……听不见……脑海中全是他刚才的话,全是……全部都是……

      宗像,告诉我,坐起身来,用你那种高傲不可一世的口气,告诉我 : 笨蛋周防,这是假的。

      告诉我,你胸口暗红黏稠的血液,是假的
;白手套上染着血的指纹,也是假的;苍白的脸,惨淡的唇色,嘴角溢出的鲜红,微弱到几乎察觉不到的呼吸,一切的一切,全是假的。

   『活下去哦,野蛮人。』

     这句话也是。



      “呵,混蛋……你倒是说啊。”

      赤发男人嘶哑的声音回荡在充满血腥气味的巷子里,只是再也传不到他怀中已了无气息的深蓝发警官耳中。

      “尊……”

      戴着墨镜的金发警官小心地上前,戴着白手套的右手示意其他人后退,远离这只随时可能失控的狮子。 

     “嗯……你先冷静一下……”

      他猛地住了嘴,因为他看到赤发男人的身体在不住地颤抖,且抖动的频率越来越高,犹如即将喷发的火山。众人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蓦地,即将喷发的火山沉寂了下去,像被淹没在万年冰海的深处,隐于无形。

      背对着所有人的周防,直挺挺地倒在怀中的警官身上,沾满了血污的赤发,在冰凉黏腻得令人窒息的空气中,伶仃地飘摇。

      “尊!……快叫救护车!”





  [壹] THE FIRST YEAR

      医院里福尔马林的气味熏得我浑身难受。

      我挣扎着睁开沉重的眼皮,在适应了明晃晃的光线后,面前渐渐勾勒出一张眉头紧皱的金发男人的脸。

      看到我醒来,他欣喜地睁大了墨镜背后的双眼,向门外招了招手:“尊醒了!”

      病房的门立刻被推开,涌进一大群把警服穿得放浪不羁的少年,叽叽喳喳地将我围成一个大圈。一个戴着黑色编织帽的橘发少年最为踊跃,第一个扑到我面前,脸上还带着未消的泪痕:“尊哥!你醒了!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好像吉娃娃。

      我漠然地摇摇头,艰难地在热血少年的搀扶下坐起身,将脊背靠在柔软的枕头上。清咳了数次,嘶哑着嗓子终于能出声了:  

    “你们……是谁?”

      也许我说错了什么,拥挤嘈杂的病房瞬间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头好痛,脑内一片空白。我又慢吞吞地开口:“我又是谁?”

      “尊哥你不记得我们了吗?!”橘发少年红肿的双眼马上又浮现出一层水光,被他身边一个胖胖的警官扶住摇晃的身躯。那个戴着墨镜的金发警官,紧皱着眉让少年们先出去。吉娃娃少年面色黯然地最后离开,带上了门。 

     “尊,你真的不记得了?”

      金发男人还是怀疑我刚刚说的话的真实性, 似乎还期待我下一秒笑着说“骗你的怎么可能忘”。然而,我真的记不得了,连我自己叫什么我都不记得了。 

     “好吧,那么我来告诉你。”金发男人黯然地吐了口气,“我叫草薙出云。你叫周防尊, 是k市HOMRA警察分局的老大。”

      “哦。”

      我懒洋洋地将双手枕在脑后,闭上眼睛准备打个盹。 

     “其他的,你不想知道?”草薙似乎对我漠不关心的态度很是惊讶,“例如你是怎么失忆的?”

      “啊,你说。”

      “……”

     草薙犹犹豫豫地看着我,似乎在组织词句。
我能感受到他不想让我知道一些事情。很重要的事情。

      “我记得……我只记得……”我轻易地在空荡荡的大脑里找到剩下唯一的一条消息,“我喜欢一个人。但是我忘了她是谁,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你知道么?”

