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知道为何乌鸦看起来像写字台么?

#妈哒体考终于考完啦哇哈哈哈哈哈!!!!!
#『爱丽丝梦游仙境』疯帽子与爱丽丝的梗
#短小君一次完结 欧欧西有
#关于剧情台词什么的会与原著有出入,爱丽丝粉与考据党求不打脸_(:з」∠)_

撒,一狗→



———知道为什么乌鸦看起来像写字台吗?

———抱歉,不知道。


[1]

    周防做了一个梦。

    

    “这是哪里?”

    用大张的海绵纸束成的草丛后,钻出来一个穿着浅蓝色灯笼吊带裤的小人儿。小人儿柔顺的深蓝色发丝被劣质的草绿色海绵纸刮蹭得乱糟糟的,翘起几撮卷卷的呆毛。

    “尊,到你啦!”深红色的幕布后,小出云一把夺过红发小人儿手里牛奶盒,用力将小周防推了出去。

     “……”

    橘色的追光灯“啪”地打在一脸茫然的小周防身上。他抬手蹭了蹭脸上扑得厚厚的白粉,这才想起来念台词。

    “……你好。”

    “你是谁?!”小爱丽丝露出害怕的神色,
白嫩的手指着疯帽子先生脸上夸张浓厚的妆。

    “我是疯帽子……我不会伤害你,别怕。”
疯帽子先生木着一张脸,用一点也不温和的声音说着温和的台词。

    “不要再做噩梦了……”小爱丽丝惊恐地瞪着一双琉璃球一样漂亮的紫色眼睛,伸出左手掐住自己的胳膊,“醒来!”

     躲在幕布后的小出云闻声拉下干冰机的开关,浓浓的白色气体伴随着机器工作的声音逐渐蔓延了整个舞台,爱丽丝小小的身影逐渐消失不见。

    “爱丽丝漫游仙境,第一幕结束。谢谢观看。”小小的多多良朝观众席鞠了一躬,踮着脚将深红色的幕布拉下。场下的观众发出意犹未尽的感叹声。


     周防随着幕布落下而醒来。

    他习惯性地伸手去圈身边的人,却意外地扑了个空。原本应该躺着宗像礼司的地方贴着一张便条。

    『请阁下自行解决早餐,在下去超市买点东西』

    嗯……出去了么……

    周防尊悻悻地缩回手,翻身下床打算给自己倒一杯水果牛奶。

    今天是周防被石板吐出来的一周年纪念日。

    一年前的今天,大难不死,他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杀进scepter 4的屯所,沐浴着蓝衣服们惊愕的目光将宗像礼司一把压在墙上,重重地覆上了在他坠剑之前就无比渴求的薄唇。

    当然,凭周防尊的记性,早已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之前总有人帮他记着,现在也一样。

    


    宗像礼司的手在蔬菜和火锅肉的货柜之间徘徊了许久。

    今天是野蛮人重生的一周年纪念日。有个声音在脑海里盘旋着。

    修长白皙的十指将一盒鲜肉放进购物车里,路过饮品货架的时候还往里扔了几瓶水果牛奶。

    宗像礼司绝对不会承认,当看到水果牛奶货架上标记着“儿童饮品”字样的时候他笑了好久。

    心情愉悦的他拎着购物袋往家的方向走,碎碎的阳光透过芒果树浓绿的叶子投射下来,斑驳了宗像淡灰色的毛衣。

    待会可以用这个梗好好地嘲笑周防一整天了。他愉悦的想。

    宗像礼司不知道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福祸相依。




[2]

    距离宗像出门已经过了四个小时了。

    超市离家也不过五分钟的脚程,就算买东西买再久也应该回来了。

    无所事事窝在沙发上看了半天电视的周防终是失去了耐心,他摸出口袋里的终端机,拨出爱人的号码。

    “嘟——”

    “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没听见铃声么?

    周防皱了皱眉,再次摁下通话键。

    “嘟——”

    “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

    “嘟——”

    “您好,您所拨打的用……”

    周防尊盯着终端闪烁的屏幕,忽然没来由地一阵心悸。

    他迅速地披上外套,向门外跑去。被他落在桌上的终端机原本熄灭的屏幕突然亮了起来,上面显示着草薙的短信。

  『尊!礼司出事了!马上来第一医院!』



[3]

    在外面寻找了半天无果回到家的周防,看到短信后发了疯似的沿街向医院奔跑。

    是非因果,总是要结清的。

    蹲在手术室的大门外,周防呆滞地想着。

    他辜负了宗像,用最残忍的方式在他心里蚀刻下独属于周防尊的赤色印记。现在,宗像来讨债了。

    周防尊这辈子头一次感到恐惧。

    车祸,重卡,他仿佛亲眼看到宗像颀长清瘦的身躯被撞飞,重摔到泅着深红色的柏油马路上。

    十束不停地对他说,没事的,没事的,宗像君一定会没事的,king。

    “睡会儿吧,尊。”草薙拍拍自己的肩膀。周防摇摇头,他无法入睡。这一年里他早已习惯嗅着宗像身上薄荷清茶的香味入眠,他不在,他便无法安睡。

    他疲惫地倚靠在长椅上,点了一支烟,朦胧地回忆着关于宗像的一切。

    他们的初遇是在四岁,一个水果牛奶味的午后。

    他们的告白与初吻是在十六岁,一个在薄凉的清晨,一个在倦意弥漫的下午。

    他们的初次是在二十岁,一个热辣的午夜。


    “周防,知道为什么乌鸦看起来像写字台么?”
 
