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纯糖十题(后五题)

6.偶然看到他喜欢的东西,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买下了。

    赤发的男人叼着烟,漫无目的地走着。

    路过一台自动贩卖机时,周防驻足想了想,打算从口袋里掏硬币买瓶水果牛奶。正要投币,透过贩卖机的玻璃,他看到了一家拼图专卖店。

    打算投币的手顿了顿,硬币被放回口袋。男人吐出一口白色的烟雾,转身向拼图店走去。

    门口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伴随着“欢迎光临”的甜美女声。周防有些茫然地扫视着四周。

    嗯……那盒好像是他收集了很久的限量版拼图……

    周防尊上前,从货架上抽出一盒包装精美的拼图,翻过来看了看标价。嗯,不算太贵。但是,好像买完以后就没有多余的钱买水果牛奶了……
    
    “买!”“不买!”两只小人拔出剑开始在脑内决战起来,一时间难辨胜负。



    “欢迎下次光临~”

    店员甜美的声音蓦地在耳边响起,周防猛地反应过来,手里的拼图居然已经用塑料袋装好,被自己提在手里了。


    ……

    ……

    嗯?



    再翻兜,只剩下半盒万宝路。

    男人无奈地看着手里的拼图,目光里泛着些许温柔。

    嘛,果然,在自己的潜意识里,还是他最重要啊。

     周防勾了勾唇角,提着袋子出了店门。意外的是,他居然在刚才自己徘徊的自动贩卖机前,看到了爱人颀长的身影。

    宗像礼司看到周防,有那么一点点惊讶,下意识地将手里的东西往身后藏了藏。同时这么做的还有周防。

    “阁下居然会去拼图店?”

    “你居然会在贩卖机买饮料?这里可没有瓶装绿茶卖。”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说完后又同时愣了愣,似乎明白了什么。鎏金色的火焰和冰紫色的星辰交映,对视,无声地交流着。

    给我买的?

    哼。您不也是?

    呵,你猜。

    3,2,1

    两人同时从背后拿出了藏起来的物品。

    拼图和水果牛奶。

    是默契吗?宗像无声地微笑。

    大概算是。周防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牵过宗像的手,将水果牛奶放进装拼图的纸袋里,踩着碎了一地的灯光,往家的方向走去。

    路灯下,他们的影子重叠在一起,仿若一个人。






7.欢爱之后相拥入眠

    窗外是浓稠的夜色,一轮皎洁的圆月安静地嵌在墨色中,泼洒下一地银白色的碎光。

    一缕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刁钻地钻进不断发出暧昧声音的房间里。

    微弱低哑到几乎听不到的呻吟,从宗像的喉咙深处细碎地透出,引得压在身上的赤发男人一阵大力的动作。

    身下人一声忽然拔高的呻吟之后,周防喘息着躺回了右半边的床榻,大口呼吸着余热还未散去的空气里,混合着的清茶与威士忌的冷香。

    身边的人半天没有动静,周防侧过头,呼吸错了错。那双平时里冰冷清冽的紫色眼眸,此刻失去了焦距,眼角泛红正无神地盯着天花板,被吻得红肿的唇张着大口大口地喘息,看样子还没从刚才激烈的情事中缓过劲来。

    “……”

    男人不算温柔地伸手将人揽进怀里,将下巴搁在恋人被汗水打湿的柔软发顶。光裸的胸口相抵,能清晰地听到对方心脏的跳动,砰,砰。

    “唔……你……明晚给我,睡沙发……”宗像无力地抬了抬发顶,将额头抵在对方温暖的胸膛上,咬牙切齿地哼哼。原本恶狠狠的语气,却因为情事而变得绵软而甜腻,带着点模糊的鼻音。

    “呵,怕接下来一个星期都下不了床?”