      出云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微妙:“啊这个……”

      我猜他是知道的,只是不想告诉我。于是我心里有了个猜测。

      他一定喜欢着我喜欢的那个人,嗯。

      我觉得出云如果知道我在想什么一定会把我像丢自动贩卖机一样丢出病房。



      我没什么大碍,所以在医院里住了三天就和出云回了他工作之余开的酒吧。这三天里,我充分领教了他的啰嗦大法。真是的,怎么会有这么啰嗦的男人,跟老妈子似的。但也多亏了他,我找回了大半失忆之前的记忆。作为警官的技能也全都重新get了,不用从零开始,可喜可贺。

      我以前对生活质量没什么要求,包括睡的地方。现在也是,饿不死冻不死能住就行了。所以出云很愉快地把二楼放杂物的房间扔给我睡,多么善解人意温暖贴心,是个好妈妈。等等我在想什么……

      住在我隔壁真正卧室的是一个叫栉名安娜的古怪小女孩。一天到晚都抱着笔记本电脑,用不同于其他同龄孩子的手速在word上噼里啪啦打字。听十束说是在写小说。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在我终端的号码簿里发现了一个备注名叫做“老婆大人”的号码,应该是我喜欢的那个人没错。因为其他号码的备注名,都是简单粗暴两个字的名,连姓都不带。只有这个号码被我不嫌麻烦地改成了四个字,还是昵称。

      我试探着拨了过去,无人接听。

      我又点开“老婆大人”简讯的界面,一边翻翻翻,一边感叹着,关于“老婆大人”是“他”而不是“她”————

 〓〓〓〓〓〓〓〓〓〓〓〓〓〓〓〓〓〓〓〓
  简讯»老婆大人      

        ………                                                                                                                                     【宗像 ,晚上吃肉】

【哦呀好吧,那么
  您要吃牛排还是
  肉锅?】  
                                    

                                                       【肉锅。宗像】

【是?】

                                                                                                                                                            【有没有人说                                                        过你很贤惠】 

【哦呀,您的国文老师
  没教过您“贤惠”不能
  拿来形容男人吗?】

                                                                                                                                                              【没有 啰嗦                                                         好困 我睡了】 

【真是野蛮人。】 

       ………  

〓〓〓〓〓〓〓〓〓〓〓〓〓〓〓〓〓〓〓〓

    男的又怎样,反正我喜欢。

    我一边翻着简讯记录,一边勾起唇角——这个家伙,不坦率得有些可爱啊。  

    然后我划出输入框,在三天之前就没有简讯记录的界面上,发上一条: 

 〓〓〓〓〓〓〓〓〓〓〓〓〓〓〓〓〓〓〓〓  
简讯»老婆大人

          ……     
                                                       【今天出院了】

                                                           【我喜欢你】 

〓〓〓〓〓〓〓〓〓〓〓〓〓〓〓〓〓〓〓〓

      这两条看上去毫无关联的句子,就是我漫长等待的伊始。


  [贰] THE SECOND YEAR 

 〓〓〓〓〓〓〓〓〓〓〓〓〓〓〓〓〓〓〓〓  
简讯»老婆大人                                       
                                     
                                     9:58

                                                                   【早安】 
                                    11:34          
                                   
                                          【啊……出云他女朋友                                           又带了红豆泥便当…
                                           为什么连我的份都有】

                                    12:03   

                                                         【胃好痛   你                                                       什么时候回来】

〓〓〓〓〓〓〓〓〓〓〓〓〓〓〓〓〓〓〓〓

    今年,是我失忆后的第二年。

    关于为什么宗像不回简讯,安娜告诉我, 
“礼司的工作是到全球各地去考察研究,很忙的哦,而且因为工作是保密的所以也不能打电话发简讯”。

     她的声音有点悲伤,我猜也许是因为她的笔记本坏了。

     不过怪不得我到处查不到宗像的资料。网络上也搜索不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像被什么人故意删掉了。

