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周防家浴缸的二三事(上)


#《我家浴缸的二三事》paro

#点心师尊✘人鱼礼

#有毒(๑•ั็ω•็ั๑)

#有毒(๑•ั็ω•็ั๑)

#有毒(๑•ั็ω•็ั๑)









    “野——蛮——人——,该换水了——”

    正在自己公寓厨房忙活的周防听见楼上传来拉长的喊声,一脸生无可恋地抚了抚额头——他家的人鱼又在使唤自己了。

    周防尊,男,25岁,咖啡吧点心师,家里养了条人鱼。

    你没有听错,就是一条人鱼——人身鱼尾、身材修长、长得贼漂亮的那种。







    “知——道——了——”

    周防学着对方拉长声音回了一句,将手上的面粉洗干净,趿拉着拖鞋上楼。

    “早上不是刚换过吗?”

    推开浴室门,浴缸里宗像礼司侧躺着枕在水龙头旁,手里捧着书正认认真真地翻看,海蓝色的漂亮鱼尾在水里悠闲地摆啊摆。

    “哦呀没办法,最近水污染越来越严重了呢。”宗像礼司放下书举起手臂,指了指皮肤上的一圈红疹。

    周防抓过他白皙的手腕,皱着眉看着那些红点,语气里透出些许担忧:“没事吗?”

    最近的水污染的确越来越严重了,原本两天换一次水,现在得半天换一次水。并且就算水换得再频繁,宗像身上的红疹还是越来越多,给他用了些人类的消炎药也不管用。

    “只能拜托阁下再装几套净水器了。”人鱼一副无所谓的口气,似乎并不在意。

    周防皱眉看着他,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俯身将他整个抱起来。宗像礼司也十分配合地用双臂环住周防的脖子,好让他能空出一只手来拔掉浴缸塞。

    盯着浴缸里看似干净的水从漏口打着漩涡一点点流走,周防尊看似不经意地问怀里的人:“中午想吃什么?”

    “荞麦面……还有抹茶和果子。”人鱼将手臂收得紧了些,好让人类温暖的体温传递到自己天生冰冷的躯体中。

    周防嗯了一声,腾出一只手来将三个净水器全部开启,再拧开浴缸的水龙头,清澈的水流开始缓慢地涌进浴缸里。

    待水放满大半个浴缸时,怀中的宗像礼司甩了甩尾巴,一个翻身从周防怀里挣脱。人鱼漂亮地翻了个身,扑进赖以生存的浴池里,溅起的水糊了周防一脸一身。

    “哦呀哦呀~果然舒服多了……”

    周防默默地看着背景绽放出无数朵粉红小花的宗像礼司,一脸“我习惯了”的神情抓起毛巾抹了抹脸。

    “实在忍不了我等会买荞麦面的时候给你带些消毒水。”周防不动声色地将水龙头扭到温水档,“走了,去买面。”说着,转身带上浴室门。

    失去了热源的宗像礼司抱着胳膊发了会儿呆,将脑袋埋进水里,小口小口吐着泡泡,清澈的水流掩盖不住他上扬的唇角。

 









♠♠

    买完药和荞麦面的周防走在夏天聒噪的人行道上,灼热的阳光让他不禁感到一阵恍惚。

    说起来,他在海边捡到宗像的那天也是这么热的天气。那时的周防并不住在这里,而是另外一座临海的城市。

    那天半夜失眠,凌晨两点他神经兮兮地跑到海边吹风。结果在嶙峋的海礁边看到一只昏倒在地不省人事的、类似于人鱼的蓝色生物。

    人鱼好像很痛苦,惨白着一张精致的脸,浑身的皮肤都在淌血,看上去有点惊悚。

    『喂你……没事吧?』

    人鱼没有回答,只是急促地喘息着用那双绀紫色的眼瞳望着他。

    周防经不住那样干净的眼神,伸手将人鱼横抱起来,带回了家里。

    在周防尊家浴缸里泡了一个晚上的人鱼在第二天清晨满血复活,表达谢意的同时告诉周防自己叫宗像礼司是人鱼族族长以及——宝宝饿了快投喂投喂【雾】。

    被人鱼奴役的悲惨生活就此开始。

    『周防君——请帮我拿个枕头来——』

    『周防君——请您帮我调一下水温——』

    『周防——请您快一点在下快饿死了——』

    一开始的宗像礼司还秉持着人鱼族长的那点子矜持,还会礼貌地喊他的名字向他要这要那,时间久了混熟了之后他干脆连名字都不叫了。就比如现在——

    “野蛮人——纯净水没了——”

    一听到饲养员回家的开门声,楼上的人鱼就开始各种使唤。

    “自己下来拿,顺便吃饭。”周防收拾着碗筷头也不抬。

    话音刚落,浴室里忽然透出一阵白光。人鱼迈着修长的双腿款款下楼,身上的红疹似乎好了些,没那么红了。

    “快过……!你能变腿就不会变身衣服吗?!”  【系统提示:周防尊受到宗像礼司(赤裸的)一万点暴击】

    宗像礼司玩味地看着给自己翻找衣裤的周防,眉眼弯成一道新月。

    野蛮人,还是这么笨。





   

    荞麦面一如既往地美味,只是此刻周防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对面那只人鱼祸国殃民的漂亮脸蛋上,根本没办法吃饭。

    宗像礼司执筷优雅的把面往嘴里送,柔软的青色鬓角垂下来,衬的皮肤更加雪白。

    周防干脆放下筷子撑着下巴专心地看。

   “喂,宗像。”

   “唔……是?”

