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纯糖十题(前五题)

#应广大人民群众哒要求而产的糖w 
#不骗你们真的是纯纯的糖保证甜死人(๑•ั็ω•็ั๑)
#渣文笔ooc啥的……
#真的大丈夫? 




那么,撒糖啦!┏(^ω^)=☞








 ⒈一方喂另一方吃东西

     “单刀直入地说,周防。”青发美人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修长的十指正在一点点剥掉手里橘子的皮,“您的坐姿真是让人不忍直视。”

     被点名的人只是淡淡地保持着四肢摊开的动作,鎏金色的眸从电视屏幕上转向宗像礼司————手上的橘子。

     橘黄色的外皮被整整齐齐地剥成花瓣绽开的形状,中间的果肉失去了外皮的保护,暴露在空气中,散发出清甜的香味。

     “喂,宗像。”

     “是?”

     宗像礼司满意地看着手里规整的橘子,头也不抬地答应着,白皙的手指尖轻轻剥下一瓣果肉。正要送进嘴里,沙发上窝着的周防张开了嘴。

     “啊——”

     “您要吃不会自己剥么?”宗像停下手里的动作,好笑地看着张着嘴向自己讨食的红毛狮。

     “啊——”

     “自己剥去。”

     “啊——”

     “您真是不可理喻。”

     “啊——嗯……”

     啊的一声还没完,嘴就被塞过来的橘瓣堵住了。讨食成功的狮子愉快地眯起眼睛,满意地咀嚼着嘴里的清甜,唇角勾起得逞般的笑。

     “啊——”

     “真是的。”宗像礼司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将手里剥好的橘瓣喂进周防的嘴里。

     嗯……味道不错。

     鎏金色眸里满满的狡黠。






 ⒉电影院里旁若无人地接吻

     荧幕上狰狞的鬼,喷溅出的黏稠血液,凄厉的哭嚎,刺激着所有观众发出惊恐的尖叫声。

     当然——除了坐在第一排的那二位无动于衷之外。

     周防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将头靠在柔软的椅背上,眼皮耷拉着看上去马上就要睡着了。

    “哦呀,吊死鬼背后的威亚都露出来了呢,真是粗心的bug。”坐在红毛狮身边的宗像优雅地托着下巴评论道,顺手敲醒了身边的人,“即使这部影片很无聊,也请尊重导演的劳动成果,周防先生。”

     “哈————”周防不满地揉揉脑袋上的包,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勾起唇角,声音低沉却带着些隐隐的期待,“既然知道很无聊,那来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吧,Munakata。”

     说完,伸手拽过宗像礼司系得整整齐齐的领带,不由分说将唇贴了上去。

     “什————唔?!”

     宗像毫无防备,一时间忘记闭合牙关,红毛狮趁机将舌侵入弥散着茶水清香的口腔,肆意掠夺着一切。包括空气。

     宗像礼司的词典里,从来就没有“示弱”二字,愣神了几秒钟后,青发人便凶狠地吻了回去。而周防更加用力地吻回来,就像一场关乎性命的博弈,不到一方认输绝不停止。

     口腔里渐渐弥漫开腥甜的铁锈味。激烈的博弈总是要见血的。

     绀紫和鎏金,此时只倒映着对方,任何其他人都无法闯进这二者其中之一。

     后排观众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

    你俩咋不上天呢?!

    



⒊做错事总是会被(理所当然地)原谅

     “周防尊!!!”

          厨房里传来有些恼怒的喊声,周防慢悠悠地推开厨房门,丝毫没有感觉到心虚地看着系着围裙站在烤箱面前的宗像礼司。

     “这是怎么回事?!”

     青发人的镜片反着光,指了指打开了箱门的烤箱。厨房里弥漫着一股焦臭味,来源很明显是冒着青烟的烤箱内部。内部的烤箱托盘从中间被烧掉了一大块,底部掉落着一团可疑的灰烬。

     “……”

     “说,怎么回事?”

