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宗】合租记Ⅱ

#之前那篇就当楔子吧www
#前章见主页→
#lo主今天也没吃药(*´艸`*)

第一章『初相遇』

    “哟,早啊,尊。”

    位于镇目町街边的酒吧里,戴着墨镜的金发男人一边擦拭着手里的高脚杯,一边向撑着伞推门而入的赤发男人打了声招呼。

    “啊,早。”

    周防单手插着兜,像往常一样一副颓废的样子,一屁股坐到吧台前的高椅子上。清晨的酒吧本来客人就少,加上下雨,没有客人。偌大的酒吧只有他和草薙两个人,显得有些冷清。

    赤发的男人用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熟练地点了一支烟,叼在嘴里。钢轮打火机的火舌舔舐白色的烟纸,伴随着丝丝缕缕袅袅升起的白色烟雾。白色刺鼻的气体慢悠悠地向四周扩散,最终消失不见。

    蓦地,周防的视线透过明亮的落地窗,锁定在那个背靠落地窗,清瘦而颀长的深蓝色背影上。

    雨下得很大,那个人正在酒吧的屋檐下躲雨。看上去是走在街上被突如其来的雨淋了个湿透,周防可以清楚地看到男人过长的鬓角正在往下滴着水。

    本着招揽顾客的目的,HOMRA酒吧侍应生周防先生拿了一条毛巾,走出门去,拍了拍那男人的肩膀:“喂。”

    男人一愣,转过头来,看着陌生的赤发男人。周防握着毛巾的手顿了顿————被青发男人的长相惊艳半晌。

    面庞白净,五官是被希腊雕刻家精心修刻过般的精致。唇色很淡,抿成一条锋利的线。鼻梁高挺,最精致的就是那双深紫色的丹凤眼。眼角上挑,紫色瞳孔犹如冰冻了数个世纪的冰海、北极上方最深邃明亮的星空,即使隔着镜片也有种令人甘愿沉沦的诱惑。

    “喏。”

    半晌的晃神之后,周防将手里的毛巾递了过去。青发男人接过,弯了弯眉眼,露出一个公式化的笑容。

    “谢谢。”

    男人接过毛巾的手也是那样精致好看,白皙而修长,骨节分明。他将毛巾覆在湿透的青发上,缓慢而优雅地擦拭着,似乎怕动作太大将头发弄乱。

    一看就是正统得要死的人。用力擦一擦不是干得更快吗。

    周防不解地腹诽着,忽然想起自己的目的。
他懒洋洋地看着青发男人擦拭头发的动作,悠悠地开口:“要进店里坐一坐吗?”

    正在擦头发的宗像礼司一愣,继而看到赤发男人身上穿着十分违和的侍应生黑色围裙,不禁哑然失笑。

    招揽顾客吗?真是笨拙的方法。

    不过手里的毛巾还是人家给的,不进去似乎不好意思呢。他想了想,露出一个公式化的优雅笑容,道:“盛情难却。”

    周防闻言,驾轻就熟地推开酒吧木质的大门。宗像礼司十分自然地跟在男人身后,正要踏进酒吧,前面的周防突然将手一松,迅速闭合的门差点砸到今日酒吧的第一位客人。

    真是不合格的侍应生呢,连为客人扶门这种基本的事情都做不好。宗像礼司皱了皱眉,伸手扶住吱呀作响的门,心中对红毛侍应生的好感度直线下降。

    “欢迎光临。”

    吧台背后,看起来比红毛侍应生靠谱许多的金发调酒师,对在吧台另一边落座的青发客人露出一个亲和力十足的笑容,继而熟练地拿出菜单,推到宗像面前,“喝点什么?”

    宗像礼司低头扫了扫菜单,不大的酒吧,酒类倒是很多,并且价格比自己以前去的酒吧要公道许多。

    “嗯…… Blue Margarita,多谢。”

    “好的,请稍等。”

    金发调酒师微笑着背过身去,熟练地忙活起来,无事的宗像便开始打量起这家不大的酒吧。不似其他酒吧那样的脏乱,吧台、地板、桌椅,甚至是天花板,无一不是木质的,并且擦拭得一尘不染。桌子排放得整齐合理,无论坐在哪里都可以看到吧台和中间台上放置的那架白色三脚架钢琴,也被擦得铮亮,映照出门口挂着的那只晴天娃娃风铃。

    若没有招牌上的“酒吧”二字,恐怕所有人都会以为这是家咖啡厅。

    “久等,您的 Blue Margarita。”沉思间,调好的酒被推到面前,冰块随着液体沉浮,撞击玻璃杯发出清脆的声音。杯中清新明亮的蓝色,与落地窗外阴沉朦胧的雨天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您是准备去上班么?”

    草薙出云带着温和的笑容十分自然地开始搭话,顺便将瘫在卡座上又睡死过去的周防轻车熟路地踹醒。

    “不,今天是周末,否则在下不会喝酒。”修长的十指端起酒杯,淡色的唇凑近杯沿,优雅地浅抿了一口,目光里流露出一丝满意,“只是想要出来买副拼图,但是忘记带伞了。”

    “今天那家拼图店没开门。”

    一直被无视还被踹了一脚的周防索性坐在地上,懒洋洋地开口。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听上去像混合了沙砾,鼻音浓重,有种别样的性感。

    野蛮懒散的人,声音倒是不错。宗像兀自想着,将注意力放回到重点上:“恕我冒昧,您怎么知道没开?”