    十六岁的那个清晨,宗像约他到天台。彼时的他抱着一本《爱丽丝梦游仙境》,这么问周防。

    “哈?”周防尊不明所以。

    “果然是野蛮人。”宗像露出一副“就知道你不懂”的表情,笑笑将手里的书塞进周防怀里,镜片背后的紫色眼瞳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不明觉厉的周防罕见地放弃午睡读完了整本《爱丽丝梦游仙境》,他终于明白了,宗像要表达什么。

    行动大于言语,他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用唇封住了宗像欲言又止的嘴角。

    为什么乌鸦看起来像写字台?

    这句话本身并没有什么含义,只是疯帽子想要唤醒爱丽丝儿时与自己的记忆。因为每次离开仙境,爱丽丝都会忘却有关这里的一切,包括深爱着她的疯帽子。

    这句话的正解是,我喜欢你。


[4]

    宗像被推出手术室是在三个小时后。

    威斯曼医生看上去十分疲惫,显然救治宗像礼司用尽了他浑身解数。但他仍然撑着向草薙说明情况以及注意事项后,才被黑色短发的院长扶下楼休息。

    “医生说是肋骨和右腿粉碎性骨折,并且颅脑受损,有可能引发……”草薙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防的脸色,他最后恶狠狠地深吸气,轻轻地吐出那句话,“间歇性失忆症。”

    周防的呼吸瞬间乱了节奏。

    散发着福尔马林气味的病房里,他抬手极轻地抚上宗像礼司苍白到近乎透明的脸颊。

    周防尊不敢用力,因为现在的宗像礼司苍白得仿佛只消轻轻一碰就会化作一缕青烟消失殆尽。

    “宗像……”

    他感觉自己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莫约两个小时后,宗像醒了。

    他纤长浓密的眼睫轻颤,温凉的阳光镀上深紫色的眼底。

    周防尊毫不犹豫地将他拥入怀中。

    “唔……这位先生,麻烦您先松开……”怀里的人轻轻地说。

    周防退后,紧张地盯着他的嘴唇,手心里沁出些许冷汗。

  “嗯……请问,您是谁?”

    宗像礼貌地微笑着,周防却被这微笑刺伤了心脏。

    没事,只是间歇性的,他会想起来的……

    周防尊垂眼,对病床上的人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周防尊。suoh   mi——ko——to——”

   宗像礼司在心里给了他一个白眼:“在下耳力很好。”

    周防不语。

    威斯曼说过,伤他最深的人,他越容易忘却。



    “您是个好人,但您看上去很悲伤。”宗像礼司一口口喝着来自陌生男人的蔬菜粥,“明明素不相识,感谢您这三天来一直照顾我。”

    “没什么。”

    周防尊顿了顿,抽出一张纸巾替宗像礼司擦了擦嘴角,继而问他,“吃饱了么?”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周防决定试探性地问问。

    “宗像。”

    “是?”

    “知道……为何乌鸦看起来像写字台么?”

    “……唔,抱歉,不知道。”

    周防的眸光暗了下去。

    也许,真的是自己当初伤他太深。



[5]

    一个星期后。

    “周防尊,起来。”

    趴在病床前深睡的周防迷糊间被人摇醒。

    抬眼,宗像礼司用十分不满的眼神看着他,“起来,你很重。”

    “哦。”周防尊不情不愿地起身。忽然一道念头闪电般击穿他的心脏,他猛地站起来,咬牙切齿的对一脸愕然的宗像礼司道:“宗像,你真他妈会玩。”

    说着,恶狠狠地堵住了他的唇。

    一阵血腥味的撕咬后,宗像礼司有些遗憾地抹抹带血的嘴角:“哦呀哦呀,居然被发现了。还想再多享受几天呢。”

     “对才认识一个星期的人就丢掉敬语……哼,没人比我更了解你。”周防尊伸手将他揽进怀中,“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宗像十分享受地将额头抵在周防的胸口,唇角染上一抹狡黠的笑:“您问我知不知道为何乌鸦看起来像写字台的时候。”

    “baka mikoto。”

    “哼,喜欢baka的baka reisi。”

    他们贴上对方的唇。微笑地。


    知道么?最后一次,爱丽丝离开了仙境,她没有忘记她的疯帽子。

    那双猫眼石般碧绿的眸,就像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那样。

    “知道为什么乌鸦看起来像写字台么?”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呀。”

——————END——————

感谢阅读,只看过爱丽丝的电影所以BUG多得飞起,求轻喷TVT【鞠躬】

 

 
评论(7)
热度(49)
  1. 羽矜儿丸子不能吃@开学死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