     我又习惯性地掏出终端,调出简讯界面。

     说起来有点矫情,去年,加上今天,一共366天,8784小时,527040分钟,31622400秒。除去基本的生活作息,我隔几个小时就会给宗像发一条简讯,像中了毒,已经成为了一种不可或缺的习惯。

     内容很无聊,比如敲坏了吧台被赶出去了,一个人去酒吧喝turkey,午饭居然是番茄酸辣汤,在十束的DV里看见你的照片了好蠢云云。

     说到蠢,我必须要说一件事。

     为此出云差点没把我碎尸万段。

     这件事发生在昨天。

     我躺在床上给宗像发简讯的时候,顺手把抽完的烟头掐了扔到地板上。结果烟头没有彻底掐灭,火星引燃了拖在地上的沙发罩。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沙发已经被烧得只剩下骨架了,并且火势有向一楼蔓延的趋势。

     我不紧不慢地给出云打了电话,让他回来救火,然后自己慢悠悠地翻窗到了楼下。最后要不是他回来得及时,拿着灭火器面目狰狞地一通狂喷,他的吧台肯定会被烧到。

     明火扑灭了以后,愤怒的出云拿灭火器喷了我一脸。 

    我有点委屈地告诉他起火的原因后,他直接把灭火器的瓶子“咣”一声砸在我脑袋上。这一击没把我打昏过去,看来我的脑袋经常被磨练啊。

    但是好痛。我抱着头幽怨地。一点都不温柔,绝对不是亲妈。

〓〓〓〓〓〓〓〓〓〓〓〓〓〓〓〓〓〓〓〓 
简讯»老婆大人

                                   22:09
                                                        【差点烧了出   
                                                              云的吧台】

                                                        【脑袋被他砸
                                                   了好几下都没事】

                                                       【听安娜说了
                                                        多亏了你帮我
                                                     训练脑袋的硬度】

                                   00:17                              

                                         【降温了  记得加衣服】

                                                     【晚安  我睡了】

〓〓〓〓〓〓〓〓〓〓〓〓〓〓〓〓〓〓〓〓

     今年的新年,宗像没有回来。

     啧,什么单位。连年假都不放的吗。

     新年的前一晚,大家都在酒吧聚餐。十束把一个普通的聚餐搞得像是个PARTY,但每个人都很开心。酒吧里充斥着笑声,但我四处没看见安娜。

     我走出后门,看到她蹲在门对面的山坡上,怀里抱着什么,面前燃烧着一团火苗。她不断地把怀里的东西往火堆里扔,一边扔,一边小声地念叨着什么。

     我凑近她,她吓了一跳,连忙把怀里的信封藏到身后,像只警惕的小猫。

     “你在干什么?”

     “……烧没用的东西。”

     “……你确定?”

     “好吧尊其实这是……别人给你的情书!”

     “哈?……我?”

     “尊不是只喜欢礼司吗所以我帮尊销毁掉免得礼司回来看见。”一口气说完,安娜有点喘不过气来。

     “哦,烧吧。”

    我疑惑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回了热闹的酒吧。

 ————————————————————     
    看着赤发男人离开的背影,白发的小女孩舒了口气,蹲下来,小心翼翼地将怀里的信封扔进火堆里,像对待最珍视的宝贝。火舌迅速将淡蓝色的信封吞噬殆尽,安娜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对着火光,小小声地、虔诚地呢喃:“礼司,我们都很好,尊也是。我把尊最近的情况写在信里了哦,多多良说这样你就可以收到。大家都很想你,在那里要好好保重呐。”