    周防吻了吻软绵绵耷在颧骨边沿的深蓝鬓发,眯着眼睛笑得很是欠揍。

    “闭嘴。”宗像礼司头也不抬,疲倦地闭上了眼睛,上下的睫毛浓密地贴合在一起,安静得像只蝴蝶。

    睫毛真长。

    周防百无聊赖地想着,双臂圈住对方的腰,正要合眼准备入睡,蓦地有什么微凉的东西锢住了自己的腰。

    垂眸,怀中的人蜷在胸口,双手无意识地抱住了自己的腰,胸口随着呼吸微微地起伏着。

    在黑暗中十分明亮的鎏金色眸光黯了黯。

    盯着怀中的人半晌,周防尊低低地笑了一声,将揽着对方腰肢的手臂,收得更紧更紧。

    晚安。

    他在已经熟睡的人的额前,轻柔地留下一吻,随即闭上眼睛睡去。嘴角还残存着的些许笑意。

    一夜好梦。






8.喝醉了之后意外地坦率呢

    新年将至,街上的商店陆陆续续挂起一串串绚烂的彩灯,组合成毫无新意的“happy new year”的字样。传统的红纸灯笼也被悬在卖年货的摊子上,散发着浓浓的过年气息。

    SCEPTER 4群组群通话中……

    “室长,我祖母病危了,我得去看看她所以……”

    “室长,今天我妹妹生日哦所以……”

    “室长我还要上英语课所以……”

    “室长,今天有新发售的游戏我要通宵排队qwq所以……”

    “室长,我的猫没有人照顾所以……”

    “室长,今天的星座占卜说不宜出门欸所以……”

    “室长,我找不到两只一样袜子所以……”

    电话里,青组小天使们深吸一口气,语气听上去严肃得像要慷慨就义:

    “很抱歉今晚的年会我们就不参加了!”

    “那还真是遗憾呢,诸君。”

    宗像礼司这么回答,但淡岛敢赌十盘红豆泥,自家上司现在绝壁笑得灿烂无比,并且已经为他们写好了加班一周的通知单。

    “我就说没人会来。”

    SCEPTER 4室长室的沙发上,赤发的男人懒洋洋地对宗像说道,“所以跟我去HOMRA。”

    “哦呀。”青发人斜眼看了看大腿上那只火红的脑袋,轻笑一声,“既然阁下都这么死皮赖脸地求我了,那我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您了。”

    一般情况下,周防邀请宗像去HOMRA,不是喝酒就是做些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事情。但,今天可是新年呢,而且还是石板消失后周防重生的第一个新年。

    HOMRA内,站在调酒师位置的周防,将一杯调好的鸡尾酒推到端坐着的宗像面前。

    “阁下居然会调酒?”

    青发人修长的手指端起高脚杯,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杯中深蓝色的酒液,低头轻轻嗅了嗅,勾起唇角。

    “这是处女作,深蓝妖姬。尝尝?”周防调酒师摘下围裙,手肘撑着脑袋看着有幸享受到自己调酒服务的宗像先生,轻笑。

    “不胜荣幸。”宗像礼司微笑着挑挑眉,将淡色的唇凑到杯沿,深蓝色的酒液被缓缓送入口中。入口的一瞬间,宗像秀气的眉毛紧紧地皱了起来。

    辣。

    烈焰灼烧般的炽热,裹挟着刺激的辛辣,一路从喉咙烧到胃部,烫得难受。

    “真不愧是野蛮人调的酒。”

    青发人皱着眉看着周防,摇了摇手里的高脚杯。

    半晌,青发人的表情微微地变了变,紧皱的眉头也慢慢地舒展开。口腔里冰凉酸甜的余味,顺着刚才烈酒灼烧的火辣,轻缓地覆盖,蔓延,竟有种令人上瘾的舒适。

    “真是……”宗像有些诧异地看看杯子,又看看周防。

    “怎么样?”看到对方的反应,临时的红发调酒师满意地问,语气里甚是得意,引来青发人一个鄙夷的眼神。

    “哼,勉勉强强能入口。”还不错。
    
    “呵。”不坦率。

    不多时,青发人与周防在斗嘴间,那杯深蓝妖姬已经见了底,宗像白净的脸颊开始微微地泛起诱人的绯色。

    周防暗自笑了一声,他可是加了微微稀释过的波兰Spirytus,草薙的珍藏,不醉才怪。
    
    “嗯……你怎么有四根须须?!”