     红毛狮认命地举起手作投降状:“我干的。”

     “您脑子进红豆泥了?”

     “……热东西的时候太慢了……就打开扔了一团火进去……”

     “哦呀,看来比进了红豆泥更严重了呢。
您的脑袋完全就是一半面粉一半水,晃一晃就会变成浆糊了吧?”宗像礼司强忍着爆粗口的冲动,冷静地推了推眼镜,“太慢您不会把温度调高么?”

     “……哈?这东西还能调温度的么?”

     “……不然呢?”咬牙切齿。

     宗像礼司翻了个白眼,抱着“不和智商负数的煞笔计较”的心理,戴上手套开始收拾惨不忍睹的烤箱。一边收拾,一边对罪魁祸首絮絮叨叨碎碎念,“这可是新买半个月的烤箱这下可不能用了您真是……”

     周防杵在原地愣了一会,看着媳妇一脸心疼的样子,暗自琢磨着是不是得认个错。

     宗像礼司十分麻利地将报废的烤箱装进旧纸箱里,干脆地将箱子扛上肩头,瞪了红毛狮一眼:“您还傻站着干嘛?”

     看周防一脸欲言又止,青发人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宗像无奈地叹了口气,语气里满是不明显的宠溺:“看在阁下并非有意,在下就勉为其难地原谅您了。跟我出去买新的。”

     “……哦”

     红毛狮松了口气,上前将懵逼的宗像连人带箱扛在肩上,噔噔噔地下楼去了。

     看来不是特别生气嘛……所以等会可以放心把燃气灶也被自己弄坏的事情告诉宗像了。 

     下楼的途中,周防这么想着。





 ⒋为了他可以吃讨厌的东西

    
    厨房里隐隐传来炖菜的气味。

    红毛狮不开心地皱起眉头。宗像你个骗子,
说好今晚吃肉的。

     “周防,吃饭了。”

    宗像礼司把菜从厨房里端出来,稳稳地放在桌面上,一边解围裙一边对窝在沙发里诈尸的周防道。 红毛狮萎靡不振地坐到餐桌前,看到桌上的菜,更加萎靡不振地磨起了筷子:

    炒青菜、干锅包菜、菠菜蛋汤,还有卷心菜丝拌红豆泥……沙拉。

    食肉的狮子不乐意了,举着筷子发呆,沉默地抗议着。对面的青发美人毫不受影响地往自己碗里夹菜,姿势优雅得像在吃西餐。周防更加郁闷地举着筷子,幽怨地看着若无其事的宗像礼司。

    “阁下还不吃?”

    收到不满视线的宗像,将筷子夹菜的一端放在桌沿外侧,伸手揪了揪狮子额前软趴趴的须须。

    “……”誓将抗议进行到底。尤其是红豆泥拌卷心菜丝沙拉。

     宗像礼司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知道周防在抗议什么。原本今天是要做肉给狮子投食的没错,但工作必须下午处理完毕,一直拖到晚上七点半才下班,根本没时间做步骤繁多的肉类。至于卷心菜红豆泥沙拉……嗯,这只是顺手。真的。

    “好吧。我去做。”

    终是不忍心看到周防一脸痛苦将蔬菜硬塞进嘴里的模样,宗像礼司起身,安抚性地摸了摸周防手感不错的红毛,重新系上围裙走进厨房。

    真是……任性的家伙……

    宗像礼司一边从冰箱里拿出肉,一边叹息着,无意识活动着因批改文件而酸麻无比的肩膀。蓦地,背后贴上一片温热,腰间一沉。

    “喂……等等。”

    低哑富有磁性又不失性感的嗓音,在耳边放大。温热的气息扑打在自己柔软敏感的耳垂处,染上一抹嫣红。

    “谁说我不吃了?”

    嗯?