     火光闪烁,点亮了女孩眼底的泪光。




[叁]THE THIRD YEAR ~ THE SIXTH YEAR

     今天也在等待着他推开酒吧的大门。

     不得不说,时间过得很快,快到我还没等到宗像回来,距离我失忆,时间就已经过去了数年。 

    而发给他那个没有回复过的号码的简讯,已经超过了两千条。这对于一向讨厌麻烦的我来说,实在是个奇迹。不过对我来说,最大的奇迹,就是他在某一天毫无预兆地出现在我面前。

     我很想他。

     关于他的记忆,在一点点一点点地复苏。记忆里,微笑的宗像,生气的宗像,傲娇的宗像,腹黑的宗像,ooc了的宗像,难过的宗像,抖s的宗像,孩子气的宗像,以及欢爱时诱人的宗像,这些记忆就像催化剂添加到反应物中,咕噜咕噜地冒泡,让我想见到他的欲望愈发强烈。

     第四年,我辞掉了警察局的工作,把担子理所当然地卸给了任劳任怨的出云,条件是帮他打理酒吧的生意。更加专心地等老婆大人回来。当然,简讯也没有停过。就算是出任务受了很重的伤,我也很OOC地发去一条【胸口中弹了好痛啊宗像  快回来安慰我】的欠揍简讯。

    发简讯这件事,昨天被安娜发现了。安娜翻着记录,翻着翻着,莫明其妙地就开始哭。我问她,她只是吸吸鼻子,揉揉红得像兔子一样的眼睛,摇头不说话。

     大概是被我感动了。

     我有点得意地揉揉安娜的发顶。

〓〓〓〓〓〓〓〓〓〓〓〓〓〓〓〓〓〓〓〓 
简讯»老婆大人
                                              【安娜说简讯的记录                                               可以去出情诗集了】
                                               
                                               【你快点给我回来】

                                                            【听见没有】

〓〓〓〓〓〓〓〓〓〓〓〓〓〓〓〓〓〓〓〓

    第六年,因为一个临时的抓捕任务,人手不够,出云叫我帮忙。那罪犯的力气很大,上级又说要尽量活捉。出云为了节省帮犯人治疗的经费,收起枪把我踹上去。我直接和他滚成一团,用最野蛮的方式,肋骨撞断了三根才把他拷了摔进警车里。

    于是我又回到充斥着让人恶心的福尔马林气味的医院里住了几个月。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混球伽俱都玄示总算舍得来看看我了,还不让我好好休息,带着嫂子羽张迅在病床前闪啊闪。

     羽张是宗像的哥哥,我抱着试探性的心理问他知不知道宗像在哪里工作。

     听到宗像名字的瞬间,羽张的脸色有点不对,他看了我一眼,抱怨了一声“消毒水的味道真难受”,才回答我:“这个我也不知道,弟弟说这是机密。……周防君也不知道?”

     “啊。”

〓〓〓〓〓〓〓〓〓〓〓〓〓〓〓〓〓〓〓〓
 简讯»老婆大人
                                              【宗像  你哥哥都和                                           伽俱都到荷兰领证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

〓〓〓〓〓〓〓〓〓〓〓〓〓〓〓〓〓〓〓〓

     宗像,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荷兰。我要神父拉着你的手,我要听你亲口说“Yes.I do.”




[肆]THE SEVENTH YEAR ~ THE NINTH YEAR

〓〓〓〓〓〓〓〓〓〓〓〓〓〓〓〓〓〓〓〓 
简讯»老婆大人                                                               
                                                            【新年快乐】

                                                            【随时欢迎回来】

〓〓〓〓〓〓〓〓〓〓〓〓〓〓〓〓〓〓〓〓

    第七年的新年,我是在医院度过的。

    胸口和腰厚厚地缠着绷带,又热又闷,弄的我很不舒服。隔壁床的病人递过来一支烟,我接了点燃,叼进嘴里。

     我的床位靠窗。望出去,漆黑中满是绽开的绚烂烟火,点亮了夜空。彩色的、繁多而冗杂的光辉,化雪般融进墨的夜色,灿烂后转瞬消逝。

     很漂亮。应该让宗像来看看。

     我这么想着,吐出一口浓白色的烟圈。丝丝的薄荷味在口腔里弥散开来,冰凉蔓延了整个舌尖。

     BLUE SPEAK啊。宗像喜欢的牌子。

     “嗨——king!”