    “我说,在一起吧。”

    “哦呀……我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么?”

    恶趣味的人鱼故意曲解了对方的意思。显然这种程度的表白还不足以让族长大人满意。

    “……”

    周防尊一眼看出来对面人鱼的小心思,英俊的人类勾唇露出一个摄人心魂的笑容。

    他起身拿开宗像礼司的碗筷,按住人鱼的后颈强势地吻了上去。唇齿交错的触感舒适得让人发疯,两个灵魂相互撕扯、啃咬、吞噬,他们用力地环上对方的脊背,即使隔着餐桌让这一系列动作变得困难。

    看着人鱼泛红的脸颊,周防觉得自己某个地方快要把持不住了。

    “……笨蛋。”

    宗像低头看到某人精神起来的胯间,笑骂。

    周防尊干脆利落地将人鱼打横抱起,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冲上卧室——他砸坏了咖啡吧的吧台被老板拎着酒瓶追杀逃跑都没这么快。

    “你想好了?”一把将宗像礼司按倒在床上,周防用手固定住人鱼不安分的双腿,露出一个捕猎前的危险笑容,“呵……接下来可没办法反悔了……”

    “真罗嗦呢,还是说您那里不行呢人类先生?”宗像礼司露出高傲的神色,紫色的丹凤眼挑衅般望着身上的人。

    人类先生秉持着“不要怂就是★干”的真理,堵住了人鱼喋喋不休的嘴唇。

   “呼呜……野、蛮人……”

【周防尊一脚把门踹上,将作者的摄像机挡在了门外。】……





   

♠♠♠

  

    “野蛮人,我快渴死了。”

    啊……又来了……

    周防无奈地一笑,将人从床上捞起来,放进浴池里。人鱼舒服地打了个旋,又一阵白光过后,原本布满吻痕牙印的修长双腿变回了海蓝色的鱼尾。

    “宗像,要不我们搬家吧。”周防看到人鱼又变得红肿的皮肤,心疼地皱起了眉,“直接搬去海边好了。”

    宗像不说,他也不是傻子,现在的宗像情况不容乐观,他脊背上的红疹已经隐隐透出令人不安的紫黑色,有些甚至已经开始发炎溃烂,看得周防直发怵。

    “啧,不行,我现在就去找出云订机票。”

    “等……”

    周防尊无比坚定,把门一甩急吼吼地杀去了好友的咖啡吧。

    工作什么的,习惯什么的,都不管了。

    『爱是什么?』

    舅舅迦具都玄示给小周防讲过一个故事:一个笨蛋和一个傻逼相爱了,后来傻逼要毁灭世界,笨蛋不忍心杀死暴走的傻逼。最后笨蛋和傻逼一起死了。

    迦具都玄示说到这里,被舅妈【雾】羽张微笑着用衣架爆头 : 给我滾去刷碗。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舅舅撇撇嘴乖乖地刷碗去了,留下一脸懵逼的自己。

    以前小周防不懂为什么笨蛋没杀死傻逼,也不懂为什么羽张能把嚣张得要艹天日地的迦具都玄示调教的服服帖帖。现在他懂了。

    这就是爱啊。

   









♠♠♠♠



    周防尊做事从来都是三下五除二快刀斩乱麻,从定好机票到收拾行李拖上宗像礼司一共用了不到三个小时。

    飞机起飞之前,宗像执意要和周防换靠窗的位置,理由是他只下过海没上过天。

    飞机起飞后,身边的人鱼就一直饶有兴致地盯着窗外舒卷的云层。灿金色的阳光穿过宗像浓密的睫毛,铺洒在他白皙的脸容上。

    有那么一瞬间周防尊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使。

    这位红毛先生一定不知道自己的目光温柔得能融化阿尔卑斯山顶常年的积雪。一旁的空姐如是想。

    看着看着,周防犯起了困,于是他找空姐要了条毛毯,将自己和身旁的人鱼裹在一块旁若无人地睡了过去。以至于他错过了宗像礼司突然惨白如纸的脸庞。

   



    周防是被一股若有若无的腐蚀类腥气给熏醒的。

   
    一睁眼,周防的眉一瞬间锁紧。

    宗像礼司用毛毯捂住大半张脸,尽量不那么明显地喘息着,从领口向上蔓延开令人不安的紫黑色,腐蚀类的腥气就是从那里弥散开的。

    “喂,宗像,怎么回事?”周防尊一边压低声音问他,一边迅速用毛毯将宗像礼司整个包裹起来。前后座位的乘客已经觉察到空气里不寻常的腥气,正欲叫来空姐询问。

   周防迅速准备将人鱼抱起,打算去厕所做临时处理,却发现宗像礼司的双腿已经变回了鱼尾,鲜血从海蓝色的鳞片之间不断往外渗,染红了大片毛毯。

 
    跟他在海边第一次捡到他时的情况一模一样。

   

____________________TBC_________________

产了一篇以后顺利找回感觉惹www

所以我就手贱……又……码了一发……

我的天哪我到底在搞什么还有辣么多坑没填又给自己挖坟orz

嘛总、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窝赶紧填坑去qwq【哭唧唧】

   

 
评论(27)
热度(105)