    宗像礼司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生肉就被一把夺过,粗暴地塞回冰箱里。环在腰间的那双手,一使劲将自己拖回餐桌前,不算温柔地把自己按回椅子上。顺手还扯掉了系在脖颈处的围裙带子。

    “您不是要吃……”

    话还未说完,周防已经夹了一筷子青菜,十分平静地送进了嘴里,右边的腮帮因为咀嚼而一鼓一鼓的。

    红毛狮一边强忍着味蕾带来的不愉快感受,一边努力保持镇定地看了呆愣在桌前的宗像,有些含糊地开口:“干嘛不吃?”

    “……不,没什么。”

    青发人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执起筷子夹了菜,优雅地送进嘴里。






⒌ 几乎任何要求都会被满足

    众所周知,周防尊天生是吸引小动物的体质。即使在公园里打盹,也会有流浪狗流浪猫哼哼唧唧地蹭过来求抚摸。

    周防本人也挺喜欢小动物的。

    所以,发现那只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小猫时,周防扯住了宗像礼司的手臂,蹲下来,看看小猫,又看看媳妇。意图不言而喻。

    “……不行。”

    宗像礼司犹豫了一会儿,断然拒绝,“阁下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我们可以把它送去动物救助站。”

    “它太小了。”
    
    红毛狮还是不甘心,抬头用和小猫一样的无辜眼神看着宗像。

    “走吧。”

    青发人不容辩解,伸手尽量轻柔地抱起小猫,拉上红毛狮,向动物救助站走去。小猫似乎很惊恐,使劲挣脱了宗像礼司的怀抱,跳进周防怀里。

    也是,自己是最不受小动物欢迎的体质呢。

    青发人抓了抓自己的手背,无奈地轻笑。

    将小猫送进救助站之后,两人回到了同居的公寓。红毛狮像往常一样摔进沙发里,却罕见地没有睡着,歪头看着宗像礼司沏茶时赏心悦目的样子。

    “宗像。”

    “是?”

    白皙修长的手指稳稳地将热水注进茶叶里,
氤氲的热气衬得那双手更加白皙。茶叶在热水的作用下缓慢地舒展,茶水的水面上映照出周防不安分的手。

    “我想养只猫。”

    “家里不是有一只了么?”

    “?”

    “还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随时发情的野蛮猫。”

    宗像礼司略带嫌弃地拍掉那只在自己衣服里揩油的爪子,优雅端起茶碗,琥珀色的茶水被送进淡色的唇,染上一层水色。

    “哈……想养而已。”

    红毛狮的目光锁定在宗像礼司的唇上,眼底流淌着炽热的岩浆,暗流涌动。

    青发人了然地勾唇一笑,向前倾身,鼻尖蹭了蹭周防的鼻尖,茶水的清香成倍放大。狮子眸色一黯,伸手扣住柔软的青丝,覆上了淡色的嘴唇。

    “随便点火可不好,Munakata——”

    一阵见血的撕咬后,周防尊拖长了声调,尾音还带着点不明意味的上扬,道。

    这是狮子要将猎物拆吃入腹的预兆。

    “哼。”

    周防尊直接扛麻袋似的将人扛在肩上,走进了卧室。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第二天清晨。

    周防迷迷糊糊地醒来,发现枕边的宗像不见了踪影。正要翻身下床寻找,青色的身影抱着什么东西走了进来。

    “……嗯?”周防看见那团毛球,一愣。

    宗像将怀里的小毛球轻柔地放进周防的怀里。小毛球颤巍巍地伏在狮子的胸口,柔嫩的爪子好奇地拨拉着新主人额前的两撮龙虾须。

    周防有些惊喜地伸出手,揉了揉小猫柔软的绒毛,一把将站在一旁微笑的宗像扯回床上,又是一番撕咬般的亲吻,只不过少了些凶狠,多了些温柔。

    也好。宗像礼司目光柔和地看着埋在自己胸口的红毛脑袋,想。

    猫毛过敏什么的,只要吃点药就好了吧。只要这只狮子开心就好。

————————TBC————————

感谢食用(ฅ>ω<*ฅ)后五题正在产出中www

    

 
评论(30)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