    喝醉了还不自知的某人,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周防,殊不知这只是重影而已,还猛地扑上去睁大眼睛仔细地看着,浓烈的酒气扑了周防一脸。

    “喂……你喝醉了。”

    这下玩脱了,原本只是想让他尝尝自己的处女作来着。周防一把抱住差点摔倒的宗像,皱了皱眉。

    “唔……才没醉……欸?你是谁啊……”迷迷糊糊的宗像努力地睁大眼睛,“……周防?”

    “……是我”

    “哦呀您……不是死了吗……我记得我亲……亲手杀了你……来着……”醉醺醺的青发人迷茫地看着周防,突然一个膝撞,差点威胁到周防的命根子,“你……死了就死了!回来……干什么!”

    怀中的人突然激动起来,一口咬住周防的肩头,手用力地打着周防温暖的胸膛,挥臂时还打碎了几只高脚杯:“混蛋……去死啊,不是死得……很开心吗?……刀……刀呢……”

    “宗像……我不会再离开了……”周防任由他咬着,这是他欠他的。赤发男人只是抱紧了怀中人的手臂,防止他被玻璃碎片划伤。

    “……”宗像礼司突然安静下来,松了口。紫色的眼眸看着周防,眼神有点哀伤,“您不知道……捅进去的时候……这里很痛么……”说着,按了按自己的左胸口。

    “嗯。”周防感觉自己的心脏被这个眼神狠狠地剜了一刀,疼疼的。他知道,在杀死自己的时候,宗像承受的痛苦比自己多得多。

    他将宗像的头按向自己的肩,抓住他放在左胸的冰凉的手,放到自己的左胸口:“这里的疤还在,但是你看,它还在跳。”

    “呼……还在跳啊……”宗像礼司迷迷糊糊地露出一个带着酒气的笑容,低低地嘟嚷道,“真好。”

    说完,身体一软,瘫倒在周防的怀里。

    周防尊温柔地看着怀里已经睡去的青发人,帮他将碎发别到耳后。

    喝醉了之后意外地坦率呢。

    不过……似乎并不是什么坏事?
    

    

9.夜深了还在等自己回家

    今天的青之王也一如既往地忙碌呢。

    Scepter 4 屯所,室长办公室。

    宗像礼司合上最后一本文件,长长地吐了口气。

    桌上的电子钟显示的时间是2:08。这个点,家里的那只狮子早就睡了吧。

    室长大人轻笑着收拾好东西走出屯所,向家的方向走去。

    已经入冬了,天上纷纷扬扬飘洒着细碎的雪花,不断融进脚下略厚的雪层里,在路灯橘色的灯光照耀下,显示出黄昏的云朵般的温暖。

    宗像紧了紧脖子上那条暗红色的围巾,一边呵着白气,一边用冻僵的手指拿出钥匙来开门。

    家里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暖。

    宗像脱下落了雪的制服,轻轻拍了拍,在穿过走廊时,意外地发现沙发上露出一半红色的脑袋,还不住地往下顿,时隐时现。

    “嗯……回来了?”

    昏昏欲睡困得脑袋一点一点的红毛狮揉着眼睛,抬眼看着自己。

    “嗯。还不睡?”

    “等你。快去洗,困死了。”

    “您大可以不用等我。”

    “啰嗦,难道要我帮你洗么。”

    “滚床上去。”

    宗像勾起唇角,推开浴室的门。

    有人等自己回家的感觉,有点不错呢。



10.所有密码都是他的生日

    电影院内。

    “请输入卡的密码,先生。”

    “麻烦,你帮我输。1001。”

    银行,取款柜台。

    “请输入密码,先生。”

    “帮我输。1001。”

   拼图定制店内。

    “请输入卡的密码,先生。”

    “输1001。”

    西餐厅内。

    “先生,请您输入卡的密码。”

    “好的……”

    “他的密码是0813。”

————————FIN————————

妈呀终于码完了!在开学之前!【狂喜乱舞.gif】

感谢食用(。・ω・。)ノ♡

以及,开学以后,蠢丸产粮的速度会变得很慢哦民那orz【土下座】

 
评论(19)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