     正发着呆,十束带着一大群人忽然闯进来,
傻乎乎地冲我打招呼,手里提着一大箱水果牛奶,“我们来医院给你过年哦!怎么样king,
有没有感动得想哭呢?”

     然后十束带着八田镰本把整个病房布置成了PARTY现场,还招呼着隔壁床给我递烟的病人一起玩。不得不说,十束的确很会烘托气氛,
苍白的病房一下子热闹起来———如果宗像能回来就完美了。

     第七年过去小半年以后,我出院了。

     第九年,我又入院了。

     具体的原因,说来话长。

     第九年的某一天,我到街角的自动贩卖机买水果牛奶。从出货口拿出牛奶后,我忽然在自动贩卖机的玻璃上看到一个深蓝色的倒影——
——正在横穿马路,过长的鬓角随着步伐轻微的拂动。

     我的心脏瞬间停了半拍。

     我马上回头,穿过马路向那边的深蓝色背影狂奔而去。

     是他?是他吗? 

     奔跑着穿过马路的一半后,我看清了那人的脸————不是他,是个绑着丸子头的女孩。

     我愣愣地停住脚步,看着女孩的背影,有刹那间的失神。停住脚步的后果就是,一辆重型卡车刹车不住,我被硬生生撞飞了十几米。于是时隔两年,我再次华丽入院。

     之前接好的肋骨又开裂了,右手的小臂骨折,跟腱轻微撕裂。出云一边戳我脑门一边告诉我的。

     啊,反正全身上下好像也没有什么地方没有坏过了。无所谓。

     除了他,我似乎没什么特别在意的了。

〓〓〓〓〓〓〓〓〓〓〓〓〓〓〓〓〓〓〓〓 
简讯»老婆大人

                                     【你害我又住院了  宗像】

                                           【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等你回来一定先把                                                            你摁在床上】

                                                            【抗议无效】

〓〓〓〓〓〓〓〓〓〓〓〓〓〓〓〓〓〓〓〓




[伍]THE TENTH YEAR ~ THE THIRTEENTH YEAR

     我的记忆依旧没有完全恢复。

     生活就像静止了一般,睡到日上三竿打个哈欠起来打理酒吧,期间发几条简讯炫耀今天又自创调出什么新的酒。中午吃完饭午睡,出门带安娜去走走,回来晚饭以后酒吧生意最好,
打理到深夜,发几条简讯,睡觉。大体就是这般往复,并不无聊,但有一种无力的孤独。

     我很清楚能消除这份孤独的只有宗像。

     没有人知道我有多想他,就算我自己也不知道。

〓〓〓〓〓〓〓〓〓〓〓〓〓〓〓〓〓〓〓〓
 简讯»老婆大人      
                                                          【生日快乐  今                                                            天是眼镜日】

                                                          【什么时候给                                                          我回个简讯吧】

                                                            【至少让我知                                                                道你很好】

〓〓〓〓〓〓〓〓〓〓〓〓〓〓〓〓〓〓〓〓

     三年就这么摇摇晃晃地过去了,数了数,我已经十三年没有见到他了。我开始怀疑出云他们对我说的,是否是真的。 




[陆]THE FOURTEENTH YEAR 

     这一年,我一直有一种焦躁不安的感觉。总感觉有什么事会发生,这种感觉让我无法入睡。辗转反侧时,只有发去一条【晚安】,火焰灼烧般的焦躁才会慢慢平复。

     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让我不安的还有一件事。

     这十几年,我从来没有梦见过宗像。而就在今年的新年将至时,我梦见他了。一片朦胧之中,宗像勾起唇角说了什么,尔后笑吟吟地看着我,转身缓慢地走远。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走远,却无法动弹,直至他消失。我猛地坐起来。

〓〓〓〓〓〓〓〓〓〓〓〓〓〓〓〓〓〓〓〓 
简讯»老婆大人    
                                                      【我想看看你】