    “来上班的路上看到的,今天歇业。”周防随意地拍拍衣服起身,坐到宗像身边的椅子上,面无表情地点了一支烟,叼在嘴里,刺鼻的尼古丁气味顿时弥漫开来。

    宗像礼司皱眉,用力地挥开萦绕在自己身边的烟雾,语气里满满的不悦:“请您不要在客人的身边抽廉价烟,在下会忍不住吐出来。”

    赤发的男人饶有兴致地看着将优雅面具掀开一角、面露不悦的青发男人,起了玩弄的念头。若是他那令人不爽的优雅面具被全部揭下,会是什么样子呢?

    “可你没吐。”

    周防淡淡地吐出一口白色的烟圈——冲着宗像礼司白净的脸。朦胧间,赤发男人的神情,似是在挑衅。

    “哦呀,阁下真是无聊透顶。在下吐不吐与您有关系么?”

    宗像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嘴角扬起一个无比灿烂的弧度,紫色的眼眸中却像冰一般寒冷。

    “尊……你在干什么!”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的草薙,连忙压下周防夹着烟的那只手,恶狠狠地掐了侍应生的后背,压低的声音像是要吃人,“闭嘴把烟掐了!等会把客人气跑了我让你吃三天小世理特制爱心红豆泥!”

    “啧……”在红豆泥的震慑下,周防尊不情不愿地将烟按灭在烟灰缸里,起身将手揣在兜里,一晃一晃地上楼去了。

    “哼……”

    宗像礼司冷哼一声,淡淡地看着红毛侍应生颓废的背影,在回头对上金发调酒师的瞬间又换上一个优雅的笑容。

    “那个……真的十分抱歉。我家大儿子……呸,尊他就是这副德行,您别生气,这杯 Blue Margarita就送给您当作是赔罪了。”出云陪着笑,连连向青发的客人道歉,温和又得体的礼仪让人生不起气来,“回头我让他吃世理酱的红豆泥……就是超级可怕的黑暗料理啦哈哈……”

    “在下并没有生气。”宗像弯唇,笑得无比纯良,又想起了刚才草薙的话,笑的更加灿烂,“您刚才说……世理酱?莫非是淡岛君么?”

    “呃?您认识她?”

    “她是我的下属。淡岛君是位优秀的女性呢。”宗像抿了一口面前亮色的酒液,继续礼貌地微笑,“她曾说过她有一个酒吧老板男友……莫非是阁下?”

    “咦!!!啊!好巧!……那那那那就麻烦多照顾照顾我家世理酱了啊。”出云勉强微笑着,心里恶狠狠地塞了周防尊一卡车的红豆泥。卧槽居然得罪了女友的上司啊!要是这看似纯良本体抖s的家伙一个不爽拿小世理开刀肿么破?!金发调酒师觉得自己的墨镜快碎了。

    “淡岛君是位得力的部下呢,并且还是s4唯一一位女性,在下自然不会亏待她的。”保持着无辜纯良微笑的上司,以优雅得无可挑剔的姿势饮尽了杯中剩余的酒液,“多谢款待。那么……在下就先告辞了。”

    话毕,宗像起身理了理风衣上的褶皱,将纸币平整地压在玻璃杯下,再次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

    “欢迎下次光临。”

    “当然。您家的酒十分美味。”

    叮当——

    青发人款款推开大门,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只剩屋檐上滑落的水珠敲打着潮湿的地面,
形成浅浅的水洼。他将放下的领口又重新竖起来,长腿一迈向马路对面走去。

    蓦地,似乎有一道灼热的视线牢牢锁定着自己,一直跟随自己到达马路对面的街角。宗像回头,不出意外地,在酒吧二楼的窗台上,与倚在窗框边的红毛侍应生撞上了视线。

    赤发的男人叼着烟,烟雾萦绕着,扯扯唇角冲自己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青发人毫不示弱,微笑着用眼刀剜了回去,视线交缠间,似乎有灼热的火星喷溅,散发着火药味。

    周防哼笑一声,弹了弹指间的烟灰,用十分简单粗暴的方式将烟蒂按灭在窗台上,随手扔到楼下。

    粗鲁行为让崇尚秩序的公务员皱起了精致的眉头。他抬眼看着周防,嘴无声地张合,表情似是在嘲笑,又似在责备。

    野蛮人。

    奇怪地,周防尊居然看懂了宗像的口型,哼笑之余还不忘无声地回呛了一句。

   多谢夸奖。

   青发人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继续待下去,他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冲上去和那侍应生干上一架。哦,顺便再把他那诡异的龙虾须子打个死结。

    周防尊慵懒地看着青色的背影离开,残存着烟味的唇角扯出一个胜利的笑容。

    呵,有趣。

————————TBC————————

码肉  渣   真心要爆肝啊啊啊ԅ(¯﹃¯ԅ)请允窝下周放(´இ皿இ`)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