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礼妃快回朕的龙床上呆着10

#封后仪式什么的虽然参考了一些资料……但过程全是自己瞎编,bug依然满天飞orz考据党求放过qwq
#没错室长就是忽然变成长发惹
#ooc深井冰啥的窝就不说啦
#最后尊礼快去结婚结婚结婚嗷嗷嗷!!!!



以上——不嫌弃的话就来吧!ヾ(*´∀`*)ノ





    “阁下这是准备成亲么?”

    礼妃娘娘修长白皙的手指抚上那张无比显眼的大红色“囍”字,笑得意味深长,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墙壁,发出轻微的闷响。

    “啊。”

    周防挑眉看着面色平静的宗像。鎏金和绀紫,在这一刻重合对视。

    空气里似乎碰撞出灼热的火花。

    皇上猛地上前一大步,伸手揽过自家娘娘纤细的腰,另一只手扣住了柔软顺滑的青丝,往自己的方向粗暴地按去,轻车熟路地覆上淡色美味的唇。

    数日没有品尝到的美味。周防满足地继续深/入,丝毫不算温柔地掠夺着。被动的毒蛇眯起紫色的眼睛,嘶嘶地吐着信子,开始猛烈地进攻。不出半晌,整个口腔都弥漫着腥甜的气味。

    双唇分开,嘴角拉扯出一条细细的银丝,被周防轻佻地用舌尖挑断。狮子露出了危险的目光,他凑近宗像礼司微微发红的耳垂,恶意地呼出一口热气:“晚上有你好受的,宗像。”

   “我期待着。”礼妃娘娘莞尔一笑,上挑的眼角似是要把人的魂魄都勾了去。

    “陛、陛下……”从刚才就站在门口目睹了自家陛下和礼妃娘娘酱酱又酿酿、一动都不敢动的小侍女,抱着必死的决心开口了,“封后仪式已经准备妥当了。”

    “嗯。”周防满意地笑笑,抬手勾起宗像礼司精致的下巴,声音低沉又隐隐有些期待,“带朕的准皇后娘娘去梳妆。”

    “是!娘娘这边走。”小侍女乐颠颠地拽着自家娘娘往外去了。

    “陛下,新做的龙袍已经完工了。”内侍俯首走进,双手托着一袭叠得整整齐齐的龙袍。

    “嗯。拿过来。”



    偏殿内。

    “娘娘您别乱动,发簪会掉下来的。”

    小侍女扶住宗像要摘下发簪的手,“奴婢好不容易才弄好的。”

    “恕我直言,这东西戴着很难受。”宗像礼司有些别扭地坐在铜镜前,看着镜中自己被发簪绾起的青色长发,浑身不自在。

    “那这样。”小侍女抽掉了几支,只剩下两支朴素的紫檀发簪在脑后盘了一个髻。再打量铜镜之中的人,没有被盘起的三千青丝披散在肩头,衬得人更加面庞如玉,紫色的眸灿如繁星,再加上上挑的眼角,勾人心魄。

    “就这样吧。”礼妃娘娘弯唇一笑,站起来让小侍女为自己穿上繁复华丽的衣袍。

    那是一身天青色流云纹样的衣袍,衣袖纯白,袖口缀流云勾线图案,下身的衣袍一角绣上了一大朵半开的青莲,逼真得花瓣上的水珠都像是要滴落下来。礼司兀自打量了一番这身衣袍,轻笑。

    束好腰带后,小侍女整个人都被惊艳傻了。
礼妃娘娘求嫁qqqqqqwqqqqqqq!!!!

    “爱妃,朕……”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换好华服的皇上一眼就看到了梳妆完毕的宗像,“来了”二字被硬生生吞回腹中。

    真……特么好看……

    周防只想爆粗口。
    
    “哦呀,还是学不会敲门么?野蛮人。”

    礼妃娘娘挑了挑眉,转身也被自家陛下小小地惊艳了一下。果然是人靠衣装,红黑相间的金丝勾边龙袍,套在周防身上倒是分外合适。鎏金色的眸闪烁着明亮炙热的光彩,大气的款式也衬得眉宇间蓦然多了几分英气——如果把须须去掉就再好不过了。

    礼妃娘娘自己还没有起身照过镜子,不过从周防有点呆滞的目光中可以知道,至少把皇上大人惊艳住了呢。

    天青色的衣袍和墨蓝色的长发没有半分违和感,完美地勾勒出宗像礼司颀长清瘦的身材。
皮肤白皙到近乎透明, 精致的五官仿若是被雕刻家精心修饰过。 紫色的丹凤眼让人想起橱窗里璀璨的水晶球,眼角宛如被画家的笔尖勾勒过,微微上挑。周防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某个部位有些不太好的变化。

    “真想吃了你。”

    周防毫不掩饰眼底的炽热,勾唇邪气地一笑。

    “那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礼妃娘娘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换来自家陛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走了。”皇上大人伸出一只手,将自家娘娘的手包裹在其中,一步步往大殿去了。

    群臣早已在大殿门口那冗长的石阶上俯身而立,最上方,端着册封书与皇后玺印的使者,正恭恭敬敬地立在一旁。

    两人扶着对方的手,沐浴着群臣目光,一步步往上走去。龙袍与青衣的衣角随着走上台阶的动作而一下下摩擦着地面,晕染开无比强大的气场。那是王的威压。

    石阶很长,走到顶端费了一些时辰。二人转过身,面对着石阶下黑压压的人群,相视一笑。周防对主持的承制官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承制官恭敬地应诺,转而走下石阶,到宣读制命的位置前站定,向群臣高声呼:

    “有制。”

    两个捧着册封书和皇后玺印的使官走下,金色的玺印在阳光下闪烁着灿烂的光芒。

    “ 宗像氏【改成礼氏会不会好听点orz】攸德,温婉淑德、娴雅端庄,着,册封为后,为天下之……母仪。内尽妻子……之能,外辅……朕躬,以明法度、以近贤臣。使四海同遵王化,万方共仰皇朝。”周防拿着册封书念得有些磕磕巴巴,一边念一边腹诽着这词也忒拗口了些。

    “授印。”承制官又是一声高呼,使官躬身一步步走到宗像面前,双手将皇后玺印奉上。
青衣人莞尔,修长葱白的十指接过金色的玺印,群臣顿时齐齐跪下俯身一拜:

    “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由于人数众多,一句话的声音被放大了无数倍,声若洪钟,回荡在整个皇城的上空,盘旋在青蓝色明媚的苍穹之中,萦绕不散。

    礼妃娘娘,不,现在应该叫皇后娘娘,轻轻拂了宽大的衣袖,带起一阵清冽的抹茶味。
“诸君请平身。”清朗低沉的声音不大,却很清晰。

    “谢皇后——”
    
    头顶上方,青蓝色的穹顶,干净得没有一丝云絮,就像下方身着天青色华服的人,清冽纯粹,毫无阴霾。

    “众卿,今日朕大婚,大赦天下。特此在云中阁设宴,望众卿都能到场与朕和皇后同乐。”话是对群臣说的,周防陛下的眼睛却是微笑着看着自家皇后娘娘,“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

    后一句压低了声音,鼻腔里呼出的热气糅杂着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扑打在青发人白软的耳垂,敏感地泛起淡淡绯色。

    “野蛮人。”

    皇后娘娘低笑一声,嘴里说着抱怨一样的话语,唇角却勾起清浅的弧度。

————————TBC————————

感谢食用(ฅ>ω<*ฅ)

下章有肉渣喔呼呼~准备写到爆肝_(:з」∠)_

 
评论(1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