                                                       【一眼也可以】

                                               【我想和你说说话】

                                                       【哪怕就一句】

〓〓〓〓〓〓〓〓〓〓〓〓〓〓〓〓〓〓〓〓

 




[柒]THE FIFTEENTH YEAR

〓〓〓〓〓〓〓〓〓〓〓〓〓〓〓〓〓〓〓〓
 简讯»老婆大人    
                                                           【知道么宗像】

                                                      【你就是个混蛋】
                                             
〓〓〓〓〓〓〓〓〓〓〓〓〓〓〓〓〓〓〓〓

     今年的二月十四日,我想起了一切。

     被鲜血染透的警服,嘴角溢出的血丝,苍白的脸色,疲惫的笑容。还有————

     『活下去哦,野蛮人。』

     我曾经忘记了所有,只有喜欢他这件事,我还是记得的。但是,等我想起一切,他已化作一缕飘渺的灰烬,被时间掩至地底深处。

     我不声不响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任凭出云他们在外面砸门,我也充耳不闻。我想了很多,想了很久。

     最后,十束拍门说,杀死宗像的人被抓住了。我推开门走出来。

     庭审现场,我作为被害人的朋友出席。有点可笑。我和他曾默认要一同度过一生,相许永不离开彼此的生命,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
可到最后,却只换得一个友人的位置。

     看到罪犯的一瞬间,我感觉到十束他们的目光都在死死地盯着我,坐在旁边的出云更是直接按住了我的手臂。他们以为我会冲上去,提前给那个混球执行死刑。但我没有。

     我冷静得有点可怕。

     一直到庭审结束,那人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我的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

     也许在想起一切时,我心里拥有感情的那部分就被尖刀毫不留情地剜走一大块,现在淌下来的鲜血结了痂,只留一处可怖的空荡。

     回到酒吧,我当着所有人的面,将终端锁进一只箱子里,把钥匙掰成两半,握在手心, 然后走出酒吧,反手将他们担忧的呼喊关在门内。

     街上的店铺都挂着粉红色的彩灯,玻璃落地窗上贴着情人节促销的广告,人行道上时不时有情侣亲昵地从我身边走过。我没来由地厌烦起来,加快脚步。途径一家花店时,我驻足买了一束蓝色妖姬和一支红玫瑰。

     十分钟后,我到了HOMRA的公墓。宗像的墓碑在最角落,一棵木棉树的树下。纯白色的墓碑上安安静静地刻着“宗像礼司”,上面已经积了一层薄灰。我随手拂去灰尘,将手里那束洒了红玫瑰花瓣的蓝色妖姬轻轻地放到碑前。

     我点了一支万宝路,靠在冰凉的碑石上,望着头顶苍蓝色的穹顶,白色的烟雾蜿蜒,模糊了视线。 

     我想起最后发给宗像的简讯。

〓〓〓〓〓〓〓〓〓〓〓〓〓〓〓〓〓〓〓〓 
简讯»老婆大人                                                                    【谢谢】

                                                                    【再见】

                                                                【我爱你】

〓〓〓〓〓〓〓〓〓〓〓〓〓〓〓〓〓〓〓〓

     我们之间,不需要甜腻,不需要情话,不需要轰轰烈烈,不需要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誓言,只需要并肩坐下,举杯无言,双眸含笑。

     他不会回来了,但爱仍在继续。我会承载着,成为宗像的一部分,继续生活下去。直到某一天,我与他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再次相逢。




[捌]THE SIXTEENTH YEAR 
 
    第十六年,回讯依然没有来。     



    我们就到此为止,仅止而已。而且,永远停留于此。【注①】


————————THE END————————

【注①】出自杜拉斯《广岛之恋》

新年贺,感谢食用【鞠躬】

码了一个半星期,希望民那能喜欢【笑】也希望清颜君能喜欢●▽●

 
评论(2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